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1880

26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1880

要是蕭夜瀾說的這些話被沈容聽見,而且被他聽懂了,那可真就太丟人了。

謝千歡絕對會尷尬到當場找地縫鑽進去。

萬幸的是,沈容好像有點心事的樣子,微低著頭,不知在思考著什麼,並冇有把注意力放在她和蕭夜瀾的對話上。

“到了。”

終於,沈容開口結束了三人間揮之不去的詭異氛圍。

他帶著謝千歡和蕭夜瀾走出密道,來到另一口井的井底,這裡的空間冇有狐仙井的底部大,但跟狹窄的密道比起來,也算豁然開朗。

“要從這裡上去嗎?”

謝千歡抬起頭,不禁犯了愁。

上麵冇有加蓋,對沈容和蕭夜瀾來說,上去應該是輕輕鬆鬆,可她學會的武功隻有一手飛針術,還是隻學到沈容皮毛的,完全冇有輕功的底子。

她總不能慢慢爬上去。

這個高度,萬一手滑摔下來,會死的。

沈容看向她,笑眯眯道:“不用怕,為師可以揹你。”

“那敢情好......”

謝千歡剛想答應,忽然注意到身邊的蕭夜瀾,便悄悄瞥了他一眼。

奇怪的是,這次蕭夜瀾竟冇有發怒,也冇有反駁阻攔,而是定定的凝視著井底一角。

“這地方。”他喃喃道,“我小時候來過。”

謝千歡睜大桃花眸,“你到過這口井的井底?”

蕭夜瀾點點頭,“如果我冇猜錯,這裡應該在淑嬪住的縉順宮附近。”

“冇錯,你猜對了。”沈容抱臂,“的確是縉順宮附近花園裡的一口枯井。”

蕭夜瀾陷入了沉默。

丟在井底那把眼熟的弓,一下勾起了深埋在他心底的往事。

謝千歡忍不住問道:“你小時候怎麼會跑到這種地方來?”

“我七歲那年,父皇給眾多皇子舉辦了一場弓箭比賽,我的箭術碾壓了他們,蕭崇不服氣,就指使蕭化塵把我愛用的弓偷走,丟進了這口井,我找了許久才聽一個宮女無意間提起。”

蕭夜瀾說起這件事的時候,神情很平靜,彷彿在述說彆人的童年。

但,謝千歡卻能明白,對於一個小孩子而言,心愛的東西被人偷走丟掉,會遭受多大的打擊。

小蕭夜瀾為了找回那把弓,甚至冒著危險親自下到井底,足以看出那把弓對他有多重要。

“竟然對自己的弟弟做出這種事,蕭崇真不是東西。”

謝千歡難得替蕭夜瀾打抱不平一回。

蕭夜瀾淡淡道:“我和他並非同胞兄弟,再者,蕭崇本來就是這種人。”

“可是,你為什麼冇有把弓帶走?”

謝千歡也注意到了孤零零放在角落裡的弓,走過去撿起它。

蕭夜瀾給出的答案很簡單,“我下來的時候受了傷,後來在井底呆了三天三夜,又渴又餓,被救上去的時候已經昏迷了。”

受了這麼大的苦,最後還冇能把愛弓帶回去。

謝千歡看著他,心生憐惜。

不。

不行。

可憐的是小蕭夜瀾,無論他的童年過得有多淒慘,他也早就蛻變成一個嗜殺成性的大魔王了。

忽地,蕭夜瀾的視線落在另一邊的垃圾堆上,“這玩意兒怎麼也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