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54章 勢必捅破

26

--

“這才喝到哪兒啊?”蔣震看著穆雲山說。

“不行了……”穆雲山使勁擺手說:“你們喝,我得去醫院看看!你們喝……”

話畢,轉身就溜走了。

蔣震見狀,笑著端起酒杯說:“來,咱們喝!”

“嗬!來!”曹勇笑著端起酒杯對趙書記說:“不過,既然剛纔趙總說了我那好地方……要不,喝完這杯白酒之後,去我那喝點兒啤酒?趙書記?”

“行!”趙來堂顯然是知道黑龍夜總會的,幾杯酒下肚之後,眼神之中都帶著一種男人特有的**之樣,“喝完這杯,去放鬆一下!哈哈!走!”

——

都說當領導的精力都是很旺盛的,此言當真不虛。

當天晚上,他們玩到了淩晨一點。

趙來堂酒後,徹底放鬆了自我,在曹勇的地盤上玩耍,他自然也是非常放得開的。

左擁右抱不說,直接當眾扒女服務生的衣服。

那些女服務生也都是有眼力勁兒的,知道這些人來頭不小,也是十八般武藝亮出來,一個勁兒地賣弄風騷。

蔣震也附和著在旁邊朗聲大笑活躍氣氛,手也在女服務生身上摸過來摸過去,但是,蔣震是有數的,也是保持著清醒的。

隻不過,如此精彩的一幕,蔣震並冇有進行鍼孔攝像取證。

他心裡很清楚,對付曹勇他們可以開攝像頭,但是,對於趙來堂這級彆的人,如果動用這些手段的話,不亞於找死。

領導就是領導,領導再不是東西,那也是領導。

玩手段對付領導,那可是大忌,又不是血海深仇,那可是萬萬使不得的……

當然,自己這個級彆,也彆想著對付趙來堂這級彆的人,你也對付不了。

看著他們那徹底放飛的狀態,看著廖強和趙來堂拽著女服務生進了包廂之後,蔣震便慢慢退出了包廂。

離開之後,他當即坐車去了冷西峰和張子豪的辦公室。

這會兒他們仍舊在忙碌著整理證據資料,尤其是涉及到明天即將被帶走的十四名副縣級領導乾部的違法違紀資料。

當蔣震趕到辦公室的時候,張子豪將整理好的資料遞給了蔣震:“都齊全了!黑龍市十四個縣市區的十四名副縣級乾部的違法違紀材料,你要把這資料往他們麵前一放,保證他們一句屁都不敢放!立馬投降!”

“嗯……”蔣震翻動著這些人的犯罪資料,心情當真是複雜的。

他冇有那種因為抓到對方證據的歡喜,反而為這種**裸已成風氣、已成貪汙文化的現實而感到無奈。

今晚的酒局也好,此刻的副縣級違法違紀證據也好,都讓他越來越深刻地感受到這些乾部們黑化的心……

知微見著,這些還都是副縣級的違紀違法行為,還不是副廳級、正廳級那幫人!

現在這情況,已經不是刮骨療毒能治的了!

現在當真是要大刀闊斧、壯士斷腕一般進行大換血了!

你郭為民不讓我換,我就不換嗎?

哼……

倘若不利用這次中央大調查的機會換血,後麵再想換血可就冇機會了!

這麼多的國有資產被官僚侵占,這麼多的社會財富被他們這些蛀蟲啃食到自家口袋裡,這些原本屬於全社會的福利都被如此大膽妄為地侵占,足以說明他們是真真正正地——有恃無恐!

有恃於“上方領導的更為膽大”、有恃於“上行下效的**相隨”,無恐於“領導不出事自己也不會出事”、“倘若出事兒大家都出事兒”的思想作祟!

看著眼前**裸的違法違紀,蔣震當真感覺到一種黑洞般的貪汙力量在不斷吸食著黑龍市經濟發展的精血。

這些年多少萬億的資金湧到東北省來,因為這些資金大項目得以續血延命,可是,麵對如此嚴重的貪汙,國家這次對東北省振興資金的調查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也絕對不是簡單地走個過場那麼簡單!

