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75章 靠您引薦

26

--

郭曙光給長白市公安局局長打過電話之後,趙鵬馬上就被放出來了。

趙鵬放出來,長白市的公安局局長崔誌全當真是鬆了一口氣啊。

要知道,趙鵬現在不僅是長白市的黑老大,還是長白市的富商。

且不論他的那些政界關係,就是手底下的小弟都能要他半條命呢。

現在放出來之後,對於他來說,自然是皆大歡喜的事情。

趙鵬出來的第一時間就給狼眼打過了電話去,確定是所謂的“江總”救了他之後,便表示親自過去一趟致謝。

狼眼得知老大出來之後,那是一個勁兒地給蔣震敬酒。

旁邊的馮光海副局長立馬也轉變態度,得知“江總”的能耐之後,也是主動端起酒杯來跟蔣震喝酒。

“真冇想到啊!真冇想到啊!你這本事能通天了啊!要是讓其他幾個被抓進去的老黑知道你的能耐,他們肯定都要過來找你的啊!哈哈!來,這杯酒我敬你!”馮光海副局長說著,一口乾掉了杯中的酒,馬上重新斟滿說:“你白酒我啤酒,我再乾一杯!敬你!”

狼眼看到馮光海那舔狗的嘴臉,內心噁心至極,今晚為了撈趙鵬,給了他十萬塊錢,現在人救出來之後,那錢肯定要打水漂了。

大約隻是十來分鐘的時間,趙鵬就趕到了大排檔。

趙鵬一來,眾人都起身迎接,趙鵬跟蔣震握了握手之後,邀請道:“這個地方不像樣子,走,我帶你去我的酒店,咱們好好敘一敘!”

“好好好!”蔣震笑著跟趙鵬握手說。

“走!”趙鵬拉著蔣震的手就走出了大排檔。

冷西峰等人也在狼眼的邀請之下,一起前往趙鵬在長白市的高檔酒店。

來到酒店時,蔣震發現酒店門口停著好幾輛小號車,這些0002、0003的車牌號,自然都是長白市市委市政府的車。

“還有政府的人嗎?”蔣震問。

“江總你不是要來做生意嗎?嗬,我趙鵬有仇當場就報,有恩的時候,更是能當場報答就當場報答!我聽小狼說你想要來長白市做生意,嗬,在長白市做生意不認識當地政府的人的話,你還乾什麼生意?嗬,今晚長白市市委書記、市長我全都引薦給你認識認識!”

蔣震一聽,當即覺得上次開全體大會冇有摘下口罩來是明智之舉。

要是上次開會摘下口罩,這會吃飯的話,他們肯定會認出我來。那樣的話,這頓飯還怎麼吃了?

“來,進!”趙鵬很是客氣地把蔣震讓進了房間。

房間內坐著幾個還算熟悉的麵孔。

白天開會的時候雖然隻是一麵之緣,但蔣震的記憶力不錯,對他們都有印象。

“鄭書記!”趙鵬走到市委書記鄭曉亮跟前,介紹說:“這位就是江總!就是他聯絡了省廳的關係把我弄出來的!他媽的,市裡真他孃的能亂搞!瞎胡鬨嘛!”

鄭書記走到蔣震麵前,握了握蔣震的手說:“電話裡聽趙總說過了,嗬,你這麼號人物來長白市投資,我們是非常歡迎的啊!嗬嗬,來,坐坐坐,我們坐下聊。”

“好……”蔣震落座之後,自然少不了一套敬酒寒暄。

兩杯酒下去,眾人有了微微醉意之後,蔣震便開始了試探性地進攻。

自己來長白市可不是來跟他們喝酒的,而是要最大限度地發掘這邊的秘密。

“鄭書記……”蔣震端起酒杯走到鄭曉亮跟前,輕輕碰杯後,低聲問:“剛纔您說明天帶我去大風鋼鐵城談談廢料合作的事情,我真是太感激您了!這杯酒,我敬您!”

“客氣了!”鄭曉亮慢慢起身,肥胖的身軀一看就是吃了多年的油水,轉過身來,紅撲撲的臉對著蔣震,滿口酒氣地說:“你放心,大風鋼鐵的老總我輕易不找他,但是,這個後勤的處長跟我的關係是很好!明天去了之後,我給你引薦!”

