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87章 他…他真是啊

26

--

直到此刻,廖強才知道蔣震是要乾什麼啊!

蔣震突然將所有縣市區的一二把手叫到這裡來,就是要殺雞給猴看啊!

不,不是殺雞儆猴,而是殺大象儆猴啊!

大風鋼鐵城是什麼?

是在省裡都有名有姓的國有企業呀!

他竟然選擇了這個地方讓我廖強丟臉?!

可是,你能否認他的狡猾嗎?

冇有誰比我廖強認慫的力度大了吧?

黑龍市冇有哪個國企比大風鋼鐵城強大了吧?

如此兩頭“大象”倒下,他們誰不慌?誰還敢不重視這次的自查?!

之前糊塗啊!

之前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之前還擔心什麼中央調查組?

可笑啊……

就是中央調查組過來,也冇有蔣震查得這麼狠啊!

他蔣震這是自查嗎?

他媽的,他這是要向中央邀功請賞吧?!

“廖市長!他…他到底是誰啊?”於董事長說著,忽然想到鄭曉亮,當即轉頭看向鄭曉亮書記:“你…你不是說他是你表弟嗎?啊?他是你表弟嗎?”

“表弟他馬勒戈壁……”廖強慢慢抬起頭死盯著鄭曉亮,幾乎是吃了他的目光死盯著他說:“……你個傻逼!我他媽怎麼培養了你這麼個大傻逼啊!愣著乾什麼?冇聽到蔣書記剛纔說半小時嗎?半小時之內交出一份百分百真實的自查報告!!”

“嘭”雙手狠砸一下桌麵:“——半小時!!快點兒!!”

當他們聽到剛纔那個年輕人是蔣書記的時候,全都愣住了!

“不可能啊!他他他!他怎麼可能是蔣震?”鄭曉亮瞬間崩潰,“他還、他還給我錢了啊!他給我錢了啊!”

“哼……哈!哈哈哈哈!”廖強瘋了似的大笑幾聲,笑得雙手都在不斷地拍著桌子:“完了完了!哈哈!你知道那錢裡有什麼嗎?蔣震給你的錢裡麵絕對有跟蹤器,你把錢放在你的小金庫裡了吧?哈哈!你完蛋了我告訴你!你現在要他媽的想活命,就聽蔣震的安排,給他一份長白市百分百真實的自查報告!告訴你,現在就是要搞人,你要想活命就得搞人……”

“搞我?”於濤董事長如夢方醒,雙手來回戳著自己的心口窩子,一臉不可思議地說:“蔣震這是來搞我的?他這是來搞我的啊!我給趙書記打電話!我給趙來堂副書記打電話!!”

“你打什麼電話!?”廖強怒吼一聲!

廖強怎麼敢讓他給趙來堂打電話?

廖強心裡非常清楚自己已經敗了!

他非常清楚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全力輔佐蔣震!

自己要乾的,就是給蔣震鋪路!給蔣震搭台!給蔣震當槍使啊!

他知道於濤董事長完蛋了……

這次的事件裡麵,必須要有人完蛋,必須要有人來背鍋!

雖然於濤是比鄭曉亮這個正處級還要高的副廳,但是,他是大風鋼鐵城的負責人啊!

他是一把手啊!

這事兒不讓他負責讓誰負責?

“我告訴你於濤,彆說趙來堂副書記,就是郭為民書記來了都不好使!你們根本不知道這個蔣震的厲害!你們一點認知都冇有!”廖強說著,當即起身,冷盯王剛一眼:“王部長,愣著乾什麼?回去寫報告啊!!”

“你說你!你說你怎麼不早告訴我們啊?”於濤董事長看著廖強的強勢,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危險,畢竟今天中午廖強就差冇把鋼鐵城的褲頭拔下來給蔣震看了啊!

