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53章 真不行了

26

--

“哈哈!”曹勇笑著對“趙健”說:“你要知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而且,趙書記這不是過來指導我們的工作了嗎?你擔心什麼?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是嗎?”蔣震轉頭看向趙來堂:“趙書記認識調查組的人嗎?”

“調查組的人?”趙來堂笑著端起酒杯後,頗為不屑地說:“不管誰來,該查什麼還是查什麼,該不查的他還是不會去查、也不敢去查,這裡麵的學問…嗬,可不是你這個年紀的人能瞭解的啊。哼。”

“趙總……”廖強畢竟是是收了錢的,微笑說:“我跟你說,你的錢不會打水漂,我們這些人也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你們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我…嗬,看來我是多慮了啊……”蔣震微笑著端起酒杯,再次跟趙來堂副書記碰杯後,微笑說:“能跟您這麼高位的領導喝酒,當真是榮幸啊!來,這杯酒我敬您!”

“客氣了……”趙來堂微笑說:“以後,有什麼事兒儘管找我。”

“好!”蔣震轉頭環視了一圈眾人後,微笑說:“你們這麼團結,當真是讓我感到安穩啊!這杯酒我敬大家,希望大家一直團結!”

眾人聽後,笑逐顏開,紛紛舉杯。

唯有一邊的穆雲山臉上的笑有些尷尬……

“對了!”蔣震放下酒杯之後,皺眉問:“咱們不是新來了一個市委書記嗎?今晚吃飯怎麼不叫他呢?”

“嗬……”曹勇一個冷笑之後,轉頭看向了廖強市長。

廖強放下杯子後,故作冇聽見,笑著拿起桌上的烤串吃了起來。

趙來堂聽後,更冇有說話,他也不想提這件事情。

“咱們不要討論蔣震書記了吧?”穆雲山出聲打住。

可是,蔣震來吃飯的目的是什麼?

——不就是為了後期能有硬剛他們這幫人的底氣嗎?

現在他們不知道老子就是蔣震,可未來肯定是要知道的呀!

這會兒就是讓他們把心裡話說出來,後麵亮相之後,咱們也都不用藏著掖著了!

他媽的,到時候老子就是噴死你們這幫王八蛋都有理!

“為什麼不討論啊?”蔣震以趙健的身份,故意皺眉,一臉不解地說:“他不是一把手嗎?後麵我要搞大項目的話,得他簽字的吧?我覺得,我得跟這個蔣震搞好關係的啊!對不對?”

“哼……”曹勇笑著轉頭看向“趙健”,“趙總,你這有時候挺聰明,有時候卻犯迷糊,這蔣震是市委書記不假,但是,他有趙書記的官兒大嗎?我們這些人團結起來,還壓不過他這個市委書記?”

“哦哦哦!”蔣震故作恍然大悟狀,“他跟你們不是一夥的啊!?是不是這個意思?”

“提這個人掃興……”廖強說:“咱們不提蔣震了!他是空降過來的書記,跟我們這些老東北可不是一路子的人。”

“唉!我就是擔心你們不是一路子的人啊!”蔣震很是誇張地說:“我這麼說你們也彆生氣,我覺得一把手就是一把手,他蔣震要是動咱們這圈子裡的人,咱們能抵抗得住嗎?”

穆雲山聽到蔣震聊得這麼露骨時,心當真是快從嗓子眼兒裡跳出來了啊!

這傢夥當真是什麼都敢辦、什麼都敢說、什麼都敢問啊!

“蔣震動我們?”廖強冷笑著說:“那也得能動得了我們啊!哼,就那麼個病懨懨的樣子,他能動誰?不是我吹,他要是敢動我們這裡麵任何一個人,那我們稍加反擊就能整死他!”

“真是的……”曹勇冷笑著說:“雖然我這會兒是喝了酒,但是,我的話也不是醉話…趙健,我是乾什麼的啊?我是公安局長啊……嗬,蔣震要是敢動我們,我保證讓他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中信小說

“咳……”趙來堂感覺曹勇的話有些不妥,這真話怎麼能隨便說出來呢,當即輕咳一聲說:“行了,這個話題有點兒掃興,換個話題。”

“秦書記怎麼看?”蔣震怎麼願意換話題,都問到這兒了,必須追問啊!

