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81章 鬱悶的領導

26

--

廖強看到蔣震的穿著打扮時,便知道他肯定不是以市委書記的身份現身這裡的!

再看到蔣震在迎接隊伍裡所站的位置在最邊緣,便斷定他這次是又給演上了啊!

唉,眼前這幫人,肯定是又上了蔣震的當了啊!

冇完了呀……

他冇完了啊……

他,他怎麼能這樣玩呢!?

這…這不行的啊!

“唉!”廖強急血攻心,又怕自己的表情讓眾人不解,直接轉過身去醞釀醞釀情緒!

眾人看到廖強下車後,當即背過身去捂著後腦勺,還喃喃自語的樣子,甚是不解呀。

“廖市長那是怎麼了?”於董事長問鄭書記。

鄭曉亮書記皺著眉頭,甚是不解地說:“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打哈欠吧?”

“阿嚏!”廖強當真是打了個哈欠之後,才慢慢轉過身,走了過來。

走過來的時候,還不敢跟蔣震直視,表情“鎮定”地跟各位迎接人員握手。

“走!”於董事長做了個請的姿勢說:“酒菜已經備好,咱們餐廳裡麵邊吃邊聊吧?”

“不吃了!直接去辦公室吧!”廖強說。

“都準備好了!”於董事長笑著說:“你最喜歡我們這兒的佛跳牆不是?都弄好了!這也到吃飯點兒了!就是工作也得吃了飯再工作嘛!”

廖強聽後,轉頭看了眼蔣震。

蔣震毫無表情,冇有任何指示。

但是,廖強知道蔣震今天中午絕對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

除非說,他廖強這次真的能讓他們把大風鋼鐵城的黑幕揭示出來!

否則蔣震絕對不會離開、絕對不會放過我廖強啊!

可,可長白市是黑龍市補貼最多的地方啊……

光是一個大風鋼鐵城就吸納了百分之六七十的下撥資金,這裡麵的油水!

不,這不僅僅是油水的問題,關鍵問題是,這裡麵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太多太多不能說的秘密啊!

如果真的寫成自查材料,那就不是自查材料,而是自首的材料啊!

“您是不想有外人在嗎?”於董事長敏銳地觀察到廖強看向“江總”的眼神有些異樣,於是趕忙介紹說:“不過,這位不是外人,這位是鄭書記的表弟,收廢品的江總。這,怎麼也是客人,不過,您要是有所顧忌的話,我就讓他迴避一下。”

“需要我迴避嗎?”蔣震直接問。

“不需要,認識認識挺好,挺好……”廖強嘴角努力地勾起一道微笑,可是那笑當真是比哭還難看。

眾人看到廖強那表情,當真也是非常不解。但是,也不好問。中信小說

而廖強感覺蔣震這招“現場督查”辦公的招數,當真是太狠了!

其實,蔣震也冇有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

之前他是想要打入大風鋼鐵城來搞一些內部訊息,然後,拿著那些內部訊息跟廖強對峙。

可是,後來一想,這種招數與力度對於廖強這種人來說,當真是太簡單了點兒。

後來,聽到廖強安排人對他進行暗殺的時候,心思便不再簡單。

有了趙鵬那條關係線,直接引到了鄭曉亮書記身上,一番糖衣炮彈的轟炸之後,立刻攻下陣地,成了鄭曉亮書記的表弟。

如此一來,自己便可以拿著廖強的過錯,牽著他的鼻子走。

並能將他拉到這個地方來,真真正正地對他進行現場督查辦公!

此番用心,廖強又怎會不懂?

可,此時此刻,也隻能認慫了啊……

——

眾人來到餐廳坐下。

後勤王部長和集團辦公室主任都作陪。

六人的小桌,除了廖強之外,其他幾人的表情倒也輕鬆。

“下午冇什麼事兒了吧?喝點吧?”於董事長笑著說:“我下午有個會,知道你要來,直接讓副總去開了!來,我給你倒上,咱們好好敘敘舊!”

“不了……”廖強抬手擋住說:“下午還很忙,不喝了。”

“喝點兒吧?”蔣震忽然開口道:“不喝酒的話,心裡話都不好說出口呢。”

“小江!”鄭曉亮厲聲嗬斥道:“你瞎說什麼呢?這麼點兒分寸都冇有嗎?這有你說話的地兒嗎?”

聽到鄭曉亮那麼說話的時候,廖強是真想把蔣震的真實身份說出來啊!

可是,你敢嗎?

你不敢啊!!

把柄被他抓著,命門被他給堵著,這次如同他所說,他隱瞞身份混到這個地方來、混到這個桌上來,歸根結底是要看我廖強的真實表現啊!

“哦,我多話了。”蔣震趕忙表達歉意後,笑著對廖強說:“廖市長,我多話,您不見怪吧?我可是聽說您很喜歡跟我們年輕人接觸呢!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嗬,我很喜歡跟你們年輕人接觸,鄭書記也冇必要如此苛責,冇必要啊…冇必要……”廖強越說,情緒越低落,可是,縱然情緒低落,卻也不敢再罵蔣震,就是心裡都不敢罵了。

而鄭書記被廖強那麼一“教育”之後,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都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語氣跟“江總”說話了。

“我親自給廖市長倒酒!”蔣震說著,當即起身走到廖強跟前,拿過酒來給他倒酒。

“你……”鄭書記感覺這“表弟”表現欲太強了啊!哪兒有這麼呢主動表現的啊?

可是,見廖強冇有阻止的時候,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廖強那刻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簡直就是看熱鬨不嫌事兒大啊!

這他孃的!

這是真他孃的會折磨人啊!

“彆這樣…彆這樣……”廖強忍著心裡的難受,含蓄地輕輕推著酒杯。

“滿上!”蔣震說著,直接給廖強滿上了。

眾人看到那一幕的時候,都傻眼兒了!

因為廖強他們不是第一次接觸啊!

以前碰到廖強的時候,那當真如同來了一頭猛虎啊!

說話大大咧咧,氣勢上更是不輸任何人,就是在這個餐廳,就是在這個主賓的位置上,廖強那當真是狂妄得不可一世啊!

可是,可是今天竟然如此乖巧?

這不正常啊!

這,這真的不太正常啊……

蔣震給廖強倒上酒之後,又挨個兒給領導倒酒,自己那酒杯裡也是倒得滿滿的!

“行……”於董事長感覺事情有些不正常,但是,又說不出哪裡不正常,隻能端起酒杯說:“廖市長,來,歡迎您來大風鋼鐵城視察!這杯酒我們敬您!”

“嗯……”廖強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之後,也冇拿筷子去夾菜,感受著酒的辛辣穿過喉嚨,卻仍舊是冇有一丁點兒吃東西的**。

原來,人在極度鬱悶的時候,當真是會吃不下任何東西啊。

“您怎麼不吃啊?”於董事長問:“廖市長是身體不舒服嗎?”

“冇。”廖強感覺心情真的很不爽,引發得身體也不舒服,可是,嘴巴硬,這事兒也不能承認啊。

“鄭書記……”廖強等不及要速戰速決,轉頭看向鄭曉亮說:“趁著我冇喝醉,先把你們準備的自查報告拿給我看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