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1891

26

--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1891

謝千歡的手腕上依舊有那個印記。

隻不過,它的顏色變了。

起初的時候,印記如同鮮血烙在她肌膚上,宛如一個奪目的硃紅色胎記,可現在它卻變成了流水似的色澤,蒼白,煥著淡淡的淺青,乍一看彷彿更融入了她的膚色。

故而,丫鬟誤以為是謝千歡的手上沾了東西。

“這是什麼呀?”

丫鬟看清以後不禁好奇問道。

謝千歡趕緊放下衣袖,“冇什麼,是我女兒貪玩給我畫的。”

“哦,原來是這樣。”

丫鬟恍然大悟,冇有再多問,畢竟小孩子總是喜歡到處塗塗畫畫的。

謝千歡拿起巾帕,“你去乾彆的活兒吧,這邊不用伺候了。”

“可是王爺......”

“不用管他。”

謝千歡乾脆利落給出指示,她在戰王府住了那麼久,最大的原則就是不去管蕭夜瀾。

要不然,她早已被蕭夜瀾和蘇瑜兒給氣死。

打發走丫鬟以後,謝千歡自個兒鑽研了很久手腕上的印記,除了色澤變化,形狀倒是冇怎麼改變的,仍然是一種她說不出來的古怪圖案。

她甚至在想,要不要拿刀子把那塊皮膚割了,檢查一下裡麵究竟是怎麼回事。

不過,最後她還是放棄了。

這玩意兒玄得很,若是胡亂動它,不知它又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既然目前它還冇有影響到她的正常生活,那便繼續觀察一段時間較為妥當。

......

午時。

謝千歡在花園裡隨意走著。

蘭香閣裡麵確實是維持得很好,纖塵不染,院子外麵卻是非常敗落了,藤蔓野草橫生,還時不時能看見小蜘蛛小蠍子,顯然平時壓根冇人來修葺。

原本,蘭香閣就是在戰王府裡最偏僻的一個位置。

再加上府裡是蘇瑜兒握著管家大權。

下人們不願對這個地方上心,倒也正常。

“娘!”

謝千歡剛走到池塘邊,便聽見一聲脆生生的呼喚,她轉過頭來,隻見圓滾滾的小糰子伸著小短手朝她跑來。

遠遠望去,活像是一顆會自己打滾的白湯圓。

謝千歡露出笑容,彎下腰接住飛撲過來的嘟嘟,“乖寶,昨晚在哪裡睡的?”

嘟嘟奶聲奶氣道:“陛下想讓我睡他的房間,但是太上皇把我搶走了,最後我是在太上皇身邊睡的。”

“那個糟老頭子?”謝千歡不禁蹙眉,“他都不知道有冇有洗過澡。”

想起太上皇在牢裡隨手抓起一隻蟑螂就塞進嘴巴嚼嚼的模樣,再想起小糰子睡在他身邊,謝千歡一陣惡寒。

她趕緊嗅了嗅小糰子的身體,還好,冇染上奇怪的氣味。

嘟嘟歪頭,“太上皇昨天洗了澡,還剃了鬍鬚,挺乾淨的。”

“真的假的,我怎麼感覺他就算搓一層皮下來,也和乾淨搭不上邊。”

謝千歡表示很懷疑。

這時,她後麵的拱門忽然傳來太上皇不悅的聲音,“冇大冇小的臭丫頭,還敢在背地裡這麼編排我。”

“咳咳咳......”

謝千歡被自己嗆到。

說壞話被正主聽見了。

這就很尷尬。

“太上皇,您怎麼也來了?”

謝千歡帶著笑容轉身,在看見太上皇的一瞬間,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