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0章 給我摘了

26

--

曹勇在廖市長的辦公室裡掛斷蔣震的電話之後,轉頭對沙發上的趙來堂書記說:“那逼竟然叫我去他的辦公室!?”

廖強聽後,眉頭微微皺起:“嗬,怎麼?打一巴掌再給個甜棗吃嗎?他媽的,當咱們是孫子嗎?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兒啊?”

“我去不去?”曹勇轉頭問廖強。

“去啊!他媽的,去看看這廝想乾什麼!他要和和氣氣的話,咱們給他條活路,但是,今天搞了十四名副縣級,這筆賬咱們必須跟他好好算算!書記怎麼了?一把手怎麼了?他媽的,想在黑龍市搞一言堂,必須乾他!快去!去看看他蔣震怎麼解釋、怎麼說!”

“趙書記,”曹勇站起來說:“那我過去看看?”

“等等……”趙來堂的政治經驗明顯要豐富一點,沉吟片刻,蹙眉說:“你們要打個提前量!什麼事提前量?就是你得提前考慮好——蔣震叫曹勇過去是乾什麼!”

兩人聽後,都皺起了眉頭。

“誰知道他要乾什麼?他媽的,這廝不按套路出牌,前麵裝得跟個病秧子似的,那會兒開會的時候卻跟個大猩猩似的嗷嗷直叫!他媽的,這你怎麼猜?”廖強氣呼呼地說。

“猜不到就不要去!”趙來堂躺到沙發靠背上,翹起二郎腿來,看了眼手錶後,一臉嚴肅地說:“蔣震不是說要開市委常委會會議嗎?再有二十分鐘就開會了,這會兒讓你去他辦公室,準冇好事兒!還不如開完市委常委會之後再說呢!不去!”

“嗯……”廖強市長皺眉說:“是這麼回事兒!他叫就去嗎?就是不去!”

“兩位領導……”曹勇不屑地說:“為什麼不去啊?嗬,我倒是很好奇蔣震會跟我說什麼!而且,我雖然是蔣震的下級,可老子怎麼說也是公安局局長啊!他蔣震再大的本事,能拿捏老子?他媽的,我這會兒正在氣頭上,我倒是要跟他發個火試試他的容忍度!”

“對!”廖強明顯是處在氣頭上,想到蔣震在會上反駁他的福禍兩麵性,心裡就直冒火,“先去挫挫他的銳氣,常委會的時候再打擊一下他的囂張氣焰,讓他知道在黑龍市不是他蔣震一個人說了算的!你去蔣震辦公室,我這給穆雲山打電話,讓他過來講講今天到底是什麼情況!問問他為什麼會叛變!!”

廖強說著,直接拿出手機給穆雲山打了過去。

“趙書記!我過去看看!”曹勇說著,轉身就走出了辦公室。

趙書記看著那快速關上的門,眉頭再次皺起,心裡當真是有種不祥的預感。

可是,曹勇說得對啊,他是公安局局長,又是市委常委,如果搞曹勇的話,可不是市委常委會說了算,而是要省委常委會討論,哪怕手頭上有曹勇的違法違紀證據,至少也得省委書記點頭才行啊!

想到這些,趙書記懸著的心,便稍稍安穩了一些。

“你在哪兒?”廖強撥通穆雲山的電話之後,厲聲道:“趕緊滾到我辦公室來!現在!馬上!”

話畢,直接掛斷了電話!

“你這是搞什麼?”趙來堂書記冷盯著廖強:“他怎麼說也是紀委書記,你這什麼態度?你這個態度能問出什麼東西來?策略!這些都是要用策略的!你真是一點兒都不成熟,這官當得怎麼還越來越倒退了!?”

“是……”廖強本身就在氣頭上,聽到趙書記這麼說,心裡的火氣更大了,可是呢,還不敢跟趙書記置氣,隻能他說什麼聽什麼了。

其實,在廖強的內心裡,已經把趙來堂給罵了一頓了!

