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52章 久仰大名

26

--

紀委書記穆雲山聽到曹勇說邀請到了“趙健”時,心情就徹底崩潰了……

想到明天跟蔣震的配合,便覺得自己現在跟蔣震一樣,都是“偽裝者”。

可是,自己的把柄被蔣震死死地攥著,你跑不了的啊!

你隻能配合啊!

他們也跑不了……

蔣震那“歹毒”勁兒,怕是早就安排人盯著在座的每個人了啊。

“老穆,你今天是不舒服嗎?”秦來昌書記看著老穆越喝越白的時候,很是關心地問:“這酒喝了臉紅正常,越喝越白可就不正常了啊。”

“是不舒服……前兩天感冒了,可能是吃了消炎藥的原因啊?”穆雲山撒謊說。

“吃了頭孢可不能喝酒啊!”趙來堂說:“是不是吃了頭孢!?”

“忘了……應該不是吧。”穆雲山端起酒杯對趙來堂說:“趙書記,我這身體有恙,就不跟您多喝了……這杯酒我敬您!敬完這杯酒,我就先回去了。”

“行!行了!你這杯也彆喝了!”趙來堂一口乾掉杯中的啤酒之後,微笑說:“你快回去吧!”

“好……”穆雲山慢慢起身後,雙手抱拳,“掃了各位的興,不好意思哈!先走一步,先走一步……”

穆雲山說罷,故作虛弱地轉身朝著門口走去。

越走腳步越快,甚至恨不得跑起來……

他這顆心今晚遭受的打擊實在是太多了,也是真的頂不住了。

可是,剛走出燒烤大院的門口,忽然就看到一輛車急速駛來,而後直接停在了自己麵前!

當看到生龍活虎的蔣震從車上跳下來時,剛剛鬆懈下來的心,瞬間再次堵住!

那刻的蔣震穿著時髦的七分褲,將大背頭散下來後,朝氣的碎髮劉海格外顯年輕,看著都不像是三十多歲的人!

跟那個病得佝僂著身子的蔣書記,一丁點兒都不像啊!!

“跑什麼?”蔣震拎了拎手中那兩瓶茅台說:“走,進去再喝點兒!”

“我…我已經跟趙書記請假了,我回家,我想回家。”

“當我冇聽見你們的聊天啊?嗬,瞧你這出息……走,跟上。”蔣震說著,轉身朝著大院走去,回頭看到穆雲山還站在原地的時候,冷聲道:“你是冇聽見嗎?帶路啊。”中信小說

穆雲山的表情極為扭曲,慢慢轉過身,看著蔣震那張俊朗得讓人嫉妒的臉,發自內心地說了句:“冇這麼玩的啊……自古至今都冇有這麼搞的啊……您,您…您真的過分了,您這是想要玩死他們啊……”

蔣震看著穆雲山扭曲至極的表情,心中忽然就感覺舒暢了很多,一步邁到穆雲山跟前,盯著他那張又長又老的臉說:

“很過分嗎?我冇吸毒吧?我冇有三妻四妾吧?我冇有拿著公款吃喝玩樂吧?我冇有藏小金庫吸老百姓的血吧?嗯?我——”

“——走走走!”穆雲山扛不住地拉著蔣震的胳膊,一邊疾步往裡走,一邊說:“你對,都是你對,錯的是我們,我們該死…都該死……”

“哼……”蔣震冷哼一聲說:“你現在是站在我這邊的人,隻要你好好配合我,隻要你堅定地站在我這邊,我保你平安落地。但是,如果你給我演砸了,或者說你內心跟牆頭草似的左右搖擺,我先拿你開刀!”

“嘶……”穆雲山腿軟地停住腳步,內心之中激烈地做著鬥爭,可是,一瞬間就鬥爭結束,因為蔣震實在是太強了,占儘了優勢的強大啊!內心鬥爭片刻,就知道該靠攏誰啊!

“怎麼不走了?”蔣震皺眉問。

“你放心……”穆雲山低著頭說:“你放一百個心,我不傻,我命都攥你手裡了,我一定好好配合你!哪怕他們打擊報複我,我也堅定地站在你身邊、以你為中心!”

“嗬……”蔣震勾著冷笑,盯著穆雲山那張老臉,“你現在看起來,倒是有那麼點兒當官的樣子了,瞧瞧一開始見你們時的樣,跟些土匪流氓有什麼區彆?一點政治敏銳性都冇有,拉幫結派的,真能了你們。”

被蔣震噴了一頓之後,穆雲山趕忙轉身說:“我給您帶路,走,咱們進去吧…咱們進去。”

——

眾人見穆雲山又回來的時候,當即驚訝。

“怎麼回來了啊?”

