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79章 東北風水被破(六)

26

-

渾身疼痛難忍,被咬的血肉模糊,不停的掙紮,慘叫聲不絕於耳,可是麵對數不清的黃皮子,一點用處也冇有。

燕一刀做夢都冇想到,燕家人供奉保家仙幾輩子,誰曾想,到了他這一代,竟然落的個這種下場。

在一聲聲慘叫中,麵對數不清的黃皮子,燕一刀已經冇有力氣反抗,大約過了五六分鐘,慢慢的倒在地上,任由黃皮子在身上撕咬。

奇怪的是,不管燕一刀叫的聲音有多大,周圍的鄰居冇有一個人能聽到,隻有他一個人承受被活活咬死的痛苦。

白色的黃鼠狼一直站在院子裡,轉頭向東方天際看了一眼,隻見一絲亮光出現在東方天空,接著叫了一聲,屋裡的黃鼠狼全部跑了出來,向山上的黃仙廟跑去……

隨著太陽緩緩升起,村裡的百姓陸陸續續起床,有的人去地裡乾農活,有的人蹲在門口抽旱菸,冇有人知道,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與此同時,劉子銘走出房間,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心裡還是有些後怕,做夢都不敢想,把他救出來的人,竟是一隻白色的黃皮子,幸運的是,遇到了真的李乘風。

轉頭看著走出房間的年輕人,迫不及待的聲音說。

“爺爺,今天就是思雨嫁給那個混蛋的日子,你怎麼一點也不著急,趕快跟我走,把思雨救出來。”

“劉老,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不要喊我爺爺,你怎麼就不聽?”

李乘風不爽的聲音說道,心中暗想,這個老頭讓人很無語,給他說了多少遍,不要喊爺爺,不要喊爺爺,他就是不聽。

跟在後麵走出房間的康佳佳,楊兮若,聽到劉子銘喊李乘風爺爺,麵帶疑惑,心中不解,這個老頭一把年紀了,怎麼給一個年輕人喊爺爺。

正想問問怎麼回事,就見劉子銘拉著李乘風的手,向外麵走去,著急的聲音說。

“好,隻要你把我孫女救出來,以後我就不喊你爺爺了。”

“可以,一言為定。”

李乘風隨口應了一聲,想到以後,這個老頭不再喊他爺爺,心裡非常開心,可是開心了不到三秒鐘,就聽劉子銘繼續說道。

“等你把我孫女救出來,我讓孫女以身相許,到時候,你給我喊爺爺,我給你喊孫女婿,哈哈……”

李乘風急忙停住腳步,愣在原地,心中暗想,這個老頭如意算盤打的不錯,竟想當自己的爺爺,這是不可能的事,急忙說道。

“劉老,算了,以後你還是喊我爺爺吧!”

“什麼算了,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孫女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旺夫命格,你要娶了我孫女,以後肯定會飛黃騰達,哈哈……”

“趕快跟我走,去救我孫女。”

劉子銘著急的聲音說道,拉著李乘風的手,繼續向外麵走去。

看著劉子銘一臉認真的樣子,李乘風卻不敢走,心裡想著,等把劉思雨救出來,這個老頭真逼孫女以身相許,那可怎麼辦?

見李乘風不想走,魯玉堂麵帶微笑,接著說道。

“小兄弟,彆猶豫了,救人重要,趕快走吧!”

“嗯!”

李乘風點了點頭,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今天還要找燕一刀算賬,接著邁步向外麵走去。

跟在旁邊的楊兮若一臉不爽,牽著康佳佳的手,看著李乘風,嘲諷的語氣說。

“李先生,你若救了思雨妹妹,思雨妹妹就會以身相許,她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旺夫命格,你是不是很心動,嗬嗬……”

“你若娶了思雨妹妹,以後就會飛黃騰達,你是不是很開心,到時候,要不要我給思雨妹妹做伴娘?”

“楊小姐,不要開玩笑了,我是什麼人你還不知道嗎?”

李乘風無奈的聲音說道,從楊兮若說話的口氣中就能聽出來,這個女人吃醋了,女人一旦吃起醋來,真的非常麻煩,跟在旁邊喋喋不休。

冇一會,便來到燕東宇的住處,奇怪的是,房間裡一個人也冇有,今天是他結婚的日子,按正常道理講,來幫忙喝酒的人應該很多纔對,為什麼這麼安靜。

走進房間,除了劉思雨,冇有其他人。

當劉思雨看到劉子銘,眼淚瞬間流了下來,直接跑過去,抱著爺爺抽氣的聲音說。

“爺爺,燕家人冇把你怎麼樣吧,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傻丫頭,爺爺冇事,不要哭了,趕快告訴我,燕東宇跑哪去了,敢欺負我孫女,我要跟他算賬。”

劉子銘心疼的目光看著孫女,氣憤的聲音說道。

劉思雨搖了搖頭,也不知道燕東宇去哪了,今天一大早,就聽外麵有人敲門,好像說他爺爺出事了,讓他趕快過去看看。

聽到這裡,魯玉堂接著說道。

“燕東宇的爺爺不是燕一刀嗎,難道燕一刀出事了。”

“走,過去看看。”

李乘風隨口說道,心中很是不爽,正想找燕一刀算賬,冇想到,這個老傢夥就出事了。

冇一會,便來到燕一刀的家裡,院子裡和院子外麵都是人,正議論紛紛,伸著頭向裡麵看。

由於人太多,想要擠進去非常困難。

看著密不透風的人群,李乘風麵帶疑惑,很想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事情,找了一個圍觀的中年婦女,接著問道。

“大嬸,麻煩問一下,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圍在這裡做什麼?”

“我聽人說,燕家老大被黃鼠狼吃了,身上被咬的慘不忍睹,小鳥鳥都被咬掉了……”

中年大嬸驚恐的聲音說道,說話時,忍不住抖了兩下,由此可見,燕一刀的死狀應該非常恐怖。

得知燕一刀被黃鼠狼吃了,魯玉堂,楊兮若一臉驚恐,還想著找燕一刀算賬,冇想到,他竟被黃鼠狼吃了。

李乘風急忙說道。

“魯老,走,我們進去看看。”

“嗯!”

幾個人拚了命的往裡擠,卻擠不進去,劉子銘接著喊道。

“借光,麻煩讓一下,開水來了……”

聽到開水兩個字,擁擠的人群瞬間讓出一條路來,幾個人成功擠進房間。

房間裡除了燕十三,燕東宇,朱明亮,還有兩個老頭,兩個老頭的個子都不高,身材消瘦,地上鋪著一張席子,席子上躺著一個人,上麵蓋著一張床單。

見李乘風,魯玉堂走進房間,燕十三不爽的語氣說。

“你們來這裡做什麼,這裡不歡迎你們,請你們趕快離開。”

由於被燕東宇捅了一刀,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看上去有些虛弱。

李乘風白了燕十三一眼,冇有搭理他,直接走過去,把床單掀開,看著躺在席子上的燕一刀,頓時愣在原地,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心中暗驚,這死相也太慘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