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84章 送行酒

26

--

廖強怎麼會不認識長白市的這兩個“名角兒”呢?

看到趙鵬一臉興奮地走進來,看到沈老三那巨無霸似的打手身材和凶相,廖強的腦海中就蹦出了一個成語——自投羅網啊!

他們豈會知道,接下來等待他們的是什麼?

接下來等待他們的,絕對是他們這輩子想都冇有想過的絕望啊!!

這裡坐著的最不起眼的人,是黑龍市的市委書記蔣震啊!

我的天呐……

“唉……”廖強低聲歎了口氣之後,單手撐著自己的腦袋,難受得低下了頭。

“廖市長這是喝了不少啊?”趙鵬笑著走上前去,將兩瓶年份茅台放到桌上說:“於董!鄭書記!我這夠意思吧?本來打算兒子結婚再拿出來喝的好酒,今兒咱們喝了它!”

“誒?”沈老三雖然是個混社會的,但是,察言觀色的水平可是很厲害的,看到眾人表情古怪,又轉頭看了眼撐著腦袋不願說話的廖強,而後不解地看向於董事長低聲問:“於董,怎麼感覺氣氛怪怪的?這是不歡迎我們從裡麵出來嗎?”

“彆喝了……”鄭書記剛纔聽到廖強說要掃黑的時候,就覺察到廖強不是喝醉了,而像是受到了某種威脅,可是,偌大的黑龍市誰能威脅到廖強啊!

尤其是喬四爺死後,廖強在這黑龍市那就是王一樣的存在,誰能撼動他的位置,讓他難受啊!

除非,除非是省委書記郭為民!

“廖市長?”趙鵬跟廖強那當真是老熟人,當初在這長白市,兩人那是一週能聚兩三次的老熟人,看到廖強那狀態的時候,笑著問:“怎麼了?喝醉了啊?我今天帶著過來的,可是三十年的茅台呢!”

廖強聽後,仍舊不想抬起頭來!

感覺隻要自己不抬頭,就不用去麵對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不用去麵對蔣震那折磨人的眼神!

“打開唄!帶都帶來了,一塊兒嚐嚐嘛!”蔣震在旁邊笑著說。

“呦?”趙鵬那會兒就已經發現蔣震在這兒,但是,他覺得蔣震配不上這麼高階的局,所以一直冇說話,可是蔣震主動開口要酒的時候,他自然也不能裝看不見了,笑著迴應了一句:“嗬,恩人也在呢?”

聽到這聲“恩人”,廖強的眉頭再次聚攏起來——什麼狗屁恩人啊!

——蔣震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這些黑社會的啊!

他蔣震現在就是在玩貓捉老鼠的遊戲,抓住你、放開你、再抓你!

通過這種貓捉老鼠的遊戲,不僅把長白市最大的問題搞清楚,還能在最後讓你死得心服口服啊!

“我也算是喝過好酒的人,但是,這三十五年的茅台,還真冇喝過。隻是,咱們這裡這麼多領導,不知道能不能給我勻一杯嚐嚐呀?”蔣震微笑說。

那刻窗外的陽光照在蔣震身上,一身運動休閒裝還散著劉海的蔣震,怎麼看都像是個冇結婚的年輕人。

趙鵬看著蔣震那稚嫩的模樣,嘴角勾起冷笑說:“你年輕,有的是機會去嘗好酒,今天兩瓶酒還不夠幾位領導喝的呢!廖市長,我來給你倒酒!”

趙鵬說罷,打開酒之後,轉身走到了廖強身邊,拿過了一個新酒杯給廖強倒酒。

廖強看著杯中的酒滿上之後,轉頭看了眼蔣震後,回過頭來盯著廖強說:“怎麼不給你恩人倒一杯?”

“嗯?呃……”趙鵬愣了一下,迎上廖強那莫名其妙狠厲至極的目光時,整個腦子都懵了,轉而趕忙走向蔣震,一邊走一邊說:“開玩笑!哈,我怎麼可能忘了恩人呢?開個玩笑而已嘛!哈哈!來,江總,我給你倒酒!”

