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1877

26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1877

“你要帶路就好好帶,冇必要牽手。”

蕭夜瀾冷冷道。

沈容似笑非笑看著他,“怎麼,你怕我和你一樣燥火難耐?放心,鬼醫不是浪得虛名,清歡草的氣味對我不起作用。”

“那就不要動手動腳。”

蕭夜瀾的聲音愈發冰冷。

他一直知道有某種東西在影響自己,憑他的定力已然失控一次,如今又被沈容看穿,更是感覺惱怒。

“師父,你應該知道出口在哪裡吧?”謝千歡打岔問道。

“當然。”

哪兒下來的,便從哪兒回去。

沈容轉身舉著火摺子帶路。

謝千歡緊跟在後麵,微微彎下身子,“我能看一看清歡草嗎?”

“牆縫裡,長得像含羞草的就是。”

說著,沈容用火摺子往身邊一晃,照亮了幾株葉片形狀呈橢圓形的不起眼野草。

謝千歡驚訝道:“原來它們就是清歡草?!”

這些小草長得太普通了,毫無特色,而且長得滿牆都是,就像苔蘚一樣極容易讓人忽視。

她湊上前聞了聞,還順手摘下一根放在鼻子前,喃喃道:“冇錯,的確是它散發出來的黴味,隻不過一兩株的氣味極淡,正因為它們到處都是,所以纔會汙染了密道裡的空氣。”

或者這就叫作藏木於林。

即使謝千歡意識到了密道裡有奇怪的東西,她也不會想到是這些隨處可見的小草在作祟。

狐仙怨靈的真相可算是揭露了。

當年那個戲子壓根不是什麼狐仙,就是一個普通人,他用清歡草迷惑了眾多妃嬪,讓她們和自己私通。

至於故事裡誇張的部分,不過是何公公為了幫著皇帝嚇唬她編出來的。

想通以後,謝千歡無奈搖頭,“師父說的對,我竟然被這種三歲小孩才相信的鬼故事給嚇住了,真是丟人。”

“冇什麼,人總會對未知的東西感到恐懼。”

沈容一邊說,一邊笑著回眸,當他看見謝千歡此刻的動作,差點把火摺子丟到地上,“等等!”

“啊?”

謝千歡抿著一片清歡草的葉子,正準備嘗一口試試。

沈容眼疾手快,立刻把葉子從她嘴上拿走,“你以為自己是神農啊,什麼東西都要放到嘴巴裡嘗一嘗。”

謝千歡不好意思的撓頭一笑,“習慣了,我看它是無毒的,就想弄清楚它的效用。”

“無毒的植物也不能亂吃。”

沈容的語氣在無奈之餘,還帶有幾分難以解釋的寵溺。

即使他是謝千歡的師父,師父寵愛徒弟實屬正常,蕭夜瀾依然感到一肚子窩火,恨不得把沈容的腦袋砸進旁邊的石壁裡。

能對謝千歡做出這般親昵動作的男人,本該隻有他。

姓沈的算什麼。

一個老不死的怪物,不去找跟他同齡的老太婆,偏偏要招惹到謝千歡頭上來。

謝千歡唇上的葉片雖被沈容拿走,但還是吃進了一點小碎末,她慢慢跟在沈容身後,陡然一股燥火從腳底板升起,彷彿要將她從中間撕開。

她腳步一軟。

幾乎是同時,蕭夜瀾和沈容一前一後扶住了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