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91章 捧殺

26

--

聽到蔣震的話,廖強轉頭看了眼怨婦般的於濤董事長,又轉頭看了眼哭哭啼啼的鄭曉亮書記。

“哭什麼?”廖強冷盯著鄭曉亮說:“你這麼大個領導,唱這苦情戲有用嗎?你以為蔣書記跟我會吃你這一套嗎?嗯?”

“你就說要不要饒了他倆!”蔣震放下酒杯,點了點桌子說。

“……”廖強聽到蔣震那麼催促,表情呆滯片刻之後,低聲說:“我覺得要從全域性出發看待這些問題,倘若真的對他們兩人進行處分的話,肯定會造成一係列影響的啊!尤其當前自查的情況,必須要慎重行事纔好!如果處理他倆,後麵的人一害怕,還怎麼乾活?”

“來昌同誌呢?”蔣震轉頭問秦來昌。

秦來昌副書記趕忙正了正身子說:“雖然對具體情況不是很瞭解,但是,剛纔在下麵聽過廖市長唸的長白市自查報告之後,我覺得長白市的情況還是比較嚴重的,嚴重到確實可以處分人的地步了。所以,我認為這件事情造成瞭如此大的影響之後,必然是要對其二人進行處分的。可是,我不建議處分得太厲害。處理太嚴重的話,確實會對全域性不利啊。動盪。絕對會造成黑龍市政壇大動盪,不利團結,也不利發展。應該慢慢來,慢慢抽絲剝繭,慢慢處理。也是…也是給他們一個表現的機會。”中信小說

“穆雲山呢?”蔣震問。

“我是紀委書記,按照紀委相關條例,絕對是要執行處分的。”穆雲山說。

蔣震聽後,笑著說:“行了,今天大家辛苦了!來,喝酒。”

蔣震說罷,端起酒杯來衝著大家舉起酒杯,乾了一口之後,放下酒杯,沉思片刻說:“找大家過來吃飯,本質上就是要談這件事情。來,鄭書記,坐坐坐……”

蔣震點了點鄭曉亮的座位,讓他坐下之後,輕聲繼續道:

“穆書記今天當真是忙了一天,但是,穆書記可不是光忙著自查的事情,他是聯絡了郭曙光,一起溝通和安排了人員跟蹤那些領導乾部們去了。”

蔣震這句話說出來之後,眾人都麵露驚訝。

蔣震繼續道:“今天開會之後,尤其是長白市的自查報告和掃黑的成績出來之後,肯定會對黑龍市各方各麵的領導們形成壓力,這樣的大環境之下,可能會有人受不了外逃。所以,我今天安排著老穆和曙光同誌進行了相關的工作調度,抽調了近千人對這些領導乾部進行監督。”

此言一出,廖強後背都驚出一身冷汗。

秦來昌和鄭曉亮等人更是驚歎蔣震這瘋了一樣的舉動!

可是,靜下心來一想,這確實是需要防範的啊……

隻是,如此短時間內就將所有這前前後後所有這一切都想好、佈置好,這得需要多麼縝密的思維啊?

“照這麼看……”廖強低聲說:“這麼看的話,更不能處理他們二人了!如果處理了,怕是會…怕是會亂套的啊……”

“我再想想吧……”蔣震再次端起酒杯,轉頭看向旁邊的於濤,笑著說:“來,於總!”

於董事長趕忙端起酒杯,害怕地跟蔣震碰杯:“蔣書記……”

“說好了是給你壓壓驚的,臉色怎麼還這麼難看?”蔣震笑著乾了一口之後,又轉過身看著臉色煞白的鄭曉亮說:“這會兒隻是自查階段,下一步中央調查組過來後,纔是重中之重。這段時間好好表現。”

鄭曉亮聽到蔣震冇有對當前的自查作出處理,趕忙端起桌上的白酒,“領導,我敬您!”

話畢,一口乾掉了杯中的白酒。

恰巧主食上來之後,蔣震便笑著招呼大家吃飯。

——

飯局結束,蔣震要回黑龍市。

廖市長趕忙走到車邊,將禹城縣的自查報告遞給蔣震。

蔣震看過之後,微微皺眉:“這是真實的?”

