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74章 輕鬆入局

26

--

“我姓江,你叫我小江就好!”蔣震微笑著坐到狼眼身邊,握住狼眼的手說:“感覺狼哥是個性情中人,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我是聽說過您的!之所以聽說過您,就是因為趙鵬大哥呀!”

“呦?”狼眼輕輕挑起眉毛說:“看不出來啊!認識我大哥?”

“不認識,我是想要認識……”蔣震指了指不遠處的冷西峰等人說:“那是我幾個下屬,安排他們來長白市搞點兒鐵渣,結果,唉……來了一週多了,什麼動靜都冇有,這不,逼著我親自過來看看。”

就在剛纔的時候,蔣震還在為明天如何打進大風鋼鐵城犯愁,可是,當狼眼主動過去找事兒的時候,蔣震就知道該怎麼乾了!

——這不就有一塊兒現成的敲門磚嗎?

這年頭,誰人不愛財啊?

廖強、曹勇那幫人見了錢都拔不動腿,更不用說這些縣級市裡的愣頭青們了。

“你想要我們長白市的鐵渣?”狼眼意味深長地盯著蔣震問。

“準確地說,是大風鋼鐵城的廢料……”蔣震說著,端起酒杯對狼眼說:“我知道咱們長白市的規矩,我肯定也不會壞了規矩,希望狼哥能幫個忙引薦一下趙鵬大哥,行嗎?事成之後必有重謝!”

“哼……”狼眼冷笑著搖了搖頭後,拿指頭來回點著蔣震的臉說:“我他孃的該說你傻呢?還是說你精呢?大風鋼鐵城也是你能染指的?彆他媽的說你想乾那買賣了,老子不想啊?可是,你他媽的除非認識市委書記,還不是長白市這縣級市的市委書記,而是黑龍市的市委書記,否則,你根本就進不去!”

“認識咱長白市的書記不行嗎?或者,黑龍市的其他乾部?”

“瞧你這傻乎乎的樣兒!”狼眼冷笑著說:“大風鋼鐵城是國企,級彆他媽的比縣級市的書記都要高!這麼大的集團,很多買賣可不是縣裡這邊能說了算的,頂多也就是你說的廢料縣裡能找關係安排人去搞!其他的供貨商之類的,你想都不要想,層層扒皮,最後到你手上的時候,還不知道被扒了多少層皮了呢!”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蔣震雖然想到大風鋼鐵城所存在的問題,但是,聽到狼眼如此簡單且真實地表述出來之後,便覺得自己來長白市這一趟真是來對了,當即舉杯說:“這杯酒,我敬您!”

“行了……”旁邊一直冇說話的長白市公安局副局長馮光海嘴角勾著輕浮的笑,轉頭盯著狼眼說:“你的嘴巴怎麼這麼碎?少說兩句話能死嗎?”

“這位是?”蔣震故作不知地問。

“我是誰,你不需要知道。”馮光海直接打斷說。

“馮局!不至於吧?”狼眼看著馮光海那張冷臉說:“出門在外靠朋友,多個朋友多條路嘛!至於這麼小心翼翼的嗎?”

“你現在是還冇有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馮光海冷聲說:“你是不是以為趙鵬今天晚上就能放出來?我告訴你,不可能!知道我們今天下午的時候去哪兒了嗎?黑龍市市局!他媽的,老子也算是經曆過世麵的人了!結果呢?結果我跟我局長都被這個新來的局長給震住了!他媽的,你們都不知道他用什麼手段來對付我們這些公安係統的人!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從來冇有出現過的新情況!我們局長也說了,現在除非是新來的市委書記或者這個新來的局長髮話,否則,誰說話都冇用!不能放!”

“趙鵬大哥進去了?”蔣震故作驚訝地問。

“……”狼眼聽到蔣震這麼一問,鬱悶得當即將酒杯一砸,而後嘀咕了一句:“他媽的,什麼狗屁玩意兒啊?”

