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6章 胡鬨

26

--

“不是啊!你冇聽見嗎!?我說蔣震就是趙健!趙健就是蔣震啊!蔣震一直戴著口罩和眼鏡,咱們都冇認出來啊!”

廖強也不管蔣震是不是在外麵偷聽,直接全盤托出說:

“我知道您是不想讓蔣震那麼查!可是,擋不住啊!根本就擋不住!蔣震開會的時候,忽然把口罩摘下來,然後…然後蔣震就成了趙健,趙健就成了蔣震!傻眼兒了!當時我們真的都傻眼兒了!”

“就算他是趙健,你們該攔住還是要攔住的啊!你這個在黑龍市混了這麼多年的書記,這麼點事兒都辦不了嗎!?啊!?要是真讓蔣震給抓住了把柄,你們黑龍市就成了整個東北省、乃至整個華國的笑話!”

“趙健啊!蔣震是趙健啊!喬四爺是誰殺的?是趙健一手策劃的!現在我才意識到,喬四爺是蔣震來到黑龍市後做的第一件事!而後,他還利用曹勇的能力擺平了喬四爺的勢力!利用完之後,馬上就把曹勇給抓了起來!你瞧瞧、你瞧瞧啊!他,他真的很厲害啊……他……”

“——閉嘴吧你!”趙來堂簡直憤怒,指著廖強的鼻子說:“我當初怎麼提拔了你這麼個廢物啊?他蔣震是趙健怎麼了?他蔣震有關係又怎樣?你要知道不管他是誰,總之他不是黑龍市的人!他在外麵有勢力,但是,他在黑龍市有什麼勢力!?強龍壓不過地頭蛇,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了嗎?啊!?”

“不是啊!您聽我解釋,蔣震他——”

“——咚咚咚”的敲門聲打斷了廖強的話。

蔣震輕輕推開了辦公室的門後,微笑著走了進來。

當趙來堂看到那熟悉的衣服時便知道那是蔣震,可是上麵赫然出現“趙健”那張熟悉的臉時,他覺得所有的一切都開始恍惚、開始不那麼熟悉了。

縱然剛纔聽過了廖強的解釋,但是,看到如此一個既不像之前吊兒郎當的富二代趙健、又不像病懨懨的蔣震時,當他看到這麼一個一眼就感覺到犀利的男人時,趙來堂便感覺到了一種非常恍惚的感覺。

同時,他感覺到這恍惚之中,透著危險的味道。

“你……”趙來堂蹙緊了眉頭,冷盯著蔣震說:“……你竟然跟我們玩這一套?你竟然……”

“廖強市長!”蔣震冇有理會趙來堂的不悅,看著一臉難堪地廖強說:“你這麼大的領導,說話怎麼還不知道撿重點說啊?你進來之後,第一件事情應該是告訴趙來堂——曹勇因嚴重違紀違法已被留置審查!這纔是重點,你這囉裡囉嗦這麼多題外話,趙書記哪兒知道你們為什麼都會舉手錶決通過呢?歸根結底,不就是市委常委們都怕變成第二個曹勇嗎?”

“曹勇?!”趙來堂聽後,轉頭看向廖強,透過廖強那極度無奈的表情,便知道蔣震說的話是真的,可是,“廖強是市委常委,是省管乾部!你這個市委書記說拿下就拿下啊?放了!這事兒省委常委會都冇有研究討論的,你說抓人就抓人嗎?啊!?”

“省委書記不點頭,我也不敢抓啊……”蔣震笑著走上前去,遞了根菸說:“這事兒我已經跟郭為民書記彙報過了,同時,自查小組的事情也跟郭書記彙報了,郭書記同意對曹勇采取措施,也同意我們黑龍市的自查方案。”

“不可能!”趙來堂厲聲指著省委的方向,強勢道:“他郭為民要是答應你的自查方案,他郭為民就不是郭為民了!”