國家資本主義,不是官僚資本主義!

中央這次的調查,勢必要斬破、斬殺一幫官僚**分子以儆效尤!

所以,在這種大勢所趨的情況之下,郭為民竟然還存在著那麼膚淺的僥倖心理?

這,簡直就是讓權力把雙眼都熏瞎了……

當然,這其中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隻是奔著這一點去猜測的話,是異常恐怖,且不敢想象的。

“老大……”張子豪見蔣震的臉色由白轉紅,又慢慢迴歸正常之後,便湊過去說:“明天開會的時候,還戴口罩嗎?”

“嗬……”蔣震把那些證據資料裝進公文包之後,嘴角勾起道冷笑,“看心情吧。”

“呃……”張子豪整個人微微一愣。

“老大……”冷西峰走到蔣震跟前,遞過煙去後,很是嚴肅地說:“我有個事兒一直憋心裡頭呢!”

“什麼事兒啊?”蔣震接過煙來點上。

“總感覺你現在是孤掌難鳴啊!這,後續的話……”

“你們都在這兒,我還叫孤掌難鳴啊?”蔣震笑著說。

“不是!現在那個紀委書記穆雲山是被你給嚇得不得不配合,可是,這官場上真心實意跟你搭檔的人,冇有啊!你不得想辦法調用幾個自己人過來啊?”

“行了冷哥……”張子豪略帶深意地說:“你以為老大那麼簡單啊?嗬,這些事情就不用咱們操心了,老大怕是早就安排好了。”

“啊欠……都早點兒休息吧!”蔣震伸了個懶腰後,轉身叼著煙,拎上公文包就走了。

冷西峰看著蔣震離開的背影,感歎說:“不得不說啊……這黑龍市也就是咱老大能過來鎮住,一般人過來的話,還真他孃的辦不了。”

“廢話……一般市委書記誰有這個膽量玩這些東西,而且,咱老大現在是要權有權,要錢更是有錢。光是咱們這些投資,就是一般富豪也投資不起啊!”

“嘖嘖……防不勝防啊……我都替那些當官的捏了一把汗呢!”

“老大也是速度快,這才幾天工夫啊?倘若他們有心的話,雖然網上冇有老大掃黑滅毒的文章,可是,真要用心打聽的話,也是能打聽到咱老大的厲害的!結果呢?一個個的**成性後,都目中無人了!唉,也是到了該下猛藥治治的時候啦!”張子豪說。

——

第二天上午九點。

市府大樓前的停車場,早早地就停滿了車。

蔣震戴著厚框變色眼鏡和口罩,佝僂著身子,故作虛弱似的一步一步登上台階。

當他看到停車場上的那些豪車時,輕輕搖了搖頭,感覺這些當官的都在較勁誰的車好時,便知這黑龍市官場已經陷入了一種政治惡性循環之中。

這種局不破,是絕對不行了。

市府的階梯會議室裡麵坐了四五百人。

這裡麵不僅有各縣市區的領導班子成員,還有市局單位的領導班子成員。

蔣震登上主席台後,一步步走到自己的桌牌前坐下。

主席台上擺著十一名市委常委的桌牌,最中間蔣震桌牌旁邊自然是趙來堂的桌牌。

隻是趙來堂、廖強、曹勇三人還冇過來。

蔣震轉頭看了眼紀委書記穆雲山……

穆雲山那刻正在發呆,感覺到有人盯著他的時候,趕忙轉頭,發現是蔣震在他的時候,心裡一緊,整個身子都坐直了。

“咳……”蔣震衝他勾了勾手。

穆雲山當即起身走到蔣震身邊。

蔣震當著眾人的麵,將手中的公文包遞給了穆雲山。

穆雲山自然知道裡麵是什麼,畢竟昨晚在蔣震辦公室的時候,蔣震早就安排好了啊。

“現在?現在就進行嗎?”穆雲山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