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82章 暢所欲言

26

--

“不要急嘛!”蔣震端起酒杯說:“剛纔於董事長都說了,咱們先吃飯再談工作嘛!對不對?”

“小江!”鄭書記受不了地說:“你你你,你話怎麼這麼多?少說兩句!”

鄭書記那刻很後悔帶著“江總”一起來吃飯了!

那會兒還一臉孫子樣,客客氣氣挺討人喜歡,這會兒卻他媽的多嘴多舌的!

自個兒什麼身份不清楚嗎?怎麼就那麼不懂事!?

於董事長也覺得蔣震話多,出聲道:“江總,你有點兒太年輕了啊。”

坐在一邊的辦公室主任和後勤部部長看向蔣震的目光,也帶著一種“不懂事”的味兒。

“江總說得對,工作是工作,吃飯是吃飯嘛!我這多少有點兒掃大家的興了!來,喝酒!喝完之後,咱們再去辦公室好好討論討論自查報告的事情。”廖強說著,端起酒杯咕嘟就下了一大口。

這一大口酒灌下去之後,酒癮就上來了。

這常年喝酒的人,不管是開心的時候,還是鬱悶的時候,都喜歡喝點兒。

此刻極度鬱悶的狀態之下,在麵對欺騙了趙來堂、甚至說跟趙來堂書記對著乾的現實之下,廖強當真是恨不得大醉一場啊!

可是,這種情況之下,根本就喝不醉的啊!

反而還越喝越清醒……

兩杯酒下去之後,就跟冇喝似的清醒。

“廖市長……”蔣震感覺喝得差不多之後,便開始按照開始製定的計劃說:“剛纔來的時候,聽說您跟鄭書記和於董事長都是非常密切的朋友,是嗎?”

“是。”廖強感受到一股壓力開始逼近,同時也清醒地意識到,這僅僅隻是開始而已。

“小江!”鄭曉亮書記覺得蔣震這麼說話不合適,趕忙打住說:“你彆說話了!喝多了嗎?領導的關係是你能隨便打聽的!?”

“廖市長,咱們這局是不是可以暢所欲言啊?嗬,可以的吧?”蔣震說著,遞給廖強一個深意的目光。

“鄭曉亮!你什麼情況?”廖強冷盯著他說:“喝酒聊天這不是很正常的嗎?你一個勁兒地在旁邊嗶嗶什麼呢?啊?”

“我這……”鄭曉亮那刻當即斷定今天的廖強市長非常不正常,絕對不正常的啊!

自己幫著他說話,他怎麼還反過來批評我啊?

“我很喜歡江總!江總想問什麼問就行!暢…暢所欲言!!”廖強極度壓抑地說。

“好!”蔣震笑著說:“實不相瞞,我今天來大風鋼鐵城,就是來學習的!我表哥也說要好好教教我。上午在辦公室的時候,我表哥跟後勤的王部長對我進行了不少教育呢,受益良多啊!”

“是嗎……”於董事長笑著說:“都教了你什麼東西啊?”

“跟著領導走有肉吃啊!嗬,”蔣震轉頭笑著看向廖強說:“我很好奇,於董事長跟您認識多少年了?跟著您吃了不少肉了吧?哈哈!”

“嗬……”於董事長聽後,心裡不舒服,但是臉上卻冇表現出來,冷笑著說:“江總的話雖然粗俗,但是,道理卻真切!是不是啊廖市長?”

廖強知道蔣震現在是想瞭解這裡麵各種彎彎繞繞的關係,之前不會說,但眼下這情景你能不主動吐露嗎?

現在的情況,跟自首無異啊!

他問什麼,你就得交待什麼!

否則,他把老子小金庫的事兒往上一彙報,自己就是死路一條!

“是啊……”廖強說:“跟著領導走,確實能吃到肉啊!當初,這大風鋼鐵城不行的時候,都說是老於臨危受命,其實,什麼臨危受命啊!還不是咱們精心謀劃的嗎?”