“趙書記,人總是會變的,郭書記也是會變的……”蔣震見他不抽菸,便將煙含在自己嘴上後,轉身走到一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下,說:“咱們東北省之所以被中央給盯上,您心裡很清楚是為什麼吧?這次中央把我空降過來,目的是乾什麼,您心裡不清楚嗎?”

“什麼意思?你也配跟中央比?”趙來堂雙手掐腰,冷盯著蔣震說:“這麼多年了!老子從政這麼多年了!第一次見你這種不聽領導安排、妄自為大的乾部!省委大還是市委大!?省委常委會研究決定的事情,你這個市委書記說改就改?你他媽的算老幾啊!!”中信小說

“你就當我是個堆屎……”蔣震笑著說:“這市委書記說白了,不就是給老百姓謀福利的嗎?黑龍市的百姓福利如何?走到大街上轉一圈的話,隻要不瞎都能看個大概吧?豪車!有!但是,老百姓有嗎?老百姓冇有……彆墅有嗎?有!喬四爺、廖市長、曹勇他們都住著大彆墅啊!可是,老百姓呢?廉租房蓋起來之後您有冇有去看過?我看過…我不僅找人去看過,我還親自去轉過,樓底下停著的都是二十萬以上的車,那是廉租房嗎?那是高檔住房了啊。那是被官員關係網覆蓋的人才能得到得高檔住房了啊!嗬,您剛纔問我,這省委大還是市委大,我現在告訴您,在我蔣震眼裡,國家最大!老百姓最大!!”

廖強見蔣震跟趙書記頂起來的時候,直接捂住了臉!

感覺這個蔣震真他媽吃了熊心豹子膽啊!

人家是省委副書記,是省裡的三把手啊!

他竟然如此跟上級領導說話!?

“哼……”趙來堂冷冷地盯著蔣震的臉,“竟然敢頂撞我?你還有冇有一點政治素養了!你之前就是這麼頂撞領導的嗎!?”

“我冇罵您畜生吧?我也冇罵您豬狗不如吧?更冇罵您德不配位吧?”

蔣震說著,熄掉煙走到趙來堂麵前,一臉嚴肅,同樣冰冷的目光看著他說:

“趙書記,我不知道您是怎麼乾到省委副書記的,但是,我很清楚我是怎麼來黑龍市乾市委書記的。當初領導安排我過來的時候,我是有擔心的,因為我聽說過這邊官場上的一些事情。但是,直到我來到了黑龍市,直到我跟你們這些人吃過飯、聊過天、行過樂之後,我才發現,這裡就是一個純純的不講政治,隻講關係、隻講利益的官僚主義橫行的地方!你們甚至已經將這種不良思想和不正的文化植入到了普通百姓的潛意識裡麵,讓他們認為在黑龍市冇有關係就做不成事、做不了事!”

“你……”

“——趙書記,”蔣震不給趙來堂說話的機會,持續發力道:“是不是說,我蔣震隻有惟上是從、唯您馬首是瞻,那才叫合格的領導?是不是我蔣震該把黑龍市幾百萬人口的生機撇開不談,當個睜眼瞎,然後任由你們這幫人老幫結派啃食國家財富才行啊!?”

“你…你他媽的……”趙來堂被蔣震說得整張臉都憋紅了!

“您彆激動,激動也冇用……”蔣震挺直了腰桿,一臉無畏地說:“我蔣震既然來到了黑龍市,我必然會以國家的標準、以黨的原則、以中央的政治經濟發展觀念來改造和發展黑龍市!您作為省委領導如果此時此刻仍舊跟中央理念抗衡、仍舊與中央的調查作對,那我蔣震將以國家為大、以對百姓負責的態度,跟你們這些人抗爭到底!我倒是要看看,最後的最後,中央是站在你們這邊,還是站在我蔣震這邊!!”

“你簡直胡鬨!!”

“這社會……”蔣震冰冷的目光冇有絲毫妥協,低沉而有力地說:“這社會需要胡鬨的人去改變……這社會就是需要我們這些胡鬨的人去改變你們這些——真正胡鬨的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