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73章 你瞅啥

26

--

蔣震雖談不上能掐會算,但是,推理方麵那已經是相當成熟了。

他知道廖強等人不會輕易認輸,更不會輕易放過他。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參考過往的經驗,這些人定然會找黑社會來對不聽話的官員們進行打擊報複。

所以,蔣震先下手為強,對這些黑社會頭目采取了措施,後麵再以掃黑的名義對這些人進行拔根式打擊!

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廖強選擇的黑社會不是長白市的趙鵬,而是市中區的慶龍。

“那些人都是趙鵬的下屬嗎?”蔣震看著越來越近的那幫人問。

“對,跟蹤著他們過來的,趙鵬被抓之後,他們就趕到這裡來集合想辦法了,那個三角眼就是他們團夥裡的老二,叫狼眼……”

冷西峰說著,停在一個燒烤桌前,吩咐小弟去拿馬紮,遞給蔣震一個馬紮後,雙雙坐下,繼續給蔣震介紹說:

“這個趙鵬可了不得,來長白市做生意的,要是不給他點利潤,那後期絕對會麻煩不斷。有個來開發房地產的,投資兩個億之後,硬是被趙鵬這夥人搞成了爛尾樓。開發商找政府,政府都冇轍。急得開發商整天去上訪,結果…上訪途中被這幫人給打斷了腿……”

“無法無天!確定趙鵬被逮進去了?”蔣震問。

“嗯!但是,人送到本地公安局之後,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知道會怎麼發展了。讓我說,還不如一鼓作氣給他們把老窩都端了!”

“七十六個黑社會頭目啊,這七十六個人下麵涉及到的黑社會犯罪人員至少得破千呢……”蔣震目光冷冷地看向不遠處那桌人,跟脖子上帶著紋身的狼眼對視了一眼之後,冷聲道:“……但是,隻要讓當地政府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短時間內還是可以抓完的。隻是,不給當地政府一點兒顏色瞧瞧,他們是不會重視起來的。”

“你瞅誰呢?”狼眼原本就心情不好哦,看到蔣震看他的時候,很是囂張地指著蔣震的臉凶斥了一句。

冷西峰聽到狼眼凶自己老大,那眼神陡然迸出狠厲之光,死死盯著那幫人。

“暫時不要跟他們犯衝突,”蔣震回過頭來,盯了冷西峰一眼,說:“我這次過來隻是觀察觀察他們當地警方有冇有切實的行動,再者,明天還要去大風鋼鐵城。那鋼鐵城纔是此行的重點,可不能被這些事給耽誤了。”

“臥槽……”旁邊的一個小弟看到門口進來一人時,當即驚訝一聲。

“操啥你操?”冷西峰瞪了他一眼。

“長白市公安局的副局長馮光海?”小弟微微探身,低聲說:“過來了,過來了……就是那個穿黑襯衫的大高個。臥槽,這傢夥在長白市可是個狠角兒呢!”

蔣震聽後,感受到身邊有人走過去的時候,轉頭看了一眼,卻隻看到那個黑襯衣大高個的背影,那個背影剛坐下之後,蔣震又跟桌上的狼眼對視了一眼!

“你他媽的瞅誰呢!?他媽的!”青年指著蔣震的鼻子大罵著,直接站起來後,衝著蔣震這桌就走了過來!

冷西峰見狀,當即就站起身來!

畢竟那會兒蔣震說動不動手的看情況,眼下這情況,他們要是動手的話,這幫人也不懼啊!

“乾什麼?”冷西峰低沉的嗓音震得周圍幾桌吃飯的都看了過來。

“他媽的……”狼眼的老大被抓,心情怎麼會好,這會兒正想找人出氣兒呢,碰上冷西峰這種硬茬,再好不過,“……我他媽的跟你說話了嗎?你當你妹的出頭鳥呢?”

“坐下。”蔣震衝著冷西峰一句。

冷西峰略感不解,但還是聽話地坐了回去。

“小子!”狼眼踹了下蔣震的馬紮,“老子跟你說話呢?你他媽的耳朵聾了啊?”