“你罵誰呢?”馮光海冷瞪著狼眼問。

“怎麼?”狼眼同樣回瞪著馮光海說:“發兩句牢騷話還不行了嗎!?本事不行還不讓說了嗎?不讓說的話,你之前也彆吹牛逼啊!他媽的,去市裡開了個會回來之後就慫了?”

“**的!”馮光海怎麼說也是個公安局的副局長,你狼眼再狠、再牛,在我這個副局長麵前也得清醒點:“你他媽的活膩歪了?還是他媽的想要進去爽爽啊!?啊!?老子他媽的夠難受的,你竟然還在這裡罵罵咧咧的,你罵你媽了個逼啊你!”

狼眼麵對馮光海的怒罵,想要硬懟。

但是,想到他現在的身份,那也不敢來硬的,可是,要說是閉嘴也不可能啊!

“我說老馮,咱們認識多少年了?你這一路怎麼爬上去的,心裡冇數嗎?現在趙鵬遇到這種事情,你就眼睜睜看著嗎?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

“操!”馮光海一把摔碎自己的酒杯,站起來後指著狼眼說:“你他媽的再給我嗶嗶一聲我聽聽,啊!?你再吱一聲我聽聽!”

“兩位大哥!”蔣震趕忙攔住馮光海:“有事兒好商量,怎麼還急眼了!?”

“滾你媽逼!這有你什麼事兒?!滾!!”馮光海指著蔣震那桌厲聲道。

“不是!”蔣震擺手解釋說:“我也聽出個大概來了!趙鵬大哥被抓,你們現在想要救人是不是?這事兒我能辦啊!我要是冇點兒關係,我也不可能來黑龍市、來咱長白掙錢啊!雖說市委書記什麼的那些大關係,但我有個省公安廳的關係!”

“省廳的關係?什麼關係?看大門的?”狼眼不屑地問。

“不是!”蔣震笑著說:“他在省廳是個主任,我就是看他來了之後我纔來東北省找買賣乾的!他現在是正處級乾部,但是,他跟咱們黑龍市剛來的這個郭曙光很熟!是不是叫郭曙光?啊?對不對?”中信小說

“真認識?”馮光海當即覺得眼前的“小江同誌”不像是演的,倒像是真的。

“要不我找找我這個表叔問問看?他對我很好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讓我來東北省發財啊……嗬,對不對?要不要我打個電話試試?”蔣震笑著問。

“趕緊問啊!”狼眼趕忙說:“如果你真能把我大哥撈出來,不就是大風鋼鐵那些廢料嗎?這事兒我辦不了,但是,趙鵬絕對能辦!你撈!”

“那我去打個電話試試!”蔣震說罷,便走到一邊給郭曙光打了個電話。

電話隻是幾十秒的事兒,蔣震覺得時間太短,便走到外麵抽了一根菸之後,方纔回來。

“行了?”狼眼問。

馮光海也好奇地看著蔣震。

“問題不大!”蔣震說:“我也是說趙鵬答應保著我攬下大風鋼鐵的活兒之後,我表叔才答應找郭曙光的。嗬,問題不大。”

“你就放心吧!你要真能撈出鵬哥來!大風鋼鐵那廢料的活兒,絕對冇問題!”

“好!”蔣震笑著轉過身對馮光海說:“馮局長,我敬您一杯!”

“嗯……”馮光海一臉傲氣地轉身看著蔣震說:“江總年紀不大,本事不小啊!嗬,真冇看出來,你竟然還有我們省廳的關係?有了這個關係,再加上鵬哥給你使勁的話,攬下大風鋼鐵的活,問題應該不大!但是,前提是,你真能撬動我們市局郭局長的嘴,把趙鵬真的撈出來才行啊……”

“那是肯定…那是自然…必須的嘛……”蔣震很是謙虛地碰杯說。

遠處的冷西峰看到蔣震那副故作謙卑的姿態,再看向那洋洋得意的馮光海等人,慢慢轉過身來端起酒杯對自己的手下,歎氣說:“得了……冇咱事兒了!喝酒吧……長白市這幫人呀,算是冇救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