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1902

26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1902

算計,又是算計。

蕭世淩正是因為討厭皇室的種種鬥爭,纔不願意回到京城。

他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帶著霏嫻回來。

倘若他們安安靜靜在江南過日子,霏嫻現在還活得好好的,閒來寫詩作畫,享受才女名氣,哪至於死了還被他的母親嫌棄。

“我的前程跟謝家小姐有什麼關係。”蕭世淩擰眉道,“母後彆忘了,她是老七的前王妃,你這般籌謀等於是宣告與戰王為敵。”

皇後卻不以為然,“那又如何,你也會說是前王妃,如今他們兩個斷得乾乾淨淨,冇有半點關係,就算戰王還惦記著她,可男人的惦記能持續一兩年就不錯了,再過一段時間,等你父皇給他安排上賢良美麗的新王妃,他勢必會把舊人拋在腦後。”

蕭世淩聽不下去,“彆用你那一套去揣測彆人,不是每個男人都像父皇那樣喜新厭舊。”

“閉嘴,誰允許你在背後這樣編排你父皇。”

皇後嚇了一跳,慌忙左右看看有冇有旁人,確認隔牆無耳之後,揚起手想要給兒子掌嘴。

但最終,她還是緩緩放下了手。

她就隻有這一個兒子了。

打也打不得,罵也罵不得!

皇後深深歎息,“世淩!你可知謝千歡的身份今非昔比,她的背後有鬼醫,有太上皇和太後,還有她自身的美貌與智謀,富可敵國的家產,即使她帶著一個小女娃,可那女娃也不是拖油瓶,陛下和太上皇對那娃娃喜歡得很!”

“母後知道,你作為男人,肯定想找個清清白白的女子做妻子,可謝千歡除了嫁過人以外就冇有彆的缺點了,現在想娶她的人能從東市排到西市,不趁早下手的話,你將會失去最大的助力。”

皇後苦口婆心,聽在蕭世淩耳朵裡,卻是無比厭煩。

終身大事,本不該作為謀取利益的工具。

他閉了閉眼,將平淡如水的眸子裡浮現出來那半縷戾氣抑下,“以後再說罷,我倦了。”

“世淩!”

看著兒子清冷的背影,皇後唯有滿臉失望。

等她折返回花園時,正好迎麵撞上行色匆忙的謝千歡。

皇後忙拉住謝千歡,驚訝問道:“怎麼了?這麼快就要走?”

她還以為是因為蕭世淩的提前離席,讓謝千歡感到不爽。

正想著要如何解釋,便聽謝千歡說道:“方纔的宮女跑來稟報,說把小離卿帶丟了,現下那孩子也不知去了哪兒,我得趕緊把他找回來,免得出意外。”

“莫慌,本宮派人去找就行,何須你親自去。”皇後安慰道。

謝千歡搖頭,“不行,小離卿的身體不好,不能長時間逗留在外邊,越快找到越好,嘟嘟就先拜托皇後孃娘照顧了。”

皇後勸不住她,隻得眼睜睜看著這次賞梅宴的兩個主角先後離去。

此刻。

蕭夜瀾站在金鑾殿外的一處僻靜石階上,和武安侯商議軍營事宜。

眼看午時將至,兩人約好明日去酒樓議事,隨後武安侯便走了。

冇有其他大臣,冇有巡邏的禁衛,前後隻剩蕭夜瀾一人。

他剛抬腳,忽然聽見耳邊一陣呼嘯!

“咻!!”

一柄短劍從蕭夜瀾的身後偷襲而至,直直刺向他的心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