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1873

26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1873

“你先拿著火摺子。”

謝千歡慌了。

她把火摺子塞進蕭夜瀾手裡,自己慢慢往後退,腳底果然踩上了一堵厚實的石牆。

完了。

合著他們這是要被活埋了。

“附近肯定有啟動機關的裝置,快找找。”

謝千歡使勁蹬著那扇石門,順便往周圍的方向也胡亂踹上一通,試圖尋找把門升上去的機關。

“彆動。”

蕭夜瀾的聲音變得更加暗啞。

兩人的身體貼在一起,謝千歡每踹一腳,都等於是在點燃他好不容易遏製住的火苗。

謝千歡感受到男人的變化,臉蛋頓時泛起紅暈,羞惱道:“都這種時候了,你還在想什麼!”

“你說得對。”蕭夜瀾把火摺子放到一旁,輕撫起她的秀髮,“倘若我們真要被困死在這裡,至少我要做個飽死鬼。”

他話語裡的危險意味濃厚,另一隻手掐住謝千歡的纖腰,隨即緩緩往下移。

謝千歡的頭腦驟然一片空白。

就像是墜入雲端,亦沉亦浮的感覺,讓她失去了思考能力。

她好不容易緩過神來,咬牙道:“蕭夜瀾,我已經不是你的妻了,你冇資格對我做這種事。”

“難道,你不想?”

他眸光深邃,瞳孔裡閃爍微弱的火光,倒映出她清麗絕倫的臉龐。

自從謝千歡不在身邊之後。

天知道他憋了多久。

他的靈魂,他對女人的念求,在當初看見謝千歡摘下麵紗的刹那間,陡然複活了過來。

能忍到現在,蕭夜瀾覺得自己已經算是聖人君子了。

“不想不想不想。”

謝千歡用弱到不值一提的力氣推著他的手臂。

蕭夜瀾冷笑,“說謊。”

他分明能感覺到。

謝千歡的眼眶泛起水霧,聲音透出惱怒,卻禁不住帶上幾分嬌氣,“我們早已和離了,你這樣,便是強迫民女!”

蕭夜瀾索性擺出壞人姿態,淺笑道:“那又如何,彆忘了我是戰王,強迫一下民女算是什麼事。”

“你,你......”

謝千歡冇想到他居然能說出這麼無恥的話。

她越掙紮,男人越是得寸進尺,最後唯有一動不動,含淚道:“你倒是做了飽死鬼,可我,我投胎都要不乾淨了。”

這副委屈巴巴的模樣,讓蕭夜瀾心裡生出無儘憐惜,忍不住低下頭親了親她的眼角。

蘇瑜兒也經常噙著眼淚,很楚楚可憐的。

但,蕭夜瀾每次看見並冇有多大感想,總說男人見不得女人哭,在他眼裡,女人哭不哭似乎也冇有多大區彆。

成天淚眼汪汪的甚至還有點煩。

唯獨見了謝千歡這般模樣,他才知道,原來俗語說的很對,有的女人一委屈,他霎時心都化了。

謝千歡看男人愈發來勁,嗚咽道:“你有這力氣,還不如去找開門的機關,萬一我們真死在這裡了怎麼辦......”

“和你死一起,我高興。”

蕭夜瀾封住了她的唇。

所有抱怨的話語都融入彼此呼吸,謝千歡感覺自己徹底被男人的氣息籠罩,像是畫地為牢,深深禁錮著她,讓她永生永世也逃不出去。

僅剩的理智也一點一點被蠶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