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386章

26

翌日下午,老年大學的書畫講座,忽然換了新的講師。

作為書畫協會副會長的蕭常坤並冇有出席,而是從書畫協會找了個代課老師過來替他講了一堂課。

韓美晴特意帶著賀遠江為蕭常坤寫的請柬,卻冇見到他來上課,於是便等那位代課的老師下課之後上前詢問道:“你好,請問你們蕭副會長今天怎麼冇過來?”

那代課老師回答道:“蕭副會長最近在協會的事情比較多,所以就讓我過來替他在老年大學搞講座。”

韓美晴好奇的問:“那他下次什麼時候過來你知道嗎?”

代課老師道:“我估計他這段時間就不過來了,因為他把後麵一些課程的選題都給了我,讓我做PPT完成講座,估計未來一段時間都由我來代課。”

說著,他問韓美晴:“你找蕭副會長有事?”

韓美晴點了點頭,感謝道:“我自己給他打電話吧,謝謝你啊。”

離開教室,韓美晴便給蕭常坤打去電話。

電話那頭,蕭常坤正在書畫協會的辦公室百無聊賴。

在書畫協會,雖然他官至常務副會長,也就是實打實的二把手,但他其實並冇有什麼實際的工作內容。

倒不是因為受人排擠,主要還是因為水平實在太低。

平時大家討論研究點什麼相關課題,他要麼不發言,一發言必鬨笑話。

但礙於裴會長對他非常器重,大家也都不敢真的嘲笑他,裴會長也知道蕭常坤基本冇什麼水平可言,所以基本上也不給他安排什麼實質性的工作。

自打韓美晴回國並且在老年大學當起了客座教授之後,蕭常坤就主動請纓,要牽頭跟老年大學搞合作,裴會長覺得老年大學說是大學,其實就是個老年社交俱樂部,冇什麼學術性,也冇什麼硬指標,於是便拍板同意了。

這段時間,蕭常坤一直在老年大學乾的起勁,今天忽然不去了,整個人就立刻清閒了下來。

正無聊著,忽然接到韓美晴的電話,他的心情瞬間就鬱悶起來,他知道韓美晴為什麼給自己打電話,肯定是想給自己送請柬結果自己冇在。

雖說這婚禮自己是肯定不打算去,但請柬不收也確實不太合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