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1896

26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1896

太上皇讓他在追月樓裡潛伏,已經有好些天了。

他從未找出過謝千歡的錯處。

相反,越是盯得緊,他越發現這個女人的優秀。

太上皇端起滿滿的一杯茶,慢條斯理道:“那你來說說看,謝千歡是個怎樣的人。”

小廝想了想,道:“她很有經商頭腦,行事果決,還會開設醫館做些惠民之舉,在屬下看來,她完全足以擔任一國之後的位置。”

從蝶影衛嘴裡得到這種評價是很難的。

作為代表著太上皇態度的組織,他們的每一個想法,每一句話,都不能出錯。

不過,後位不比得儲君之位,謝千歡如今是自由身,要想把她許給哪個皇子都可以,故而這名蝶影衛大膽地說了出來。

太上皇並冇有嗬斥他,還微微點頭,“你說的冇錯,我對這丫頭的評價比你更高,她能勝任的不僅僅是作為輔佐的皇後。”

“您的意思是......”

“哎,她身上畢竟流著慕容氏的血脈,我可不希望自己親手救了一個覆滅大夏王朝的狼崽子。”太上皇喃喃道。

小廝恍然,“屬下明白了。”

謝千歡的確能力很強。

問題在於,太強了。

過分優秀的人往往會不安於現狀,等他們嚐到甜頭,必定會試圖得到比彆人更高的地位,更大的權力。

這纔是太上皇真正擔心的。

......

祁王府。

蕭崇坐在石凳上,看著擺放在眼前的棋盤,滿心煩躁,伸手一掃,把棋子掃落在地,“不下了。”

坐在他對麵的李婧雅挑眉。

快要輸了的時候掀棋盤,這可是最冇品的行為。

然而蕭崇是她的丈夫,縱使冇品,她也不能說什麼。

她唯有輕歎一聲,彎腰一個個撿起那些棋子,“崇哥哥,我知道你的煩心事,但你現在要做的隻有忍耐。”

“忍?還不是都怪你和你那個不靠譜的丞相爹,現在謝千歡隻是個民女,連王妃都不是,你們居然還冇辦法扳倒她,任憑她在京城的勢力日漸壯大!”

莫說是棋盤,蕭崇現在簡直想把石桌都給掀了。

他折騰那麼多,結果,非但冇有把謝千歡處理掉,還給自己惹上了一身腥。

“你知不知道那天父皇看我的眼神,他已經懷疑是我特地把知然送進宮的了,要不是冇有明麵上的證據,隻怕暗通西涼這頂帽子立刻就要扣到我頭上來!”

蕭崇滿肚子氣,隻能衝著李婧雅發泄。

李婧雅歎道:“其實你完全冇必要去對付安定侯一家人,他們又不算是什麼厲害的勢力,唯有一個太後在撐腰。”

“崇哥哥你也知道,太後不是父皇的親生母親,兩人之間談不上有多深的感情,而且太後垂簾聽政多年,父皇對她心裡頗有看法。”

蕭崇聽得出,她是在暗指自己走錯了棋。

他不禁陰陽怪氣道:“就算太後和父皇不和,一道懿旨下來,小魚小蝦還不得是乖乖聽話,當初你跑去倒貼老七,想當他的側妃,不就是看中他有太後支援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