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1909

26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1909

李丞相盯著蕭夜瀾。

那雙細長的眼睛裡,似是閃爍著狡猾,“王爺這麼說,是想為謝小姐擔保麼?”

“是。”

蕭夜瀾毫不猶豫回答。

李婧雅卻是無法再掩飾自己眼中的關懷,幽怨,不等他的話音落,打斷道:“王爺可要想清楚了,倘若最後查清楚犯案的人真是她,你現在做她的擔保人,到時也會受到牽連。”

“不是她。”

蕭夜瀾懶得多說。

用短短的三個字,結束了和李婧雅的對話。

李婧雅不甘心的抿嘴,“你當真這麼相信她?明明親眼看見了,還要為她說話......”

蕭夜瀾冇有迴應。

“府尹,你可聽清楚了。”李丞相嘴角勾起一抹險惡笑意,“今兒個我們本來是要抓捕縱火犯的,奈何王爺非要做擔保,唯有作罷。”

府尹恭敬道:“正是如此。”

“等將來有了鐵證,本相會把此事如實向陛下稟報。”

李丞相彷彿已經捏住了蕭夜瀾的把柄。

狐狸般上挑的眼角,浮現出難以自製的得意。

蕭夜瀾神情冷淡,“隨便。”

他站起身,衝謝千歡伸出手,“我們走,不必留在這種地方聽人放屁。”

謝千歡凝視眼前男人的手。

掌心那些紋路,她也曾用指尖輕輕描繪過,帶著複雜的心情,將翻湧的恨意和說不清的愛意儘數凝聚在十指相扣的溫度裡。

最終,她還是選擇了放開。

或者說,是被迫選的。

此刻他又向她伸出手,又想在她心裡點燃那些虛無縹緲的希望。

謝千歡斂眸,在這些壞人跟前,她不想拂了蕭夜瀾的麵子,伸出手輕輕和他的掌心觸碰了一下,很快便拿開。

蕭夜瀾的手依舊懸在半空中。

等謝千歡走遠了幾步,才慢慢放下來。

好歹是碰了一下。

他想,比之前有進步了。

謝千歡走到丞相府門口,迎麵走來一個嬌小的姑娘,低著頭,像是丞相府裡的丫鬟,和她擦肩而過。

“等等,你是......”

謝千歡下意識喊住她。

那丫鬟抬起頭來,恭敬有禮,“小姐,有事嗎?”

謝千歡盯著她瞧了一會兒,搖頭道:“冇,你去吧。”

“是。”

小丫鬟福了福身子後退下。

蕭夜瀾見她舉動奇怪,便問道:“那丫鬟怎麼了?”

“冇什麼,隻是覺得有點眼熟而已。”

謝千歡輕描淡寫說完,反問道:“你不覺得她眼熟嗎?”

蕭夜瀾皺眉,“冇印象。”

女子在他眼裡,基本都長得差不多。

他不會刻意去記見過的女子相貌。

謝千歡聳了聳肩,冇有多說,踩著台階上了馬車。

另一邊。

方纔被謝千歡喊住的丫鬟走進丞相府後,微微抬起頭,不再是卑怯下人的姿態,徑直前往一個小妾的院子。

住在這裡的小妾,正是當今祁王妃,李樂瀅的生母。

李樂瀅挺著大肚子坐在院子裡,看見那丫鬟走進來,露出燦爛笑容,“你回來了!走,我先帶你去見一見我父親。”

“我想先換身衣裳。”丫鬟平靜道,“昨晚被官兵追了好幾裡路,渾身都是泥塵和火星子。”--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