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90章 饒了我吧

26

--

“怎麼辦啊?”禹城縣的張書記邊走邊問旁邊市東區的王書記。

“能怎麼辦?肯定是照辦啊!都說得這麼明白了,不照辦還能行嗎?”王書記擦了把額頭上的汗說。

“照辦的話,不就跟自首差不多了嗎?你之前也在禹城縣乾過的啊!你是從縣長位置上去市東區乾的一把手的啊!禹城縣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嗎?哎呀呀…我,我這才上任多久啊就攤上這種事情!”

“你什麼意思?”王書記站住說:“你是要怪我嗎?你是要把責任推到我身上嗎?啊?”

“不是,我現在六神無主!六神無主!”張書記說著轉身就加快腳步。

心想,剛纔可是你說照辦的!

自己張口照辦,卻要讓我不照辦嗎?你這不是矛盾嗎?

“你站住!”

王書記衝上前去,拉住張書記的手,冷盯著他說:

“我可告訴你!今天的情況你也看見了!暈倒的人不是鄭曉亮,而是於濤!反而這鄭曉亮還受到了表揚!?所以,你彆以為把事兒推到我身上你就萬事大吉!你要把事情推到那些下撥資金使用單位的負責人身上才能萬事大吉!知道嗎?”

“人家跟我平級啊!我怎麼推?!”

“找廖強廖市長啊!這麼點腦子不會動嗎?你瞧不出來廖市長已經跟蔣震為伍,已經開始動真格兒的了嗎?隻要你查到真實情況,真實地反映上去,讓他們去找廖強市長摩擦啊!咱不得先保住咱們自己的命嗎?”

“好!之前廖市長讓我打了一份自查報告出來,我這就去找他問問!”張書記想到之前給廖強打電話說看自查報告的事情時,趕忙轉身朝著不遠處的蔣震等人快步走去。

——

大廳台階上。

“雲山同誌……”蔣震笑著衝穆雲山招了招手,見穆雲山慌慌張張跑上台階後,笑著說:“中午忙得還冇吃飯吧?”

“冇……”穆雲山在蔣震一係列的安排下,忙得根本冇時間吃午飯!

“樓上餐廳有三十年的茅台呢!走!”蔣震笑著做了個請的姿勢說:“剛纔我也冇吃飽,陪你一起加個餐!吃飽了纔好乾活嘛!誒?對了!”

蔣震回頭看向廖市長說:“廖市長剛纔也冇來得及吃飯吧?走,叫上長白的鄭書記和王市長,再去喊著於濤董事長過來吃飯,順便給他們幾個壓壓驚。”

“呃……”廖強知道蔣震這是要殺人誅心,卻也不得不點頭說:“好,我去叫他們。”

廖強趕忙拿起電話給於濤打電話,好在於濤已經醒過來,於是,趕忙給食堂打電話,讓他們趕緊炒菜!

“廖市長!”禹城縣張書記拿著一份自查報告走過來,“您讓我準備的真實的自查報告,但是,但是這份報告涉及到我們禹城縣的國企黑龍投資集團,你也知道黑龍投資集團的負責人是姚立勝老總!他……我要是拿著這份報告找他的話,他不得把我殺了啊!?”

廖強聽到姚立勝三個字的時候,眉頭就差皺成麻花了!

這個姚立勝的關係可不簡單,在省委那邊都有關係啊。

張書記看著廖強那犯愁的模樣,心裡就敲起鼓來,感覺下一秒八成是要發飆了啊!

“我,我是真不敢去找他啊……”張書記一臉無奈地說:“他姚總跟我平級,我說不動他的。”

“你確定這些資料都真實可靠?”廖強冷目盯著張書記問。

“說實話……”張書記靠近幾步,“這報告並不嚴重,隻有百分之四十的真實性,但是,我不敢查啊!姚立勝黑白通吃,這次掃黑隻是掃了一些有頭有臉的無背景的人,真正的像姚立勝這樣的人物,搞不動啊!”

“行了,你回去吧!有什麼事兒我再聯絡你!”

“回去?”張書記皺眉看著廖強,感覺廖強此刻的態度很不正常啊。跟之前那個強勢的黑白通吃的市長簡直判若兩人啊!

“我不得給蔣書記彙報嗎?啊!?滾!”廖強氣得轉身朝著電梯走去!

張書記聽到最後那聲“滾”的時候,才稍稍放下了心來。

這,纔是那個熟悉的廖強呀……

隻是哪怕最後喊了一聲滾,卻也是感受到了一種巨大的轉變呀。

——

廖強回到餐廳的時候,眾人已經坐好。

蔣震見廖強回來之後,指著副陪的位置說:“餐具給你換了,你今天給我做個副陪,好好陪陪他們吧。”

蔣震所說的陪,自然是陪主賓於濤董事長和副賓鄭曉亮書記了。

可是,這裡是長白市啊!

蔣震這直接就反客為主了!

不過,長白市這縣級市歸黑龍市管,如此一想,他蔣震在全市十四個縣市區都能做主陪的啊!

於濤此刻的狀態明顯是驚魂未定……

但是,也是行家裡手的老江湖,交際應酬的基本能力還是在的。

“蔣書記……”於濤滿臉慚愧地說:“我安排了食堂那邊準備了新菜品,咱們讓服務員把這些都撤下去吧?”

“不撤不撤!”蔣震說:“按照我說的,待會兒再安排四菜一湯和主食上來就行,桌上這麼多的菜又冇怎麼動,繼續吃就行!來!趁著還冇上菜的工夫,咱們嚐嚐這好酒!”

蔣震端起酒杯說:“這酒是人家長白市的黑老大趙鵬送過來的酒,那會兒我跟趙鵬說,這是給他的送行酒!他還跟我急眼了……嗬,真是的,我給他送行不對嗎?嗯?”

蔣震說著,轉頭看向鄭書記。

鄭曉亮這刻哪還有之前耀武揚威的樣子,見蔣震轉過頭看向他的時候,心頓時就提到了嗓子眼兒啊!

“對對對!您送得對!送得好!就是得把他們送進去!”鄭曉亮想要賠笑,可是,笑起來比哭還難看啊!

“嗬,”蔣震笑著說:“鄭書記態度不錯,不過,跟那會兒罵我傻逼時,判若兩人啊……”

鄭書記聽後,衝著自己的臉,“啪”的就是一個狠狠地耳光!

“我是傻逼!我他媽的就是個大傻逼!”鄭曉亮趕忙站起身來,恭敬地對蔣震說:“我是有眼不識泰山的啊!我真的,我哪兒會想到您是市委書記啊!您真是,您真是…您真是!唉!您真是……”

“真是什麼啊?”蔣震端著酒杯,不輕不淡地問。

“蔣書記啊……”鄭曉亮哪兒還顧得及臉麵問題,眼淚說掉就掉,吧嗒吧嗒地掉著眼淚說:“……您,您饒了我吧!”

旁邊坐著的於濤看到“堅強”的鄭曉亮書記如此模樣,那當真是感同身受,轉頭看向窗外初秋的景色,淚眼一時間也婆娑了起來。

“饒了你?”蔣震仰躺到座椅靠背上後,轉頭看著廖強等人,說:“這會兒難得廖市長、秦書記、穆書記的都在這兒,廖市長,你們幾個發表發表意見,咱們市委市政府要不要饒了他們兩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