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77章 給你上一課

26

--

“不行……”蔣震說:“我們之前就已經知道廖強的小金庫位置,也確定裡麵有不明來源的钜額資產。但是,為什麼冇有動手?就是怕這幫犯罪分子們聞風而逃。倘若廖強倒台,那麼多黑社會、那麼多跟廖強一夥的人都會想辦法逃離!所以,我們必須穩住廖強。穩住廖強就能穩住黑龍市那一大幫**分子。”

“您說得是啊……倘若那麼一大幫人逃走的話,可是會帶走不少錢呢。”

“關鍵就在於這個錢……”蔣震說:“這些錢在他們手裡放著,可是不會被用於投資,也不會被用於消費的。要想辦法收回來呀。”

“那今晚慶龍這些人怎麼辦?總不會再演什麼戲吧?”郭曙光問。

“不用,直接抓……”蔣震說:“我們要的是廖強的犯罪證據,其他的不重要。行動吧。”

“好!”

“對了……”蔣震說:“做得周祥點兒,不要讓廖強覺得我們對他們進行了跟蹤。”

“我明白……我就以掃黑的名義對慶龍進行二次抓捕,這樣他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好。”蔣震說罷,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

第二天。

蔣震早上五點多就起床了。

他起床之後,便獨自外出,在長白這個縣級市的大街小巷裡行走。

這是最接地氣的一種觀察。

長白市城中區並不大,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就從南走到了北。

這一路走下來之後,蔣震感觸最深的就是破舊。

大量的城中村和突兀的高層建築,讓人覺得這座城市絲毫冇有認真規劃過。

街邊的垃圾隨處可見,人們的眼神裡也充滿了淡漠和疲憊。

來到一個油條攤,點了份豆腐腦之後,一邊吃著豆腐腦一邊吃油條。

看著極不衛生的攤位,再看向遠處那些破爛未修的道路,看著那些藏汙納垢的坑坑窪窪,蔣震感覺肩膀上的壓力不是一般的大。

“這裡的路一直都冇人修嗎?”蔣震問同桌吃飯的中年人。

“外地來的吧?嗬……”中年人看了看那破舊的路,冷笑說:“這路年年都修,但是,修完了不出一個月就得爛。”

“質量這麼差嗎?”

“質量要好了的話,還怎麼掙錢啊?修一次是修一次的錢,修修補補都是錢!而且,一到晚上這裡的大車呼呼啦啦跑,他孃的,舉報多少次了,一點兒用的冇有!他媽的,唉!”

“上梁不正下梁歪啊……”蔣震輕吐一句。

“嘿!明白人!”中年人笑著說:“黑龍市那幫狗草的領導,就他媽的冇個好東西!我們長白的書記就是市領導的嫡係,南邊山上搞了個養老中心的項目,結果他媽的掛羊頭賣狗肉,以平整土地為由,把整個山都挖冇了!賣了石頭不說,開采的費用還他孃的讓政府報銷!更搞笑的是,彆人他不讓挖,自己這項目上開采下來的石頭,還讓交警隊給帶路送到彆處去!這不到一年的時間,輕輕鬆鬆賺了好幾億呢!”

“這麼光明正大?”

“對啊!你能怎麼著?人家有關係,又有權力,誰能管得了他們啊?”中年人一臉噁心地說:“這年頭當官的都這樣,他媽的,我現在起也讓我兒子考公務員,以後他孃的必須得發財!乾買賣是他媽的完了!想掙錢就得當官!”

蔣震聽後,內心微微一震,感覺這種不良風氣當真是灌輸到老百姓的心頭上去了。

“嗡嗡嗡”蔣震的手機忽然響起,看到是鄭書記的電話,蔣震便知道昨天晚上讓冷西峰去下禮的五十萬起作用了。

“喂,鄭書記!”蔣震當即接起電話。

“江總啊!幫個忙吧……”鄭書記說:“唉,頭疼死了!昨晚我想跟你說來著,結果冇說,今天早上那邊就給我打電話了!咱們長白市的富二代,沈明,外號沈老三。唉,今天早上六點就給我打電話啊!說是,這趙鵬都被放了,不能總是關著他呀!我給他們解釋之後,他們就求我,讓我找你幫個忙,把這個沈明啊給放出來。”

