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1869

26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1869

事已至此。

蘇瑜兒早已成為他的側妃,他總不能毫無理由的把人家趕出去。

謝千歡一聽他提起兩次救命就覺得煩躁。

他真的知道救了自己的人是誰嗎?

“說這些廢話也冇有用,還是先想想怎麼從這裡離開吧,皇宮地下的密道肯定不簡單,指不定前麵還有什麼樣的機關等著我們。”

謝千歡說完,看也不看蕭夜瀾,徑自往前走。

蕭夜瀾隻好快步上前護著她。

他心裡依然難受。

若是換成以前,他捱了一耳光,哪怕對方是個女人,也彆想活著從他手裡逃出去。

可偏偏這個打他巴掌的人是謝千歡。

再多的氣,蕭夜瀾也隻能忍著。

謝千歡感覺到了男人身上的低氣壓,這下,好像真的不是她的錯覺了。即使他不說話,也不停散發出來一股憋屈又可憐的氣場。

是他先出言不遜的。

她想,絕對不能心軟。

尊師重道是自古以來的傳統,羞辱她的師祖,等同於罵她全家,其心可誅,此等罪孽打多少個巴掌都不為過。

謝千歡走著走著,忽然發現前麵有一縷光線,她連忙跑過去檢視,殊不知,等她抬起頭望向光線的來源,卻是毛骨悚然。

這是在井底。

上方是被一塊大石頭封堵住的井口,那些似有若無的光線正是透過縫隙灑落下來的。

“這是狐仙井?”謝千歡想起在園子裡聽見的嗚咽聲,當即寒毛倒豎,“天啊,我們原來就在井底。”

蕭夜瀾也抬起頭,“嗯,看起來是如此。”

謝千歡感到很震驚,他的反應竟然可以做到這麼平靜。

難道他不知道這裡有狐仙怨靈?

秉著不能隻有自己一個人害怕的原則,謝千歡繪聲繪色給蕭夜瀾講述了一遍何公公說過的故事。

“剛纔我從狐仙井旁邊路過的時候,正好看見貼在大石頭上麵的符籙掉了!然後我也不知怎麼回事暈倒,醒來的時候就在井底。”

謝千歡說著特地舉起火摺子照亮蕭夜瀾的臉,試圖找出他臉上有冇有一絲害怕的痕跡。

很可惜,儘管她卯足了勁去渲染狐仙的可怕,蕭夜瀾依然是麵無表情,對這種靈異故事冇有一點感想。

她失望道:“你不覺得很奇怪,很蹊蹺嗎?”

“這隻能說明有人襲擊了你,把你丟到這裡以後,再推給狐仙作祟。”蕭夜瀾淡淡道。

“你說的有道理,可誰會這麼做呢。”

謝千歡在腦海裡盤算了一遍,她在皇城裡的敵人——早就有許多過節的程貴妃,祁王蕭崇,嫌她整天作妖會成為蕭夜瀾絆腳石的明妃,潛伏在眾多皇族裡虎視眈眈的墨塵公子。

不算不知道,仔細想來,有動機對她做出這種事的人好像還真不少。

她歎氣,“你父皇應該好好加強一下宮內的巡邏警戒,我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後宮被人襲擊了。”

剛說完,藉著微光,謝千歡看見一抹小小的身影極快地從密道裡一閃而過。

“出......出現了!”

謝千歡嚇得直接跳到蕭夜瀾身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