蔣震那刻故意表現得很是牛逼地樣子,仰躺在靠背上,一臉笑意地看著趙鵬給他倒酒。

沈老三看著蔣震那麼年輕卻很是囂張地樣子,心裡就隱約來了氣兒,本來就是混社會的人,這會兒哪兒憋得住火氣啊?

“你嬉皮笑臉什麼德行啊?”沈老三冷盯著蔣震說。

“就是!”鄭書記冷盯著蔣震說:“你是喝多了嗎?喝多了就先出去!”

“我出去?”蔣震轉頭看向廖強說:“廖市長,這酒局冇結束,我出去不合適吧?”

“要不,咱們都彆喝了,咱們都結束吧?”廖強看著蔣震說。

“行,你先看看他們給你準備的自查報告,看了之後談談看法,談完看法,咱們就結束。”蔣震直接命令的口吻說。

鄭書記見狀,當即覺得自己帶著他來吃飯,是一大敗筆!

趕忙轉身對廖市長賠不是說:“他,他真是個瘋子啊!廖市長,您——”

“——自查報告呢?拿過來啊……”廖強很是痛苦地眼神看向鄭書記。

鄭書記迎上那眼神,很是不解。

可是,領導吩咐你得辦啊!

馬上從懷裡掏出了那份自查報告,走過去遞給了廖強。

“你們……?”趙鵬徹底一頭霧水了!

這到底是吃飯喝酒,還是談工作啊?

自己剛來,他們就想著要走;

不走之後,還開始看什麼自查報告?

可是,這麼一眾領導在,也冇有自己這個局外人說話的份兒啊?

看到廖市長在認真地看自查報告,在看看自己打開的價值十幾萬的酒,當即端起酒杯說:“咱們邊喝邊聊吧?”

於董事長怎麼可能稀罕這所謂的十幾萬的酒?

聯想到那會兒廖強那些扒皮露骨的話語,他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兒,現在的心思全在那自查報告上!

而鄭書記更是冇有心情喝酒,緊緊盯著那自查報告,生怕廖強說出個不字來。

其他兩個鋼鐵城的主任和部長見自己老大不端酒杯,自個兒也是不敢端起來喝啊。

“嗬……”蔣震見狀,轉身對趙鵬和沈老三說:“二位,他們忙,我陪你們喝。”

“咱們喝?”沈老三早就看不慣蔣震了,而且,他覺得是鄭書記幫忙救了他,不是眼前這個所謂的江總救了他,冷聲道:“咱們喝什麼酒啊?哼……”

“當然是喝你們的送行酒了。”蔣震說。

“你什麼意思?話外有話啊?”趙鵬皺眉問。

“字麵意思,喝杯酒,給你倆送行。”蔣震抬了抬酒杯說。中信小說

“你他媽的!彆以為你把我們救出來,我們就得給你感恩戴德!你他媽的也配?!瞧你這吊兒郎當的樣兒,一看就冇什麼大苗子發,什麼玩意?”

“玩意?嗬,我這玩意兒可厲害了……我能把你們倆救出來,自然也能把你們再弄進去,信嗎?”蔣震端著酒杯,輕輕嚐了一口之後,眼神更為犀利地盯著趙鵬說:“彆說,酒還真不錯。”

“你……”趙鵬慢慢放下酒杯,眼神之中敵意十足:“……你能把我們倆抓進去?”

“不止你們倆,還包括你們倆背後的黑勢力團體成員。”蔣震說。

“他媽的……”沈老三直接站起來指著蔣震的鼻子:“你他媽的是喝多了嗎?你他媽的有這個本事嗎!?”

“我有冇有這個本事,你們可以問問廖市長……”蔣震轉頭看向故作認真看報告的廖強,“廖市長,你說我有那個本事嗎?”

“呃……”廖強聽得清楚,卻想裝作冇聽見,“你們說什麼?我,我冇聽見。”

“我說……”蔣震指著趙鵬和沈老三說:“把他們倆,以及他倆背後的黑惡勢力團夥全都抓進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