秦副書記轉頭看了眼趙來堂,端起酒杯說:“我…我好好退休就行,我不會看,也不知道怎麼看,都挺好的,都挺好。我們喝酒,趙書記,我敬您。”

“行了!”趙來堂麵露不悅,“這個蔣震很年輕,那麼年輕能乾什麼?頂多就是盲打莽乾嘛!嗬,廖市長、曹市長的都是一步一個腳印爬上來的,這種能力是蔣震能比的嗎?肯定比不了的啊!話說回來,蔣震這麼年輕就不該乾市委書記,就是副書記也輪不到他這個小崽子乾!哼,中央可能覺得外來的和尚會唸經,但是,這是黑龍市,不是寺廟!他是條龍也得臥著!乾事兒是大傢夥乾事兒,不是他市委書記一個人乾事兒!團結永遠是第一位的!他蔣震要是識趣兒的話,就知道該向誰靠攏!如果他不識趣兒的話…哼……”

“我感覺他不敢不識趣兒吧?”蔣震笑著插話說。

“哼……”趙來堂冷哼一聲。

廖強接過話去,嘴角勾起冷笑說:

“真是的……他蔣震要是敢不識趣兒,我們這些人會讓他知道代價的!於永源那麼個要經驗有經驗、要水平有水平的市委書記都識趣兒了,他蔣震那麼個年輕的逼崽子,能不識趣兒嗎?他就是超級官二代,來了黑龍市也得乖乖聽我們的!否則,我們這些人不乾活了,他乾杵在那兒當個光桿司令能乾啥?到時候,還不是得軟下來求我們支援他嗎?哼,這…就是政治!政治說白了,就是勢力之爭!要麼你聽我的,要麼我聽你的!想讓我們聽他的,做他媽的白日夢去吧!黑龍市,是我們這幫人說了算,是趙來堂書記說了算!”

穆雲山聽到廖強這一大段話,在心裡直接給廖強判“死刑”了啊……

這實話怎麼就說出來了呢?

蔣震這廝絕對是帶著竊聽器,絕對是錄著音的啊!

雖然喝了酒,但是,證據就是證據,證據是不含酒精的啊!

這麼一大段話要是傳到上級耳朵裡,你們他媽的還怎麼乾吧!

這是妥妥地搞內部惡鬥啊!

這是妥妥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唉!唉!唉!!!

這麼聰明的一幫人,都他媽的被蔣震給玩弄於股掌之間了啊!

“厲害!”蔣震表現得一臉興奮,雙手端起酒杯說:“厲害啊!太厲害了!廖市長這話,說得我心情澎湃啊!厲害!佩服!這杯酒我敬您,不是,我得敬趙書記!趙書記,您這要是在古代的話,絕對是要拜上將軍的啊!”

“哦?這話…嗬,怎麼說?”趙來堂頗為自豪地單手端起酒杯。

蔣震立刻馬屁道:“你看看廖市長曹市長他們這些人,這麼緊密地團結在您這邊!這麼一支隊伍,哪有打不贏的仗啊?對不對!?哈哈!”

“哈哈!”趙來堂笑著跟蔣震碰杯後,轉頭看向廖強說:“這趙總說話就是好聽,哈哈!來,大家一起端起酒杯,今晚放開了喝!”

“曹市長,那天晚上您帶我去的地方,真好呢!不帶著趙書記去開心一下?”

“啪”的一聲,穆雲山鬱悶地一拍額頭……

“穆書記這是怎麼了?”廖強問。

“頭疼…頭疼……不能喝了,我不能喝了……”穆雲山書記扶著額頭站起來說:“你們該怎麼玩怎麼玩,我先撤了!喝了這些酒,身子難受,心臟跳得厲害,頭也疼,不行了……”

穆雲山說著,又看了一眼就蔣震,心忽地一下再次提到嗓子眼,無助地說:“真不行…我是,我是真的快撐不住了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