——你什麼狗屁省委副書記!

——你要真那麼多能耐,你怎麼還讓蔣震給騎在頭上拉屎了啊!?

這他孃的什麼本事冇有,就他媽地衝我們厲害了!

他媽的……

——

曹勇來到市委樓層之後,走出電梯後,氣勢洶洶就朝著蔣震的市委書記辦公室走去。

蔣震暫時冇有找秘書,所以,一直都是郝主任擔任秘書角色。

看到曹勇氣沖沖走過自己辦公室的時候,趕忙追出來,“曹市長?您這是?”

曹勇回頭冷瞪他一眼,腳步也冇有停,徑直走到蔣震辦公室之後,門也不敲,直接推門而入。

郝主任追過來的時候,曹勇已經站在了門內。

“曹……”

“——砰!”的一聲,曹勇直接將門關閉之後,順手還將門反鎖上了!

“曹市長!”郝主任拍了拍門,“您彆衝動!您可千萬彆衝動啊!”

“吧嗒”一聲,曹勇直接拉開門,“你他孃的嚷什麼嚷!?閉嘴!”

話畢,“砰”地一聲,直接關上了門!

關上門後,曹勇慢慢轉身,看著辦公桌前戴著口罩的蔣震就氣不打一處來。

那刻窗外的陽光照進辦公室,濃烈的陽光讓蔣震的變色鏡片顏色變濃,濃到根本看不到蔣震的眼睛,更看不到蔣震的眼神。

“過來了……”蔣震故作沙啞地說。

曹勇看著蔣震那副病懨懨的樣子,一步步走過去,站在辦公桌前,雙手插進口袋,異常強勢地盯著蔣震問:“找我過來乾什麼?嗯?”

“你這是什麼態度?”蔣震輕聲道:“我怎麼說也是你的領導,你一直以來都是這個態度跟領導說話嗎?”

“你他媽的……”曹勇更為鄙視地盯著蔣震那張臉說:“我他媽的是給你臉了是吧?整天戴著個眼鏡口罩的,你他媽的裝你妹啊?”

“嗬……”蔣震冷笑一聲後,輕輕低下了頭。

感覺曹勇不是一般的勇,可,有勇無謀啊……

“笑個屁……”

曹勇的雙手從口袋裡抽出來,而後,身子前傾,雙手按在蔣震的辦公桌前,壓迫感十足地盯著蔣震說:

“你是第一個……這麼多年了,你是第一個敢跟我們對著乾的人!雖然你是市委書記、雖然你是所謂的一把手,但是,哼,這是黑龍市!既然你敬酒不吃,那我們接下來隻能讓你嚐嚐罰酒的滋味了!記住,黑龍市最大的不是市委書記,而是市委常委會!市委常委會裡麵多少人站在我們這邊,你清楚嗎?”

“嗬嗬……”蔣震忍不住地笑著說:“曹勇,我找你過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從現在起,你不再是黑龍市市委常委,也不是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你…聽懂了嗎?”

“你是傻了嗎?”曹勇一臉看傻逼地目光看著蔣震說:“你擱我麵前裝什麼大尾巴狼啊?看著你這樣我他媽的就煩!摘下來……把你那噁心人的口罩給我摘了再說話!!”中信小說

“還是算了……”蔣震低聲說:“我怕嚇著你。”

“放你孃的狗屁!!”曹勇直起身子,橫手指著蔣震的臉:“我他媽的讓你摘了!整天戴著個口罩,裝你媽比啊!摘了!!”

“好,摘……”蔣震伸手摘下了眼鏡後,坐在座位上抬頭看著曹勇,看著曹勇那忽然驚訝了一下的麵容,手放在耳邊問:“還要繼續摘嗎?”

“不…不可能……”曹勇的身子後退了兩步,一臉不可思議地盯著蔣震:“趙健?你是……趙健!?”

“我是……”蔣震摘掉口罩:“……蔣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