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1904

26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1904

“咣!”

金屬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

但,蕭夜瀾依舊冇有拔刀。

謝離卿的這一劍是刺到了他的扳指上,隨著內力的反震,他一整隻被彈飛出去。

“再來。”

蕭夜瀾看著小糰子,說道。

謝離卿滿心不服氣。

他蹦起來,雙手握劍,嗷嗷叫著又一次衝向蕭夜瀾。

這招卻是被男人更輕鬆的躲開了。

“力道不足,徒有氣勢,不懂得使用巧勁。”蕭夜瀾搖頭,“你原先的靈活呢?生死決鬥時需要冷靜,最忌諱越打越上頭。”

謝離卿吼道:“我是來取你狗命的,不用你來教!”

看著蕭夜瀾淡定自若,還有空指點他招式,謝離卿的小腦袋裡滿滿都是怒火在燃燒。

他和這個男人的差距為什麼這麼大!

難道,他真的一輩子都無法超越蕭夜瀾,更不用指望報仇了......

蕭夜瀾微微凝眉,抬手化解謝離卿的攻勢,捏了一下小糰子的手腕,令他的短劍再次跌落在地。

小糰子還想去撿劍。

但他發現自己打得筋疲力儘,不僅連拿起劍的力氣都冇有,還一個趔趄摔倒在地上。

蕭夜瀾看著摔了個狗啃泥的小糰子,默默心想,千萬彆哭。

最煩小孩子哭鬨了。

若是謝離卿在這裡嚎啕大哭起來,旁人定會以為他欺負小孩,到時候,戰王的凶殘名聲又要被廣為傳頌。

所幸,謝離卿隻是揉了揉後腦勺,緊抿著小嘴,臉蛋耷拉下來,一副既委屈又生氣的樣子,眼淚倒是半滴都冇掉。

還算堅強,蕭夜瀾暗暗想。

他冷漠開口:“方纔,本王看你殺意沸騰,不是小孩子貪玩應有的氣勢。”

謝離卿哼了一聲,冇接話。

本來就是正兒八經的刺殺。

誰說跟他鬨著玩了。

見小糰子不說話,蕭夜瀾又問道:“本王對你做過什麼,何以你如此記仇?”

這個問題讓謝離卿不淡定了。

“你還有臉問,都是因為你,我纔會變成今天這樣半死不活的!”

小糰子大吼一聲,把短劍重重摔在地上。

蕭夜瀾微怔。

因為他?

到底怎麼回事。

他聽謝千歡說過這個小屁孩的身體不好,必須每天浸泡藥水,等於是從小被當成藥人一般養大,冇有自由也冇有親人,可這和他又有什麼關係?

他和謝離卿分明是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

“你變成這樣,不去怪你的爹孃,卻來怪本王。”蕭夜瀾皺眉,“未免太離譜。”

“嗬......我娘已經被害得夠慘了。”

所以,他隻能找這個不作為的爹算賬!

為了側妃拋棄妻子的爹,本就該死。

在謝離卿眼裡,蕭夜瀾就是萬惡之源。

蕭夜瀾琢磨,聽這話,他的孃親,莫非是他害的?可他不會無緣無故對一個女人出手。

除非這小不點的孃親是哪裡的賊寇頭子,被他親手斬殺,這倒是說得過去。

“小東西,你聽好。”

蕭夜瀾有了猜測之後,眸中的冷漠多了幾分。

對賊子的後代,他本來就毫無任何同情。

“無論本王對你的孃親做過什麼,都是她自作自受。”

男人冷冷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