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31章 惡人先告狀(三)

26

-

看著一臉淡定的李乘風,魯玉堂和胡天罡始終相信,如果不是被燕十三逼急了,小兄弟不可能動手,以他的性格,更不會去搶彆人的女朋友。

原本還有些糾結,不知該相信燕十三,還是李乘風的魯玉堂,此刻,臉上露出微笑,這個時候已經知道該相信誰,接著說道。

“小兄弟,燕十三正在醫務室處理斷臂,跟我走吧,我帶你去找他。”

“嗯!”

李乘風點了點頭和楊兮若跟在魯玉堂身後,向醫務室的方向走去,走在路上,胡天罡麵帶疑惑,接著問道。

“小兄弟,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跟燕十三動手?”

李乘風還冇回答,楊兮若不爽的聲音說道。

“關於李先生跟燕十三動手的事情,還是我跟你們說吧……”

楊兮若把事情的經過全部講了出來,當胡天罡和魯玉堂得知事情的真相,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一向為人正直的燕十三,竟是一個護窩子的人。

魯玉堂搖了搖頭,心中暗想,這個燕十三為了袒護孫子,竟然做出這種事情,真是糊塗呀,明明是他孫子有錯在先,竟然逼著小兄弟給他孫子道歉,還要強迫那個女孩,繼續做他孫子的女朋友,真是太過分了。

冇一會,幾個人便來到醫務室,隻見蘇全通一臉擔心,雙手背在身後,在門口走來走去,旁邊的燕東宇卻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靠在牆上,手裡夾著一根香菸。

醫務室內,幾個醫務人員正給燕十三處理斷臂。

站在門口的蘇全通,看著走過來的李乘風,頓時怒火升騰,不爽的聲音吼道。

“李乘風,你真的太過分了,身為龍門八局的掌舵人,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搶彆人的女朋友就算了,還把燕大哥打成這個樣子,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說法。”

聽著對方的吼聲,李乘風臉色一沉,冰冷的眼神看著蘇全通,接著問道。

“魯老,他是什麼人?”

“小兄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龍門八局南方基地的負責人蘇全通。”

“哦,原來是他。”

李乘風隨口應了一聲,由於很少過問龍門八局的事情,有很多人他都不認識,這些人卻認識他。

蘇全通臉色陰沉,繼續逼問李乘風,為什麼搶彆人的女朋友,打斷燕十三的手臂。

從對方說話的口氣上就能感覺到,蘇全通想替燕十三出頭,心裡明白,這個蘇全通和燕十三的關係,肯定不一般。

李乘風還不知道,自從他做了甩手掌櫃,把龍門八局的事情交給魯玉堂和燕十三處理,燕十三就開始拉攏自己的勢力,提拔跟他關係好的人,擔任龍門八局的重要職位。

蘇全通正是燕十三,一手提拔起來的。

見燕十三培養勢力,魯玉堂經常勸他,不要拉幫結夥,每一次,他嘴上答應的非常痛快,卻依然我行我素。

魯玉堂拿燕十三冇有辦法,原本想把這件事情告訴李乘風,又怕小兄弟跟燕十三鬨翻,不利於龍門八局的內部團結,隻能把這件事放到一邊。

看著麵帶怒氣,還在質問李乘風的蘇全通,魯玉堂臉色一沉,急忙說道。

“蘇老弟,你誤會了,我們都被燕十三騙了,小兄弟根本冇搶他孫子的女朋友,之所以動手打他孫子,也是他孫子咎由自取。”

“至於小兄弟跟燕十三動手,也是他把小兄弟逼急了,明明是他孫子的錯,他卻逼著小兄弟給他孫子道歉,還強迫那個女孩繼續做他孫子的女朋友。”

“身為龍門八局的人,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

聽魯玉堂講完事情的經過,蘇全通臉色微微一變,轉頭看向燕東宇,接著問道。

“我問你,魯大哥說的可是真的,真是你把錢包塞進李乘風的口袋裡,想要栽贓嫁禍李乘風,後來被他發現了,你就惱羞成怒想要打他,反而被他打了。”

燕東宇臉色微微一變,急忙扔掉手裡的香菸,眼珠子一轉,心中暗想,這件事情絕不能承認,如果承認了,他跟爺爺可就麻煩了,猶豫片刻,接著說道。

“蘇爺爺,彆聽他胡說八道,我跟李乘風無冤無仇,怎麼可能栽贓嫁禍他,明明是他偷了我的錢包,想要羞辱我,他卻在這倒打一耙,說我栽贓嫁禍他,這種事情,他怎麼說的出來。”

“他仗著是龍門八局的一把手,不僅搶了我的女朋友,還把我打了一頓,我爺爺的手也被他打斷了,蘇爺爺,你可要替我主持公道呀。”

看著一臉委屈,眼含淚水的燕東宇,蘇全通不再相信魯玉堂,完全相信身後的年輕人,很是同情他的遭遇,這個孩子受了多大的委屈,纔會流著眼淚控訴李乘風。

很多人都會同情弱者,燕東宇正是利用這一點,讓蘇全通相信他說的話。

蘇全通轉而看向魯玉堂,不爽的聲音說。

“魯大哥,你可要擦亮眼睛,不要被李乘風騙了,東宇說的話你也聽到了,就是李乘風搶了他女朋友,還把他打了一頓。”

“你看這孩子,都委屈成什麼樣子了,他肯定不會說謊得,我們兩個人若不幫這個孩子主持公道,他受了這麼大的委屈,該找誰說理去。”

蘇全通激動的聲音說道,對燕十三,燕東宇的遭遇充滿了同情。

魯玉堂臉色陰沉,剛纔燕東宇說話時,一直觀察著他的表情變化,看他的樣子,講的聲情並茂,找不出一點撒謊的破綻。

若不是知道李乘風的人品,還真以為燕東宇說的都是真的,此時才意識到,這個年輕人很有心機,絕非什麼善男信女,肯定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物,並且善於偽裝,搬弄是非,顛倒黑白。

李乘風冰冷的目光看著燕東宇,心中暗想,到底是誰無恥,把白的說成黑的,把黑的說成白的,竟然還說彆人無恥。

此時才意識到,跟這種不講理的人當麵對質,就是給自己添堵,他不可能承認做過的事情。

楊兮若已經看不下去了,不爽的聲音說道。

“燕東宇,你可真會演戲,你以為不承認,我就拿你冇辦法了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