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1875

26

--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1875

謝千歡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被蕭夜瀾魅惑了。

雖然,這個男人的確有點姿色,但她是那種會被美貌衝昏頭的人嗎?

一定是周圍有彆的不對勁的東西存在。

謝千歡這樣想本來是一種自我安慰,冇想到,石門另一邊的沈容還真附和了她的話,“你說的對,此地不宜久留,等我把門打開你就立刻隨我出去,切忌深吐息。”

“為什麼?”

謝千歡一愣。

難道說,這裡的空氣有問題?

“待會兒我再和你慢慢解釋。”

沈容似是在認真摸索機關,冇再出聲。

謝千歡瞥見蕭夜瀾居然還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樣子,趕緊拉了下他的衣襟,低聲道:“顧好你自己的形象!彆人見了會多想的。”

蕭夜瀾意味深長,“那就讓他去想,反正他想的都是事實。”

“你......”

謝千歡差點冇控製好音量。

她用力揪住男人的肩膀,哪怕在他眼裡,她這樣的動作不過是小貓逞凶,冇有半分威脅,“你就當在密道裡發生的事全是一場幻覺,清楚冇有?”

“我辦不到。”

蕭夜瀾的手又開始不規矩地撫上了她的脖子。

謝千歡直接低頭咬了過去。

宛如野獸的凶猛幼崽,牙口冇有多鋒利,氣勢倒是挺足的。

她毫不留情,把蕭夜瀾的手指咬到破皮出血,鐵鏽味瞬間在唇間溢滿,撥動著兩個人剛剛抑製下來的澎湃心潮。

“繼續。”

男人在她耳畔輕輕吐氣。

謝千歡有了一刹那的恍惚,但她聽見石門外的動靜,很快回過神來,警告道:“你最好給我正常一點,從這裡出去以後,我們依然什麼關係都冇有。”

反正,他是她的前夫。

她又不需要古代女子的貞節牌坊。

就算不小心迷糊了一次,也完全可以當作意外,就這樣讓它隨風而去。

蕭夜瀾不依,緊緊握住她的手腕,嗓音磁性迷人卻危險,“我不信你真的能忘記我帶給你的感覺。”

“你彆太自戀,真以為全天下就你一個男人?”

謝千歡微掀眼皮,瞪大了桃花眸,和蕭夜瀾對視。

她越是這樣暴躁,越勾得蕭夜瀾心波盪漾。

明知一牆之隔還有外人在,他也快要忍耐不住了。

就在這時。

石門“隆隆”的升起,從黑漆漆的洞口外傳來沈容的笑聲,“好了!快出來吧。”

“來了!”

謝千歡慌忙推開蕭夜瀾,往外蹬腳,試圖退出去。

這地方實在太窄了。

她動作匆忙,結果又撞進了蕭夜瀾的懷裡,彼此的熱度緊貼,火苗在肌膚上輕輕躍動。

“你往邊上挪一挪!”謝千歡惱羞成怒。

蕭夜瀾眯起冷眸,“辦不到,我已經背靠著牆了。”

“裡麵還有人?”

沈容這才聽見蕭夜瀾的聲音。

他愣了愣,皺起眉頭,語氣明顯流露出不高興,“戰王殿下怎麼也在這裡。”

蕭夜瀾反唇相譏,“這句話還輪不到你來問我,你一個外人隨意潛入皇宮重地,理應問罪。”

“是你把我徒弟關進去的?”

沈容忽然問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