“謝謝!乾!”蔣震乾掉杯中的酒後,輕輕湊近了一點,低聲說:“那個…我聽說市裡最近組織一個什麼自查,好像涉及到了大風鋼鐵城,這…這不礙事吧?”

“什麼狗屁自查啊!”鄭曉亮大手一揮說:“他媽的,提起這事兒就煩!”

“誒?”趙鵬在鄭曉亮旁邊聽到談話內容之後,轉頭問:“鄭書記,聽說這個新來的市委書記挺狠啊?上來就帶走了十四個副縣長去審問?要不是省裡強壓著這事兒冇曝光,咱們黑龍市這次肯定都上頭條了!”

“草他孃的!”鄭曉亮一屁股坐下之後,滿臉憤怒說:“病秧子一個,還他媽的牛起來了!真是的……這個蔣震,就是欠操!剛來黑龍市就這麼樹敵,你等著看他後麵怎麼收場吧!就咱們這些縣市區的領導,哪個不是兢兢業業地乾工作!他呢?上來就這麼宰人,操他媽的!我們都撂攤子不乾的話,你看他蔣震怎麼收場!還自查?我查他媽了個比我操!”

旁邊的王市長聽後,趕忙給鄭曉亮遞了個眼色說:“鄭書記,隔牆有耳,咱們還是…還是不要說得那麼露骨得好。”

“去他媽的!”鄭曉亮也是有醉意了,猛地一揮手後,拍著桌子說:“我還真他孃的就是不吃蔣震那一套!聽說那蔣震也就三十出頭,嗬,真他孃的初生牛犢不怕虎呢!可是,牛犢子就是牛犢子,老虎就是老虎,咱這東北虎想吃這個牛犢子的時候,還不是說吃就吃嗎!?哼,今天白天開會的時候,確實震著老子了,但是,今天晚上通過趙鵬趙總這件事,我就知道他蔣震就是個嘴炮!那個新來的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郭曙光,也他孃的是個貪官!要不然,他們能這麼快就放了趙總?哼,這就是扯淡!”

“這句話說得倒是在理……”王市長顯然是長時間被鄭曉亮給壓製,說話時的狀態就跟個奴才似的,低聲附和道:“這件事情辦得確實不著調,之前趙總愛人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我也給公安那邊打過電話了,那時候還義正言辭說不行,說掃黑是要真掃,我這還擔心後麵怎麼搞這個掃黑行動呢……結果,竟然就這麼放了?”

“怎麼?我出來你還不高興呢?”趙鵬冷盯了王市長一眼。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我意思就是,就是…嗬,我意思跟鄭書記的意思一樣,不著調,這個新來的書記不著調,新換的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也不著調。”

“行了!聊這些東西乾什麼?”鄭書記端起酒杯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怕那狗東西乾什麼?咱們也是有靠山的人,他蔣震能把曹勇辦了,不稀奇……曹勇那麼狂的人,早晚出事兒!但是,他辦得了咱們的廖市長?”

“鄭書記……”王市長一臉小心地說:“我說句不中聽的,咱們也得小心點才行啊!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咱們被市紀委帶走的副市長叢浩到底會跟上級交代什麼呀!”

“叢浩能交代什麼?他就知道些皮毛而已,能交代些什麼?!”鄭書記不屑地說:“官場就是這樣,什麼東西都是一陣風而已!他蔣震想要吹,他就吹!咱們該怎麼來還是怎麼來!咱還能被他給掐了七寸?搞笑!來,迴歸主題,咱們一起跟趙總碰個杯!慶祝趙總安然無恙迴歸集體!這趙總的迴歸,就印證了老子的說法!長白市的天是明是暗、是颳風還是下雨,是咱們說了算,不是他蔣震說了算的!”

“對對對!”蔣震笑著舉杯說:“鄭書記說得好!蔣震那麼年輕,他算個什麼玩意兒!我明天能不能談下合同來,可就靠您了啊!”

“吱”的一聲,門直接被推開。

鄭書記的秘書一臉著急走進來說:“鄭書記,廖強市長來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