“我敢嗎?啊!?你以為我冇有把柄在蔣震手上嗎?告訴你們……現在是求著蔣震保命的時候啊!法不責眾,咱們做好表率之後,其他縣市區他們就冇有表態的嗎?我們要說得嚴重點,讓所有縣市區意識到這次是動真格的!現在隻有把蔣震的權威立起來、把蔣書記安排的事情做好了才能保命!懂了嗎?啊!?你聽懂了嗎?”

“懂了!我怎麼會聽不懂呢!可是,可是這是找死啊……”於濤說著,再次一屁股蹲回了座位上,掩麵說:“怎麼會這樣?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啊!怎麼會這樣啊!!”

“現在已經兩點零五分!還不快點兒!!”廖強激動地說。

現在,他早已冇有當初的強勢,也可以說他現在所表現出來的所有強勢都是無奈!

幾人被廖強火急火燎地帶去辦公室之後,當即開始書寫大風鋼鐵城的真實情況。

於濤是越寫越心慌!

寫到後麵就跟做筆錄似的,痛哭流涕啊!

“這報告要是發出去,我還有什麼臉見人啊!這份報告交給中央調查組的話,我是會被判刑的啊!不能發…真的!廖市長,你這是逼我啊!”於濤看著草稿,眼淚狂飆啊!

“這是不是真的?啊?”廖強指著百分之九十真材實料的報告,蹙緊雙眉看著於濤說:“這裡麵不光有你的親戚,也有我的親戚,也有趙來堂書記的親戚!但是,咱們不會提及姓名,隻是說明這些情況而已!法不責眾,我們交代事實就是了!”

“……”於濤聽後,再次流下淚水。

廖強轉頭看了眼牆上的鐘表,已經是下午兩點四十五了。

“走吧!去樓下!”廖強說著,趕忙帶著於濤和鄭書記下樓。

——

來到樓下的時候,他們都驚呆了。

也瞬間明白蔣震為什麼要在樓前這個廣場上開會了!

在廣場中間靠前的位置站著來自市委市政府以及十四個縣市區的領導,而廣場的後麵則停放著數十輛警車,最重要的是在廣場的東側!

在廣場東側,蹲著三百多號人啊。

是雙手抱頭蹲著,不是站著……

那些麵孔之中,有他熟悉的,也有陌生的。

但是,不管是認識還是不認識,在場的所有人心裡都清楚,那烏壓壓蹲著的一片人,都是長白市的黑社會成員!

“蔣書記呢?”廖強走下台階後,站到市委副書記秦來昌麵前問。

“不知道……”秦來昌也是一臉不解,“隻說是開會,並冇有說什麼事兒。”

“穆雲山呢?”廖強擔心蔣震會像上一次一樣開會的時候抓人,內心異常擔心!

“穆書記在上麵的接待室跟蔣書記討論工作!”秦來昌說著拿出手機給蔣震打過電話去:“蔣書記,廖市長過來了,咱們可以開始了吧?……哦,好的。”

廖強聽到蔣震在上麵跟穆雲山聊天之後,臉上血色全無。

旁邊的於濤董事長和鄭曉亮書記聽後,更是感覺低血糖似的有些站不住了啊!

“廖市長……”於濤怎會不知道穆雲山是乾什麼的,眼含熱淚看著廖市長說:“要不,還是念第一份吧?受不了啊!真…真受不了了啊!”

站在不遠處的各縣市區領導乾部都認識於濤啊!

看到於濤那狀態,都是不解!

但是,當他們轉頭看向廣場另一邊蹲著抱頭的那烏壓壓一片黑社會分子的時候,又似乎理解了一些什麼。

“噠噠噠噠”的皮鞋踏地聲從大廳裡麵傳出來,鄭曉亮等人當即看過去。

看到蔣震此刻穿著一身西裝在穆雲山等人的陪伴下走出大廳門口的時候,他們的心,當真是碎了一地啊……

“他…他真是市委書記啊……”鄭曉亮書記絕望地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