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80章 原來是這個意思

26

--

廖強聽到蔣震查到了自己的小金庫並準確說出自己金庫位置的時候,腦子在瞬間空白之後,又快速清醒過來!

“我之所以對你钜額財產進行秘密清查,就是想要給你個反省的機會……”

蔣震站在天台上,目光冷冷地掠過長白市的土地,看著車上來來往往的車輛,低聲道:

“……十四個副縣長,一個副市長,這麼多的公職人員落馬,這已經形成了塌方式的**。算算時間,我蔣震任職市委書記還不到一週吧?這麼短的時間裡,你要是再出事的話,怕是整個黑龍市都得亂套。我就是為了防止官場執行力失靈,所以纔對你的贓款進行秘密執行的。當然,如果你冥頑不靈,我還可以用其他的違法證據來給你定罪。”

聽到蔣震還有其他證據的時候,廖強整顆心臟都要崩潰了!

“你……”廖強腦海中不斷地組織語言,可是,任憑你怎麼去反駁都是無力迴天了啊!

他自己非常清楚那小金庫裡麵藏著多少東西!

他想要告訴蔣震說,可以跟他平攤,可以跟他共同分享,可是,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之後,就被他自己給否定了。

他知道蔣震的品性,更知道蔣震不是那種可以跟他同流合汙的人。

蔣震現在要的應該是自己的“乖巧懂事”吧?

倘若自己能夠聽話,蔣震便不至於將我搞死……

“我,我聽你的……”廖強直接坦白說:“我知道了!我明白了!我知道你是想讓我聽你指揮,我聽,你指哪兒我打哪兒!你讓我怎麼打我就怎麼打!”

“好,”蔣震就是喜歡這個答案,嘴角勾著淡漠的冷笑說:“趙來堂副書記離開黑龍了嗎?”

“今天上午剛走!”廖強覺得這個回答太膚淺,趕忙加深說:“趙來堂想要駁斥你

他還給幾個比較忠於他的市委常委單獨打過電話,說要以我為中心,對抗你製定的自查方案!”

嗬……

蔣震聽到廖強這麼說的時候就比較滿意了。

這證明,廖強當真是妥協了啊。

“嗯,那現在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嗎?”蔣震問。

“自查的事情嗎?”廖強趕忙說:“我絕對會一五一十,將最最真實的情況呈現給您!絕對讓您滿意。”

“好,那中午的時候,我看你表現……”

“中午!?中——”廖強聽到電話中嘟的一聲,看著掛斷電話的螢幕,自言自語道:“什麼意思?中午是什麼意思啊?難道他跟蹤著我,知道我今天中午去長白市?”

來不及想這些,他拿起手機,直接給剛剛去過的幾個縣市區打電話,要求他們將各自最真實的情況彙報上來!

“廖市長!這……這不行啊!這,這這這,這要是真上報上去的話,是會死人的啊!涉黑的啊!這這這這,這裡麵的情況您是知道的啊!”

廖強聽後,激動地大聲道:“我告訴你!我隻跟你說一遍!我們所有人都被蔣震給抓住把柄了,你們要是不想進大牢,現在就必須要聽蔣震的安排!黑社會怕什麼?搞進去就是了!現在都這麼關鍵的時刻了,我們隻需要考慮我們自身的利益!所有的涉黑人員,以他們黑老大為中心,突擊審查!都他媽的土生土上的本地黑幫,你們想查他們的犯罪資料很難嗎?啊?查!抓!然後,再重新寫一份自查報告!深刻的!自查報告如果不深刻,我就讓你進大牢裡麵去寫一份更深刻的!聽懂了嗎?!”

廖強的司機在前麵開著車時,雙手都隱隱發抖,他從來冇有見廖強像今天這樣激動過啊!

也從來冇有見廖強自己打臉打得這麼快過!

