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1883

26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1883

“呼呼——”

帶著發黴味的冷風從謝千歡耳邊呼嘯而過。

她還冇反應過來,隻見沈容果斷縱身往下躍,動作迅速而輕盈的攬住了她的腰身,及時在她墜地前接住。

蕭夜瀾雖然也有伸手,但畢竟是從他懷裡掉下去的,他出手註定會比沈容慢一步。

熹微的月光灑落,折射進了沈容的瞳孔,在這雙清湛的眸子裡,謝千歡似乎望見了許多久遠塵封的往事。

手腕又開始痛了。

不止一次。

謝千歡終於發現,每當和沈容接觸的時候,她手上的印記就會開始發熱,生疼......

這是為什麼?

她心裡有疑問,卻也不知該如何去找到答案。畢竟,藥神門藏在禁地裡的寶物可以說是被她無意間毀掉的,要是把這件事說出來,指不定藥神門要怎麼找她算賬。

莫說是性情乖張的方漱琳,就算是寬容待人的掌門師尊,恐怕也不會放過她。

“放開她!”

謝千歡腦袋裡還亂七八糟的,忽然就聽見蕭夜瀾充滿怒氣的聲音在旁邊炸響。

沈容扶謝千歡站好,冷淡道:“你連人都抱不穩,還好意思說自己能保護好她。”

他的手隻是輕輕碰到謝千歡的身體,等她站定便立即鬆開。

用現代的話來說,應該叫“紳士手”。

男人就是如此表裡不一,看似浮浪的鬼醫,實則彬彬有禮,反倒是長著一張冰山臉的戰王殿下,一副對女人完全不感興趣的樣子,結果......

謝千歡不想再回憶剛纔發生的事了。

都怪那該死的清歡草。

聽了沈容的指責,蕭夜瀾氣不打一處來,“若非你一直在旁邊乾擾,本王又怎會冇抱穩?!”

“無需諸多藉口,我的徒弟我自己會保護。”

說著,沈容還特地走到兩人中間,把蕭夜瀾和謝千歡給阻擋開。

蕭夜瀾的長刀終於緩緩出鞘,殺意畢露,“看來,這地方雖然小了點,但還是得認真動手了。”

“等等,你們能不能先暫停彆打了??”

謝千歡掉下來的時候雖然有沈容接著,但還是閃了一下腰。

她一手撐著自己的後腰,一手拽著沈容的衣袖,“合著你們在井底呆得很舒服是不是,先想辦法上去再說啊,等出去以後,我隨便你們打到天亮。”

真搞不懂,男人為什麼總是這麼好鬥。

沈容微微低眸,從謝千歡的角度看過去,他的側顏異常清雋,“或許這也是個機會幫你解決麻煩,省得某些人看不清自己的身份,老是來糾纏你。”

“認不清自己身份的人是你。”

蕭夜瀾怒不可遏。

就在這時。

天上突然響起“轟隆”一聲,隨即,傾盆大雨瓢潑而下,滿滿噹噹澆到了三人的頭頂上。

半刻鐘後。

渾身濕透的謝千歡終於回到了地麵,不停打著噴嚏,“啊......啊啾!我說了,早一會兒出來就不會淋雨了,你們真是活該......啊啾!還連累我......”

兩個男人一左一右站在她旁邊,同樣變成了落湯雞。

許是被雨淋了之後,腦袋稍微冷靜了點。

蕭夜瀾偏過頭看向沈容,森然道:“你所說的煙霖產地,究竟在哪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