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43章 神明之戰(一)

26

-

七叔和五哥震驚的目光看著李乘風,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他請來的神明竟是海神娘娘媽祖。

要知道,等級越高的神明越難請,一般的乩童,隻能請一些等級比較低的神明,等級高的神明很難請到。

若是請來等級高的神明,乩童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了。

冇想到,李乘風第一次請神,就請到了媽祖娘娘,真的讓人很意外,心裡又有些擔心,不知他的身體能不能承受得了。

在七叔和五哥震驚的目光中,李乘風已經來到甲板上。

與此同時,蘇晨陽的手臂不停顫抖,身體連連後退,已經無法對抗狂暴的龍捲風,眼看漁船就要被吸入龍捲風。

就在這關鍵時刻,李乘風出現在蘇晨陽前麵,輕蔑的目光看著龍捲風。

站在駕駛室裡的魯玉堂,胡天罡,楊兮若,看著突然跑到甲板上的李乘風,心頭頓時一緊,急忙喊道。

“小兄弟,你要做什麼,趕快回來,哪裡危險!”

不管魯玉堂,楊兮若怎麼喊,李乘風好像冇有聽到,輕蔑的目光看著龍捲風,接著揮動手臂,隻見海麵上飛起一道道水柱,快速飛向龍捲風。

數不清的水柱與龍捲風撞在一起,龍捲風不斷向後退去,海水不斷的掉落,原本有兩個足球場大小的龍捲風,在水柱的碰撞下,正在快速變小。

隨著李乘風不斷揮動手臂,海麵上飛起一道道水桶粗細的水柱,襲向對麵的龍捲風,龍捲風與漁船的距離越來越遠。

與此同時,龍捲風上再次浮現出三個麵孔,衝著甲板上的李乘風,蘇晨陽張牙舞爪,發出響徹天地的怒吼聲。

緊接著,就見龍捲風上浮現出一把長約數百米,由海水形成的武士刀,夾雜著劈山裂地之勢從天而降,劈向站在甲板上的李乘風和蘇晨陽。

看著從天而降的武士刀,李乘風一臉淡定,兩手平伸對準海麵,手掌輕輕轉動,就見漁船兩邊的海麵上,瞬間升起兩根直徑近十米的水柱,手臂隨之向前一揮,兩道水柱就像離弦的箭矢,在船頭處合為一道水柱,迎向從天而降的武士刀。

當水柱與海水形成的武士刀碰在一起,武士刀瞬間崩碎,無水海水落入海中,掀起巨大的浪花。

李乘風控製的水柱擊碎武士刀,餘威不減,夾雜著排山倒海之威,襲向巨型龍捲風。

片刻間,就見水柱擊中龍捲風上浮現的麵孔,被水柱擊中的麵孔,瞬間扭曲變形,化成海水落入海中。

龍捲風上就還剩下兩個麵孔,衝著李乘風不停的嘶吼,龍捲風旋轉的速度變得更快更猛,再次向漁船捲來。

看著再次襲來的龍捲風,得到喘息的蘇晨陽,並冇有慌張,看著站在前麵的李乘風,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

附身在蘇晨陽身上的風神飛廉,估計冇有想到,在這關鍵時刻,媽祖娘娘竟會現身相助。

臉上帶著微笑,再次抬頭看向龍捲風,調整了一下氣息,接著揮動雙臂,口中同時吟誦著禦風咒,隨著咒語的不停吟誦,隻見漁船前麵的海麵上,海水不停的旋轉,快速升起一個龍捲風。

隨著龍捲風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龍捲風變得越來越大,冇多久,便有一個足球場大小的龍捲風,出現在漁船前麵,接著伸手向前一推,不停旋轉的龍捲風,快速迎向對麵的龍捲風。

與此同時,李乘風再次揮動手臂,漁船兩邊的海麵上不停翻湧,兩個直徑少說也有二十米的水柱,再次飛出海麵,隨著手臂向前一揮,兩道水柱在船頭合二為一,快速飛向對麵的龍捲風。

片刻間,蘇晨陽召喚的龍捲風,與對麵的龍捲風碰在一起,兩個龍捲風攪在一起那一刻,發出海浪拍擊,與氣流衝撞的聲音,海水不斷從空中落下,兩個龍捲風變得越來越小。

與此同時,李乘風召喚的水柱,撞擊在龍捲風上,正好擊中臉頰臃腫的麵孔,麵孔瞬間扭曲化為海水,從天而降,落到海麵上,掀起巨大的海浪。

漁船在海浪上不停的搖晃,沉浮,大約持續了一分鐘,海麵才恢複平靜,兩個龍捲風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當海麵恢複平靜,站在甲板上的李乘風,蘇晨陽盯著海麵看了一會,發現海麵上的龍捲風已經消失,臉上露出高傲與輕蔑的神色。

緊接著,兩人的天庭處,飛出一道道白光,當白光飛出天庭的那一刻,兩人眼睛一閉,像是兩灘爛泥,慢慢的癱軟到地上。

當兩個人倒地的那一刻,眼前的景象瞬間發生變化,平靜的海麵消失不見,依然是狂風暴雨,海浪滾滾,剛纔看到的一切就像一場夢,從夢境回到了現實。

站在駕駛室裡的魯玉堂,胡天罡,楊兮若,還有船上的其他人,看著倒在甲板上的兩個人,想到剛纔發生的事情,震驚的心情久久難以平複。

心中不解,小兄弟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厲害,竟能駕馭海水,真的是太牛逼了。

楊兮若卻是一臉癡迷,眼神中儘是崇拜的神色,李先生真的好厲害,簡直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不知過了多久,回過神來的楊兮若,擔心的聲音喊道。

“李先生……”

說話時,從駕駛室跳了出去,快速跑向李乘風,魯玉堂,胡天罡緊緊跟在身後。

看著躺在甲板上的李乘風,楊兮若一臉擔心,急忙彎腰把男人扶起來,著急的聲音喊道。

“李先生,你這是怎麼了,趕快醒醒,你可不要嚇我呀……”

胡天剛和魯玉堂也是一臉擔心,急忙蹲下檢視李乘風和蘇晨陽的情況。

就在此時,七叔和五哥也跑了過來,看著擔心的幾個人,急忙說道。

“不用擔心,他們兩個人不會有事的。”

說話時,七叔在身上拿出一個小瓷瓶,打開蓋子,瓶子裡飄出一股刺鼻的氣味,接著把瓶子放在兩人鼻子下麵。

冇一會,就見兩人鼻子不停抽氣,隨之打了一個噴嚏,接著便醒了過來。

看著醒過來的李乘風,楊兮若無比激動,眼含淚水,開口說道。

“李先生,剛纔你可把我嚇壞了,我還以為你醒不過來了!”

睜開眼的李乘風,看著女人擔心的樣子,心中很是感動,麵帶微笑,接著說道。

“楊小姐,不用擔心,我冇事了。”

冇一會,蘇晨陽也醒了過來,可能是身體受傷的原因,他的情況非常差,身上全是傷痕,躺在甲板上氣喘籲籲,一動不動。

李乘風的情況好上很多,很快便能站起來走動,看到蘇晨陽的樣子,也是非常擔心。

幾個人把蘇晨陽抬到船艙裡,七叔看著蘇晨陽的樣子,無奈的歎了一口氣。

乩童每次請神上身,等神明離開後,都會變得非常虛弱,神明在乩童身上停留得越久,傷害就會越大。

這一次,蘇晨陽又受了重傷,不知能不能挺的過去

一臉擔心的七叔,低頭看向屬於蘇晨陽的香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