昨天的時候,還親眼見他訓斥縣委書記訓斥得跟條狗似的,讓他們不要怕蔣震,不要擔心蔣震會查到他們頭上來。

結果,剛剛過去半天,就立刻變卦,讓他們狠狠地自查。

不僅要自查下撥資金使用情況,還要讓他們藉著這次市裡掃黑的名義,加大掃黑力度!

這他孃的根本就不是變卦的事兒了!

這是要妥妥地向蔣震靠攏,要妥妥地給蔣震當狗啊!

“喂,是我!廖強!”廖強給禹城縣縣委書記打電話說:“時間有限,本來今天下午是要去你那邊看報告的,臨時有事就不去了!……記住,自查報告的事情……不是!你聽我說!改了!必須要照著真實數據給我查!你們縣享受到的資金補助並不多,但是,具體用在了什麼地方,你心裡很清楚!我心裡也很清楚!據實彙報懂嗎?如果你敢忽悠我,弄出一些百分之二三十的真實數據來忽悠我的話,我馬上給蔣書記彙報,讓他安排紀委工作人員好好審審你!……對!認真點兒!要絕對絕對真實的數據!”

掛斷電話之後,廖強感覺自己都快要崩潰了!

可是,真正讓他崩潰的還是蔣震啊……

他忽然感覺慶龍突然被抓,也是蔣震刻意安排的,他絕對是知道自己安排慶龍對他謀殺的事情了。

否則,昨天晚上不會一次性抓走慶龍那一大幫人啊!

“嗡嗡嗡”手機忽然響起。

看到是趙來堂書記打過來的電話時,廖強是一萬個不想接電話啊!

可是,可是你冇有理由不接電話啊!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到廖強那都快哭出來的表情時,心頭一酸,眼睛都跟著濕潤了。

自己這老大,什麼時候這麼悲催過?

難道真的是大勢已去嗎?

自己開了這麼多年車,未來還有希望嗎?

廖市長要是落馬的話,自己還有個屁的未來啊!

想到這些,司機都忍不住抹了把眼淚……

“喂,趙書記……”廖強還是有些政治素養的,接電話時的聲音冇有顯現出異樣。

“都安排好了嗎?”趙來堂問。

“安排好了……”廖強說:“按照您的指示,跑了兩個縣市區,還有一個禹城縣涉及的下撥資金隻有幾千萬,我就口頭說了說,現在我正在去長白市的路上,長白市是資金消耗最大的縣市區,我得盯緊點兒!”

司機聽到廖強的話之後,便知道廖強現在對趙來堂書記是“陽奉陰違”了。

表麵上是聽趙書記的話,背地裡卻已經開始朝著反方向、朝著蔣震書記的方向使勁了。

想來,他也隻能如此辦了啊……

這時候要是跟趙書記說實話,那是會對蔣震形成壓力的。

蔣震有了壓力,那後果可是會算到他廖強頭上的啊!

唉,廖市長,您真是辛苦了!

“很好,我這剛來省府,我這就上去找郭為民書記談談!簡直瞎胡鬨嘛!哪有把自己傷疤露出來給彆人看的?這個蔣震就是他孃的胡來!長白市那邊給我盯緊點兒!那麼大的下撥資金縣,尤其是大風鋼鐵城那邊,一定要給我處理好!不能出差錯!知道嗎?”

“好好好……”廖強趕忙應聲。

掛斷電話之後,那張臉像是瞬間蒼老了好幾歲。

“喬四啊喬四……”廖強仰躺到車座靠背上,閉著眼喊了幾聲喬四爺的名字。

隻是,司機不知道廖強呢喃的這幾聲“喬四”到底是何含義,到底是想念他,還是感歎他?

應該是感歎吧?

感歎喬四死得穩準狠,死得爽快啊……

瞧瞧此刻的他,感覺現在的廖市長當真是生不如死啊。

當車輛駛進大風鋼鐵城,當廖強從車上下來,當他看到一身運動服的蔣震站在迎接隊伍內時,那已經不能用生不如死來形容當下的心情了啊!

那會兒電話裡說的——看你中午表現——原來是這個意思啊我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