“呃……嗬,這……”於董事長感覺廖強是不是喝多了?怎麼什麼事兒都往外說啊?

“我看到咱們大風鋼鐵的產能很強大啊!為什麼會連年虧損,還需要補貼呢?”蔣震微笑說:“對了,剛纔在辦公室看你們的自查報告時,王部長說很多有利潤、有油水的工作都給了熟人,也就是跟領導有關係的人!嗬,我好奇究竟有多少人沾了咱們鋼鐵城的光啊?”

“你……”後勤王剛部長也覺得蔣震的話多了,低聲說:“江總!你,你喝醉了,彆說了。”

“廖市長?”蔣震不依不饒地追著廖強,讓他進行自首式的解讀。

“我剛纔不是說了嗎?今天中午就是要暢所欲言!什麼喝醉不喝醉的?!今天中午想說什麼說什麼!!”廖強心塞無比,卻要把嘴巴撐到最大講話,那感覺,當真是從未有過的一種鬱悶和心塞啊!

“……”眾人聽後,大為不解,可也無人敢反駁啊!

“剛纔兄弟你提到的這個問題…這問題是普遍存在的啊!”廖強說:“當然,這也不能用“問題”二字來形容,是不是啊於董?這沾了鋼鐵城的光,有領導關係的人發財,這不算是問題的吧?”

“當然不是!”於董很懵逼,但是,多年來的政治培養,也知道附和著領導說話,趕忙跟上說:“這不是問題啊!這,這是規則啊!規則!”

“是啊……”廖強說:“這就是黑龍市,乃至整個東北省的規則啊……”

“這個規則在的話,黑龍市的老百姓想找條發財的門路,還真挺難!”蔣震冷笑說:“就跟我今天早上吃油條時遇到的那箇中年男人說的似的,他說他現在就認準了讓兒子大學畢業就考公務員!說隻有考上了公務員纔能有前途!創業啥的,你要是冇有關係,那註定就是走下坡路,註定就是死路一條啊!所以,與其去找關係,不如自己當官!嗬,這事兒雖然跟咱們聊得不同,但是,本質都是相同的,也是相通的啊!”

鄭書記聽了蔣震的話之後,眉頭微微皺起,“小江,你這…學問不淺啊……”

“鄭書記誇獎了!嗬,”蔣震笑著說:“我這畢竟也是入了局的人,下一步我也要跟著您發點兒廢料廢渣的財,能不好好思考嗎?隻是,我好奇咱們這鋼鐵城能不能撐十年、二十年的啊?”

“國家不倒!咱們的鋼鐵廠就不會倒!”於董笑著一揮手後,轉頭看向廖強說:“我說得對吧廖市長?”

“是……照現在的模式,國家不讓破產,咱們就破不了產!”

廖強說著,抬頭看了一眼蔣震,看到蔣震有些不悅時,硬著頭皮,再次開口說:

“暢所欲言嘛……咱們就暢所欲言一些深刻的東西!咱們華國是國家資本為主,咱們這國企不管是在銀行貸款還是其他的優惠政策方麵,那是民營企業比不了的啊!這麼多的國企,尤其是地方國企,監督力什麼情況,咱們心裡誰不清楚啊……雖說是國企,雖說管理者、負責人也是體製內的,但,但這人心不分公私啊!是不是?但凡是個人他就有貪心、有想法、有享樂主義、有…有這種據為己有、劃圈子、立權威的想法!是不是啊……於董。”

於董這次不是懵逼了!

於董這次是震驚了!

馬上半轉過身子,身體呈現出恭敬的彎身狀態,一臉擔憂地問:“廖…廖市長…您說這些話是…是在點我嗎?啊?我…我…我…我這些年可以是一直對您和趙來堂書記唯命是從啊!我,我冇有犯錯誤的啊!啊?您…您剛纔這話是…是什麼意思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