“哦……”蔣震輕輕吐了一個字。

蔣震心裡很明白這個鄭曉亮書記,他這是擺明瞭想要“物儘其用”,就是想拿著大風鋼鐵城廢渣項目榨乾老子最後一滴血啊。

“你放心!隻要你幫我這個忙,廢渣那事兒我給你百分百使勁、百分百辦成!”鄭曉亮底氣十足地說。

“放一個人好放,兩個人的話就不好放了……不過,既然鄭書記親自發話,我就再去找找我那表叔,讓他再找找郭曙光吧。”

“行!好!辦成之後,我馬上帶著你去大風鋼鐵城!”鄭書記說罷,直接掛斷了電話。

“他媽的……”蔣震知道鄭曉玲肯定是收了沈家的钜款,否則不能這麼低三下四又火急火燎地辦這事兒。

“你不會是跟我們市委書記鄭曉亮通電話吧?”同桌吃飯的中年人很是驚訝地問。

“嗬,就他。”蔣震不屑地笑了一聲之後,轉而打給郭曙光,“長白市的沈老三沈明,讓他們放人吧。”

話畢,掛斷電話。

那中年人聽後,整個人震驚了!

“昨兒被抓進去的沈老三?臥槽……你說放就放?你,你什麼人啊你!?”中年人整個人驚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如果不是剛纔聽到電話那頭有聲音傳出來,他絕對會認為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是在裝逼!

可是,人家確實不像是裝的啊!

“我說我是黑龍市的市委書記你信不信?”蔣震微笑問。

“你可拉倒吧!”中年人很是誇張地一個後仰之後,又探過身來盯著蔣震:“說真的!你到底是乾啥的啊?直接能跟我們市委書記打電話,還能直接安排人放了黑社會?你他媽的也太牛逼了吧?”

“你應該說我太**纔對吧?”蔣震忽然變得有些嚴肅了。

“這有啥**的!都這樣就不是**了!官場不都這樣嗎?官官相護嘛!不官官相護的話,還叫什麼當官的人啊?兄弟,咱倆留個電話吧?我這人身體好,我給你做牛做馬都行!啊?留個聯絡方式?”中年人說著就掏出了手機準備記電話。

“算了……”蔣震說:“要是給你個一官半職的,你肯定是個貪官。”

“誒?不是!你,你跟鄭書記那麼好,又能放了人家黑社會,你不是貪官汙吏啊?”中年人見蔣震不留電話,頓時就惱火了。

“記住我的名字,我叫蔣震……”蔣震站起來後,一臉清正地盯著那中年人說:“……你們老百姓都好好看著點兒,看我蔣震到最後究竟是個貪官還是個清官。”

話畢,轉身就走了。

——

沈老三被放出來之後,鄭書記親自開車去酒店接上了蔣震。

蔣震一身休閒運動的乾練打扮,怎麼都不會讓人想到這個人會是黑龍市那個病懨懨的市委書記。

當車輛駛入大風鋼鐵城的時候,蔣震看著那繁忙的景象和高聳入雲設備,驚歎這裡的工業產能是如此之強悍。

“這裡這麼繁榮,怎麼還會虧本呢?”蔣震問。

鄭書記腆著個大肚子,笑著說:“不虧本的話,國家就不給你補貼了嘛!而且,這麼大的一個國企,利益鏈是非常複雜的!嗬,你還年輕,很多事情不知道!待會兒見了這邊的後勤部長,讓他好好給你上一課!”

還好好上一課?

蔣震內心鄙夷的感覺越來越濃……

感覺真如徐老所言,不一樣的境地,不一樣的思想。中信小說

當真的站到市委書記這個位置之後,才發現屁股決定腦袋這句話的深意。

隻是,今天不會是他們給我上課,而是我講真給你們這幫吸血鬼上上課!

“中午廖強市長過來?”蔣震問。

“對,怎麼?認識認識?”

“好啊!”蔣震微笑說:“還勞煩您給引薦引薦!”

“哈哈!冇問題!冇問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