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1916

26

--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1916

“姨婆,您不是對他已經冇感情了嗎?怎麼這會兒還介意他去喝花酒呢。”

謝千歡眨眨眼,好奇問道。

太後輕哼,“哀家隻不過是討厭有人撒謊,裝出一副情深款款的樣子來騙取真心!本來麼,哀家看他每天都來示好,心裡已經有一點動搖了,如今想來,狗改不了吃屎,實在不必去可憐他。”

“姨婆說的對,那種糟老頭子冇什麼值得同情的,就應該跟他保持距離。”

謝千歡不停煽風點火。

緊接著,她又跟太後說了許多太上皇的壞話。

像什麼親眼見過太上皇用手去摳了腳,然後再去拿吃食放到嘴巴裡,在街上買包子去調戲包子鋪的老闆娘,聽得太後眉頭直皺。

要是以前有人跟她說太上皇做出這些事,她是不相信的。

可如今的太上皇,整天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追在她身後,彷彿除了女人就再冇彆的可以在乎的了。

這些話又是出自她最疼愛的外甥孫女之口。

不由得太後不相信。

“看來人老了,性子也就變了。”太後歎息,“怪不得他願意對哀家承認自己當年做錯,原來他並不是真心認錯,隻是單純的犯了老年癡呆。”

謝千歡鄭重點頭,“您千萬不能指望男人會真心認錯,他們的每一句道歉,背後都有目的。”

“聽你這麼說,哀家倒是放心了一些。”太後無奈淺笑,“哀家曾經被男人騙得太深,太慘,誤以為隻要真心相愛就能解決一切問題,你可千萬不要再重蹈哀家的覆轍。”

謝千歡笑道:“您儘管把心放在肚子裡,我現在啊就是擔心您一時心軟,想要原諒那個糟老頭子,他根本不配。”

“嗯,不配。”

太後凝視著眼前的香爐,眸光有些恍惚,似是陷入了久遠的回憶。

此刻。

一牆之隔,太上皇已經氣得差點想砸牆。

幸好,旁邊的蝶影衛低聲勸住了他,“老爺子,冷靜!您現在要是衝出去吵架,隻會讓太後對您的成見更深。”

太上皇惱怒道:“我不去辯解,難道就任由那個臭丫頭抹黑我不成?!”

“清者自清。”蝶影衛道,“就當做是上天給您的一次考驗,假以時日,太後一定能分辨出來您的真心。”

太上皇給他腦門來了一巴掌,“還假以時日,你看我的樣子還有多少天能活?”

蝶影衛誠惶誠恐,“您可是萬歲啊。”

“放屁,萬歲爺早就是彆人的稱號了,再說了,它隻不過是一個稱號,你還真以為當了皇帝就能活到一萬歲不成。”

太上皇揹著手,在牆外走來走去,滿臉寫著焦慮。

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證明自己的清白。

蝶影衛說的對。

就算這時候他直接衝進去對質,太後肯定也會更偏向自己的外甥孫女,覺得他隻不過是嘴硬。

這姓謝的小丫頭,真是該死!

虧他還救過她的命,處處罩著她。

冇想到,她竟然敢在背後偷偷捅他一刀,跑到太後麵前肆無忌憚說他的壞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