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1886

26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1886

暴雨滂沱。

謝千歡睜開眼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戰王府,蘭香閣。

她曾經的住處。

同樣的房間,同樣的深夜,和她第一次遇見蕭夜瀾的時候多麼相像。

不同的是,此刻蕭夜瀾坐在床邊,眸光泛著寒意卻又不失溫柔,再也不像以往那般,看著她的時候似是迫不及待想要掐斷她的脖子。

謝千歡捂著太陽穴,“你怎麼把我帶回到這個地方來了。”

“有什麼不好,這裡本就屬於你。”蕭夜瀾為她牽了牽被角,輕聲道,“自從你不在以後,我一直讓人維持蘭香閣的原狀,一點灰塵也不能多,一個傢俱也不能少。”

“冇必要這麼做。”

反正,她也不會回來住了。

蕭夜瀾垂眸,“這三年,每當我需要靜心的時候便會來到蘭香閣,聞著這裡的藥草香氣,彷彿你還在我身邊。”

連房間裡的藥香都保持著原樣,未曾散去。

不得不說他是用了心的。

可謝千歡並冇有因此而感動,她閉上眼眸,“你隻不過是美化了自己的記憶,實際上,以前的你很厭惡有我在身邊,在你看來我是最礙眼的存在。”

蕭夜瀾凝視著她,“那是因為,我以前心是盲的,現在不是了。”

他已經明白了對自己而言最珍貴的人是誰。

謝千歡疲憊地歎息,“蕭夜瀾,我等不起了,所以你不要再給我任何希望,如今我隻想過好自己的生活,你隻要和我相安無事,對我就是最大的幫助。”

蕭夜瀾微微一怔,急忙道:“不必等!你想讓我怎麼做,直說便是。”

“我說不了。”

謝千歡知道,一旦她開了口,述說蘇瑜兒的種種,她和蕭夜瀾又會回到之前的死局。

蕭夜瀾會相信嗎?

即使他為了留住她,嘴上信了,可在他心裡又是如何想。

或許依然覺得她隻是在和蘇瑜兒爭風吃醋。

蘇瑜兒的真麵目,必須由蕭夜瀾自己去發現,任何人告訴他都是不行的。

以前,謝千歡還抱有一絲期待,想著惡事做儘必自斃,蘇瑜兒不可能隱瞞一輩子,早晚有一天,蕭夜瀾會知道誰是黑,誰是白。

現在她已經等累了。

與其盼望男人去解開死結,不如放棄這份錯誤的感情,自己過自己的日子。

蕭夜瀾眸底浮現出些許失望,但他冇有逼謝千歡做出決定,隔著被子輕輕握住了她的手,“我能看出你很累,先休息罷,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不行,我要回追月樓。”謝千歡拖著沉重的身子試圖起來,“睡在這裡太危險,冇有林緒在,我可不敢在戰王府隨便過夜。”

蕭夜瀾怔忡了一會兒,心裡堵得慌,“難道,我還比不上林緒能給你安全感?”

林緒隻是他養的小暗衛。

他纔是名震天下的大戰神啊。

謝千歡已經坐起身,誠懇地點頭道:“是的,確實如此。”

至少,林緒在失憶以後依然會全心全意的保護她。

蕭夜瀾壓下心頭的失落,按住謝千歡的肩膀,強迫她再躺下,“今晚我會一直坐在這裡守著你,就像林緒做過的那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