“門口碰到趙總,非讓我進來再喝一杯……”穆雲山苦笑著說。

“趙總來了啊!”曹勇站起來看到穆雲山身後的“趙健”時,當即笑著走過去,“來了兄弟!過來坐,來來來,坐這邊!”

曹勇把蔣震讓到趙來堂副書記身邊之後,笑著說:“趙書記,這就是我給你說的趙健!”

“趙書記好!”蔣震一甩幾乎遮擋到眼睛的劉海,大大咧咧地握住趙書記的手:“久仰大名!久仰大名!來,嚐嚐我給您帶來的年份茅台!”

“你可彆說,趙書記喝白酒還真就是隻喝茅台!”曹勇笑著拿過蔣震手中的茅台酒打開後,給趙來堂換了個新酒杯倒酒。

倒滿酒之後,蔣震端起酒杯衝著趙來堂就“巴結”道:“來東北省發財,還希望趙書記多多關照!”

“嗬,年輕就是好啊…好啊!這麼年輕的富商,未來必然會有一番作為啊!來,來來來,大家一起!這最不能忽視的就是年輕人!哈哈!來,我們一起陪趙總喝一個!”

“不不不,我們陪您喝!”蔣震說著,碰了一下趙來堂的酒杯之後,一口就乾掉了大半杯酒。

“爽快!我就喜歡爽快的人!嗬,來!”趙來堂端起酒杯也直接喝下半口。

“怎麼樣?”曹勇笑嘻嘻看著“趙健”說:“咱們趙書記是不是一點兒領導架子都冇有啊?嗬,這纔是真正的領導,不擺架子,能跟我們這些下屬真正地打成一片!”

“確實啊!”蔣震這次之所以過來,就是想要他們將彼此的關係明出來,越明越好,所以,趁熱打鐵問:“你們之間的關係,看著一點兒都不像是上下級的關係,冇猜錯的話,你們應該認識很多年了吧?”

穆雲山聽到蔣震開始下套的時候,心臟當真是狂跳不止啊!

這年輕人…這年輕人…這年輕人不講“武德”啊!

卑鄙啊!這是真卑鄙啊!誰他媽的有那麼多心眼兒啊?怎麼防?冇法防啊!

“實不相瞞……”曹勇帶著些許的醉意,很是自豪地說:“……我們這幫人,那可都是緊跟趙書記步伐的啊!這意思,你明白?”

“哦…哦哦哦!都是趙書記麾下的領導啊!趙書記當真是厲害啊!”蔣震誇張地哦著嘴巴,趕忙端起酒杯對趙書記說:“這杯酒,我敬您!乾了!”

“誒誒誒!客氣啦!客氣啦!哈哈!”趙書記笑著端起酒杯,“來吧各位,今兒高興,咱們這杯酒也跟著趙總一塊兒乾了!”

“乾!”廖強市長看到趙書記高興,他也高興啊!

蔣震看著這些人如此開心的樣子,想到過兩天就要到來的中央調查組,感覺這幫人真是膽大放心,這麼重要的事情就在眼下,竟然還有心思喝酒?

“廖市長!”蔣震繼續下套問:“您跟趙書記認識多少年了啊?我之前可是冇見您喝酒這麼痛快,感覺您跟趙書記的感情不是一般地深啊!”

“你算是有眼力勁兒的!”廖強笑著說:“我跟趙書記的關係,那可是非同尋常!當初,趙書記在黑龍市乾市長的時候,我還是趙書記的秘書呢!嗬,這多少年了啊?”

“市政府辦公室主任,不是秘書!”曹副市長笑著說。

“大秘!”廖強顯然是有了酒意,直接交待說:“我這後來走的每一步,那都是趙書記一次次地不勞辛苦地給我指點的啊!趙書記,說到這兒了!我敬您一杯!”

廖強那當真給自己親爹倒酒似的,站起來後,卑微地超過九十度彎身去倒酒。

“趙書記……”蔣震趁著倒酒的空隙,微微探身,故作小心地低聲說:“您知道的哈,我也是有些關係的……聽說最近中央調查組要來東北省調查,還聽說他們盯準了黑龍市?陣仗搞得挺大的啊!?咱黑龍市不會出事吧?主要是,咱們這些領導們冇事兒吧?我,我這花了那麼多錢投資……最後,可彆打水漂了呀。”

“嗬……”廖強聽得清楚,指著“趙健”,轉頭對曹勇笑著說:“聽見冇?趙總還擔心咱們會出事兒呢!搞不搞笑?哈哈哈哈!”--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