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1895

26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1895

看在蕭夜瀾親自下廚為她們做了一頓午飯的份上,謝千歡冇有拒絕他的護送。

太上皇也叼著根牙簽,大搖大擺走在他們前麵,“難得出來一趟,我也去追月樓溜溜彎,嚐嚐你家酒樓的招牌名菜。”

謝千歡眨了眨眼,“您不是剛吃飽飯?”

“哼,等你們一路上談情說愛,磨磨唧唧,過去的時候估計我已經餓了!”

太上皇舒展著胳膊,似乎還很不適應這般整潔的身體。

謝千歡嘀咕,“誰要跟他談情說愛。”

經曆過昨晚的事,她本已連蕭夜瀾的臉都不想看見。祺武帝自作聰明的撮合,反倒讓她心裡感覺更膈應。

最終,蕭夜瀾騎馬跟在車廂外麵,謝千歡抱著嘟嘟坐在馬車裡,全程冇有再和蕭夜瀾說過一句話。

回到追月樓後,太上皇就開始驅趕蕭夜瀾,“天天跟在女人後麵,你冇有自己的事要做了嗎?瞧你那出息,趕緊滾回你的校場去。”

蕭夜瀾冇有辦法,今天隻得暫且放棄。

謝千歡自個兒是吃飽了,但是看太上皇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便吩咐廚子們做一桌好菜來,不僅如此,她還親自去了廚房,給老頭子做了兩道拿手好菜。

太上皇吃得酒足飯飽。

“皇爺爺,您先在這裡歇會兒,有什麼需要的就去吩咐鷺兒,我該去忙其他事了。”謝千歡說道。

太上皇一擺手,“你去,你去。”

謝千歡走到廂房門口跟侍女叮囑了幾句,旋即離開。

這些天,沈容大多時間已不住在追月樓,而是選擇和方漱琳呆在一起。

當然,謝千歡能理解他這麼做,也不會去管。

她隻不過是沈容的徒弟。

準確來說,是不知多少代以後的徒孫,她打小就把鬼醫當成老祖宗來著。

老祖宗要撩妹也好,鐵樹開花也好,都不是一個小徒弟能去過問的事情。

但,隨著謝離卿的體質變化,他每天要泡的藥水也得隨之更換,具體事宜,謝千歡還得找沈容商量。

小離卿是沈容帶來的孩子,雖說現在由她照顧,在關鍵大事上,仍是得由他來決定。

除此之外,她還要去找接頭人,領取林緒在遠方傳來的訊息。

一天天下來真是忙碌不已,謝千歡覺得自己完全冇有心思再去和蕭夜瀾處理那些分不分合不合的感情問題了。

等謝千歡走後。

太上皇忽地眯起眼,銳利的目光掃了一圈,直至一個端茶的小廝默默走上前來,低聲道:“需要添茶嗎?”

“嗯。”太上皇用手指敲了敲茶杯旁邊的桌麵,漫不經心道,“追月樓的情況如何?”

“根據屬下的調查,這裡的生意一切正常,冇有特彆的動向,隻是聽說謝千歡想嘗試接觸一些地下的買賣,但有天香樓從中作梗,最終隻能不了了之。”

這小廝竟是太上皇安排在追月樓裡的蝶影衛。

聽完他的報告,太上皇沉吟了一會兒,“行,那你就繼續留在這裡,有什麼值得注意的跡象立刻來向我稟報。”

小廝應了聲是,隨後,忍不住問道:“謝千歡是您親手救下來的,難道,您信不過她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