“不真實……”廖市長直接說:“禹城縣的情況我瞭解,很多資金都給黑龍投資集團補窟窿了。但是,但是這個黑龍集團的姚立勝老總跟省裡領導有關係,縣委書記不敢惹,我也不敢惹啊。”

“行,我知道了。”蔣震說著,轉身就要走。

“那這件事情……”廖市長皺眉。

“你不用管了,我會處理的。”蔣震說罷,當即上車。

——

第二天臨近中午吃飯的時候,廖強火急火燎地抱著一大堆自查報告來到了蔣震辦公室。

廖市長的秘書都傻眼兒了……

這些原本該他去乾的事情,這個市長竟然親力親為!?

蔣震看到廖強那恭敬的態度,微笑著指了指旁邊的待客沙發。

廖強自然是有眼力勁兒的,趕忙將那些自查報告放到茶幾上後,分成了兩摞,指著其中一摞高的說:

“這是我審查過的,都非常真實,真實到都可以給那些負責人判刑的地步了!另外這一摞是涉及到一區三縣的自查報告,跟禹城縣的情況差不多,關係挺硬,隻是交代了百分之二十左右的真實情況,實際情況縣委書記和區委書記都跟我彙報說查不動呢。”

“行……”蔣震拿過那四份自查報告之後,指著那一摞高的說:“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應該的!應該的!”廖強一臉擔憂地點頭說。

“掃黑那邊呢?”

“同時進行!”廖強說:“昨兒您整出了那麼大的動靜來,他們都怕了!昨天晚上十四個縣市區的公安係統就全體通宵達旦抓黑社會啊!”

“嗯……”蔣震微笑說:“很好,行,你繼續監督掃黑的事情,應對中央調查組的事情我辦就好!”

“行……”廖強站起來後,彎身問:“聽說今天晚上的會議不需要我去參加,隻是讓市委書記參加對吧?”

“你冇接到通知嗎?已經改成下午了。”蔣震問。

“冇有……”廖強一臉尷尬說。

“冇接到通知就不用去。”蔣震說著,繼續低頭看報告。

“哦……好……”廖強說著,退後幾步之後,慢慢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

廖強剛走出辦公室不遠,趙來堂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喂,趙書記……”廖強接起電話之後,疾步走向消防樓梯。

“什麼情況了?”趙來堂問。

“都交給他了……”廖強說:“我昨晚都跟您交待過了,我現在是被蔣震徹徹底底拴住了,我不聽他的不行啊!但是,我現在想到了一個絕妙的辦法!”

“哼,”趙來堂不屑地說:“你能想出什麼絕妙的辦法?我告訴你,現在省委省政府這邊對蔣震昨天做的一切十分清楚!查得那麼狠、掃得那麼狠!他是想乾什麼啊他!?”

“您彆急!趙書記,您想過冇有?”廖強提防著上下看了看樓梯,發現冇人後,低聲說:“他蔣震現在搞得多大,後麵就有多麼慘!您知道嗎?這想到的這個辦法就是——捧殺!”

“嗬……”趙來堂冷笑一聲:“你這摔了幾個跟頭之後,倒是長腦子了。你這個想法跟我如出一轍……記住——現在他想弄多大就弄多大!現在已經有人把報告打到省委這邊來了,郭為民今天上班的時候臉黑得跟個包公似的!”

“是嗎?這麼嚴重?”廖強心內暗喜。

“哼,”趙來堂不屑地說:“事情可冇蔣震想得那麼簡單!今天下午三點開會研究各地級市自查報告,開會之前你繼續擴大事態,持續地嚇唬那些相關負責人!把情況說得嚴重點兒!然後,慫恿他們到省裡來找人、找關係!這人多成勢,讓他們一起給省委施加壓力!東北省的烏鴉一般黑,憑什麼隻查他們!?哼,到時候,郭為民壓力上來,不對付他蔣震纔怪!黑龍就是黑龍,到時候,我看他蔣震怎麼把這黑龍洗成白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