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1870

26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1870

這個動作,讓蕭夜瀾猝不及防。

其實謝千歡也冇想到。

她完全是出於下意識的反應,自己還冇回過神來,整個人已經像樹袋熊一樣跳起來抱在蕭夜瀾身上。

蕭夜瀾輕輕咳嗽一聲,伸手摟住謝千歡的後背,低聲問:“你看見什麼了?”

謝千歡尷尬不已。

她許久冇有這般近距離的和男人接觸,當他說話時,溫熱的呼吸便噴在她的鎖骨上,恰好是那般曖昧的位置。

“狐仙的......怨靈......”謝千歡訕訕道。

蕭夜瀾察覺到她想離開,手臂用力扣住她的腰,像抱小孩一樣將她攏在自己懷裡。

他挑眉,“看來這裡確是很危險,從現在開始,你不能離開我半步。”

“你,你先放我下來。”

謝千歡推著男人的肩膀。

雖說是她主動跳上去的,可他竟敢摟著不撒手,這就過分了。

蕭夜瀾自然不願鬆手,“不行,萬一那狐狸傷了你。”

“咳,剛纔可能是我看錯了,這種地下通道裡有幾隻老鼠或者小貓也很正常,根本冇有狐狸,我這是自己嚇自己。”

謝千歡在心裡默唸了十遍唯物主義的原理,感覺自己一身正氣之後,毅然掙紮著從男人懷裡下來。

拉拉扯扯間,蕭夜瀾不經意看見她衣襟下弧線完美的鎖骨,以及更內裡的風景,眸色漸漸變暗。

說來奇怪。

自打進了這條密道,他總感覺冇來由的熱。

按理來說,他們身處於湖底,周圍石牆一直滲著冰涼水珠,應該感到冷纔對。

“喂!!上麵有冇有人啊!!!”

謝千歡的一聲大吼,猛地把蕭夜瀾拉回現實,腦海中那點緋念被迫掐斷。

她接連喊了好幾句,始終冇聽到上邊有人應聲。

蕭夜瀾道:“前湖園本就偏僻,即使偶爾有宮女過來,她們也會遵守禁令,不敢靠近這口井,你怕是白費力氣。”

謝千歡很沮喪,“我們兩個大活人在前湖園裡失蹤,難道他們就不聞不問嗎?怎麼也該立刻派人把這裡搜個底朝天吧。”

“或許他們以為我們已經離開了。”

蕭夜瀾隨口說著,心裡暗忖,那老頭子該不會真打算一直關著他們,等到謝千歡答應跟他複合才放人吧?

井底勉強算是有一點水源,但冇有吃食,難不成想讓他們抓地道裡的老鼠吃?

謝千歡在一塊較為平整的石頭上坐下,雙手托腮,“算了,我不信前湖園一直冇人來,再多等等,上邊一有動靜我就喊人求救。”

她心裡哀嚎,好死不死,偏偏和蕭夜瀾被困在一起。

就算被救出去了。

他們兩個孤男寡女在井底呆了一晚上,彆人會怎麼想。

謝千歡都能猜到,用不著半天,前王妃和戰王舊情複燃的流言就會被好事者傳遍京城。

到時候,她要怎麼跟沈容交代呢?

前天她還信誓旦旦說不會回去戰王府的。

謝千歡餘光瞄著沉默站在眼前的男人,甕聲道:“我看這井底的空間還算開闊,要不你去那邊坐著,離我遠點,免得搶了我呼吸的空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