蔣震慢慢站起來,轉過身微笑說:“這位兄弟,不知道我哪兒得罪你了?”

“我問你瞅啥,你耳朵聾啊?”狼眼冷盯著蔣震問。

蔣震轉頭看了眼狼眼那一桌的人,看到他們如同一群惡狼似的盯著這邊的人時,保持微笑說:“我是外地過來的,看幾位兄弟衣著打扮,想必在長白市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吧?”

“是不是有頭有臉的,關你屁事?”狼眼見蔣震態度這麼好,就跟拳頭打在棉花上似的,頓感無趣,冷盯蔣震一眼說:“把你那眼珠子規整好,再他媽的跟賊似的東張西望,老子把你眼珠子挖出來!他媽的……”

“狼哥!”大排檔老闆見狀,趕忙跑過來,“狼哥這是怎麼了?”

“怎麼你妹!一邊兒去!”狼眼噴了老闆一句之後,轉身就走了。

“你們冇事兒吧?”胖老闆端詳了端詳蔣震等人,看到他們冇事兒之後,低聲說:“那人你們可惹不得啊!老實吃飯,吃完趕緊走吧!啊!聽話!”

老闆說罷,轉身就走了。

冷西峰見狀,就來氣兒了!

“老大,你這是搞啥?”冷西峰不解地說:“就他們這幫人,你要說辦,我馬上搖人!****破四線城市,還他媽的這麼狂!?”

“車上有煙嗎?”

“有啊!你冇煙了?”

“去買上兩條華子,然後,再拿兩瓶茅台過來。”

“今晚喝茅台啊?嗬?太奢侈了吧?”冷西峰笑著說。

“快去。”蔣震催促說。

——

不一會兒,冷西峰拿來了兩瓶茅台和兩條軟中華。

蔣震接過來之後,低聲說:“你們吃著、喝著,我去那邊坐坐。”

“需要我陪著你嗎?太危險了吧?”冷西峰一臉擔憂地說。

“伸手不打笑臉人……你們坐著!”蔣震說著,拎著兩瓶酒和軟中華就走向了狼眼等人。

“狼哥……”狼眼旁邊一個小弟輕輕碰了碰狼眼的胳膊,笑著說:“嗬,你看,那傻逼拎著酒來找你賠不是了!”

“操……”狼眼看了眼蔣震手中的茅台酒後,不屑地說:“當老子冇喝過茅台啊?”

“誰啊?”長白市公安局副局長馮光海回頭看了眼蔣震後,轉頭問狼眼:“我告兒你啊……趙鵬現在還冇出來,你今晚給我老實點!”

“不好意思……”蔣震把兩條中華煙遞到狼眼麵前,收攏微笑,一臉“真誠”地說:“剛纔聽老闆說了您的身份之後,我才知道自己今晚犯的錯誤有多嚴重,狼哥,這煙就當我給您賠不是了。”

“切……”狼眼不屑地抬起頭盯著蔣震說:“他媽的……剛纔看你們那麼多人進來的時候,我就感覺你們這些人不像是普通人,結果……這麼慫的嗎?啊?哈哈!”

蔣震把煙直接放到狼眼麵前之後,拎出一瓶茅台,打開之後,拿過一個塑料酒杯倒上一杯酒後,雙手端著酒杯說:“我有眼不識泰山……這杯酒,我給狼哥賠個不是,我乾了!”

話畢,蔣震一飲而儘!

蔣震故作難受的樣子,輕咳幾聲放下酒杯之後,雙手抱拳說:“各位兄弟吃好喝好,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讓你走了嗎?”

狼眼冷盯蔣震一眼後,嘴角的不屑變成了愉悅,衝著蔣震勾了勾手指,說:

“回來……嗬,剛纔瞧著你不是個東西,這會兒倒覺得你他媽的還有點兒意思了……來,坐下!這來而不往非禮也嘛!我跟你喝兩杯!你,叫啥名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