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972章 修煉體係

26

-

韋婉閉了閉眼,硬氣說道:“你們走吧!當年我真的冇害蘇錦玉,就算現在蘇錦玉再活過來我也不怕。”

粟寶:“真的?”

韋婉‘鐵骨錚錚’,語氣堅決:“真的!”

粟寶嗨呀一聲,這就叫什麼?

不見棺材不落淚!

她揮了揮手,嘴裡嘀嘀咕咕,韋婉看她神神叨叨的樣子都想笑。

忽然又聽一聲幽幽的聲音響起:“真的麼……”

韋婉一時冇反應過來,說道:“說了真的,就是真的!”

她正要反問難道以前她對蘇錦玉不好嗎……

就聽到熟悉的聲音幽幽傳來:“是挺好的啊……”

韋婉一愣,猛的回頭!

隻見一個女人一身白衣,長髮披散著,直挺挺的飄在她頭頂後方。

她臉色慘白,垂著眸,直勾勾的盯著她。

這張臉……不是蘇錦玉是誰?!

“啊啊啊——鬼、鬼啊!”韋婉嚇得猛的站起來,膝蓋狠狠撞在了桌子上,一下子就跌倒在了地上!

獄警被嚇了一跳,厲聲喝道:“老實點!”

他們看不到蘇錦玉的,粟寶的小法術,隻有韋婉能見鬼。

“她……她!蘇……蘇……”韋婉慌亂得說不清楚話。

蘇錦玉緩緩得抬起手,朝韋婉飄去:“二嫂,我死得好慘喲……是癌痛痛死的,你知道嗎……”

季常嘴角一抽。

蘇錦玉第一次顯形,第一次嚇人。

玩的那叫一個嗨,剛剛頭髮還整整齊齊的,現在全部亂糟糟的蓋在眼睛前麵。

原本衣服顯示的是淺藍色碎花裙,一念之間也變成了白色長裙。

那腳尖更是踮得直直的,用大腳趾走路,一步一步朝韋婉逼近。

韋婉眼睛一翻,嚇暈了過去!

獄警十分不溫柔的用手掌拍了拍韋婉的臉,皺眉道:“韋婉,醒醒,彆裝瘋賣傻!”

這女人,聽說在抓她的時候就裝過一次神經病。

現在還來?

一個獄警看她不像裝的樣子,可又暈得詭異。

隻覺得她演技爆表,這些年犯人們為了出去各種裝病的、吞牙刷吞刀片吞鐵定的,他們見多了。

獄警就拿著一個小瓶子在韋婉鼻尖晃了晃。

可憐韋婉好不容易暈了過去,結果又被弄醒了。

一睜眼,就見蘇錦玉臉貼著臉側躺在她麵前,那眼珠子嘎吱一動。

“嗬……嗬嗬……二嫂,你醒了呀!”

韋婉尖叫一聲,連連後退:“你你你你,你彆過來!走開,走開!”

獄警:“……”

果然是裝的!

他們站回自己的位置,麵無表情的說道:“還有十分鐘!抓緊時間!”

蘇錦玉一聽,立刻繼續放大招。

“二嫂,我當年和你無冤無仇,你乾嘛要這麼對我呀?”

“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要把神誌不清的我送走?”

“嗚嗚嗚,你知道我臨死前有多疼嗎?你看,我的心臟疼得都揪成一團了……還有這個肝,疼得都硬了,還有這個腸子……疼得都扭成麻花了!”

蘇錦玉一邊說,一邊掏出自己的心臟,肝臟,腸……

韋婉差點又暈過去,可惜剛剛那鼻尖的味道還直衝著大腦,根本就暈不了。

“彆過來……”看著這衝擊視覺的一幕,她要崩潰了!

蘇錦玉突然咧嘴,狠狠說道:“好啊!你不說,我死不瞑目!我死也把你拉下去!”

“來吧!跟我一起死吧!”

蘇錦玉大叫一聲,伸手朝韋婉撲去。

韋婉嚇得什麼都說了:

“我說,我說我說!”

她哭著,聲音顫抖:“我,我當年懷著涵涵,我提前做過染色體檢測的……我知道懷的是女孩子……”

蘇家的女孩子,是很值錢的!

“蘇家都是男孩,如果隻有一個女孩兒,那就會成為所有人的心尖寵……不僅僅是團寵小公主,而且,蘇家無女兒緣,一個大師跟我說了,一個家族必須要陰陽平衡……”

“當家裡都是男孩子的時候,就必須有個女孩子,如果這個時候女孩子還是唯一一個,那這個女孩子絕對是大福之體……”

“大福”的前提是,家族裡隻能有這麼一顆血脈明珠……

也就是說,涵涵出生前蘇錦玉必須死。

所以她纔會想著把蘇錦玉送走——蘇錦玉絕症晚期,那段時間都要精心嗬護、連空氣都要無菌的,她以為把蘇錦玉送到外麵去丟在大街上,那她就必死無疑了。

她有什麼錯?

她不過是想把世界上最好的都拿給她女兒而已!

韋婉哭著說道:“反正你也活不久了呀!而涵涵那幾天就要出生了……”

“之前我以為你挺一挺就快死了,誰知道挺了一天又一天……我實在等不了了啊!”

“錦玉,你彆怪二嫂好不好?涵涵也是你親侄女呀!涵涵好,整個蘇家都好,我也算是為了蘇家考慮啊!難道你不希望你的哥哥們都好嗎?”

蘇錦玉愣住了。

她真的,真的冇有想到,韋婉竟然會為了這麼一個荒唐的理由,就要除掉她!

粟寶眼底都是震驚,困擾著她的問題,就這樣被解開了。

可她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人為了自己的私慾,真的能自私到這樣的地步嗎?

蘇一塵聽韋婉說著這些,眼神更是冰寒刺骨,周身彷彿都被冰封了。

好……很好!

竟然……!

韋婉知道這話說出來,自己是絕對出不去了,而且往後在監獄裡都不會好過。

她隻能生硬的轉移話題,哭道:“算了,反正都是我的錯,大哥我,我真的……作為一個母親,真的就隻是想把最好的給自己的孩子……我錯了好嗎?!我就想問問涵涵現在還好嗎?”

說到涵涵,韋婉眼睛更紅了,淚霧凝成一顆圓珠,吧嗒一聲滑落。

“我什麼都可以不在乎……真的!但是我真的很想涵涵,大哥求你,讓我見涵涵一麵可以嗎?”

隻要讓她見到涵涵,她就會教她下次再哭鬨著說要來看媽媽。

一來二去,涵涵纔不會把她這個媽媽忘記。

她現在什麼都冇有了,出獄的時候也得六七十歲了,那時候什麼都做不了,隻能依靠涵涵。

所以現在必須要抓緊涵涵……

手機版閱讀網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