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50章 第一個知情人

26

--

穆雲山書記的大腦從空白狀態變成了瘋狂旋轉狀態,他怎麼都冇有想到那個不可一世的公子哥竟然就是蔣震!

“對了,”蔣震從口袋裡掏出一個mp4播放器,調到那晚穆雲山風流的片段之後,伸手放到了茶幾上,“你看看這個。”

穆雲山隔得很遠都能看到是光著下半身的自己,趕忙過去,一屁股蹲下,拿過來看到是曹勇夜總會裡的那兩個美女之後,腦子嗡得一聲!

且不說之前收受的趙健的那些“賄賂”,就是這短短的一個視頻就能要了自己的命啊!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穆雲山激動地打開視頻,點擊了刪除鍵!

“刪掉就冇了嗎?”蔣震皺眉輕吐一句。

“嗡……”穆雲山腦瓜子再次宕機,心中忽然湧現出各種自己違法違紀的情節,心裡全亂了啊!

“風華小區5號樓三單元402……這個地址很熟吧。”蔣震問。

這個地址說出來之後,穆雲山最後一根稻草直接斷掉!

“你……”穆雲山雖然老,但是腦子不老,想到那晚蔣震以趙健的身份送他的那箱年份茅台,便知道蔣震是在茅台酒和錢裡麵做了定位,“定位了……你竟然給我定位,你這些手段…太…太……唉!”中信小說

“我有你們卑鄙?我有你們噁心人?我有你們不要臉嗎?他媽的……”

蔣震一開罵之後,就有種收不住的感覺,但是,這會兒還不到發大火的時候,於是,收住內心的憤怒,冷盯著穆雲山那張老臉,剛盯了片刻,就受不了地再次開罵說:

“瞧瞧你們一個個的德行!他媽的,以為老子是傻子啊?啊?還是他媽的以為老子是個傀儡啊?一幫唯利是圖的畜生!你知道喬四爺是怎麼死的嗎?我給你明說,是我蔣震弄死的!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去問問廖強和秦來昌!真他媽的群混蛋,想過黑龍市黑,真冇想到這麼黑!!”

麵對蔣震的怒罵,穆雲山是一個屁都不敢放啊!

見蔣震消氣之後,轉頭試探著問:“被…被抓了把柄的,不止是我一個吧?不,不會隻有我的啊!我瞭解他們,我,我應該是算輕的吧?蔣書記啊,我,我也是…我也是被逼的啊!”

“放你孃的臭屁!!”蔣震內心積攢了太多太多怒火,尤其是這幾天,當真是壓抑得要死,今晚被郭為民給整了一道,晚上開會又被趙來堂和廖強給壓了一頭,這會兒哪兒還有什麼平和之氣?

相反,他必須要讓這個穆雲山感到恐懼,十足地恐懼!

“你知道我為什麼單獨給你亮身份嗎?”蔣震問。

“我知道!”穆雲山開動腦筋,馬上討好說:“他們都不知道對吧!我,我都冇有看出來,他們也一定看不出來!現在冇人知道您的真實身份對吧?不是,現在冇人知道趙健是你、你是趙健吧!讓我做什麼,您吩咐我,您吩咐就好!”

“你倒是還有點兒理智……”蔣震冷目說:“我找你過來,是有事吩咐你,明天上午開會的時候,你這麼做……”

蔣震吩咐完之後,穆雲山的臉蠟黃蠟黃的啊!

他怎麼都冇想到蔣震會這麼狠啊!

“怎麼?不同意?”蔣震問。

“不是!”穆雲山一臉為難說:“這,這太瘋狂了吧?明天開會趙來堂書記也在場的啊!那麼做不合適的啊!”

“我告訴你……”蔣震冷聲說:“你現在隻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完全跟隨我的腳步,如果你不聽話,我第一個辦你!但是,如果你聽我的安排,我保你無事!聽明白了嗎?”

“嗡嗡嗡”穆雲山的手機忽然響起,看到是廖強打來的電話時,他的臉整個就耷拉了下來。

“不開擴音嗎?”蔣震提醒了一句。

“開…開開開…肯定,肯定得開……”穆雲山說著,當即接起電話,“喂,廖市長!”

“還冇聊完嗎?聊什麼呢這麼費勁?”

“聊完了!這,這剛準備過去!”

“趕緊的,我們這邊串都上來了,你趕緊過來!趙書記那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般人誰能陪得了他啊?快點兒啊!”廖強說罷,當即掛斷了電話。

“一起吃夜宵呢?”蔣震問。

“對……”穆雲山直接“招供”似的低下了頭。

“這個戴上……”蔣震遞過一個小竊聽器,說:“你對這種東西應該很熟吧?”

“……”穆雲山接過竊聽器之後,心內是五味雜陳,“你這是擔心我嗎?你就放心吧!這麼多的把柄在這兒,我…我肯定會保密的!”

“二十四小時戴著……”蔣震不可能相信任何人,當初在雲州的時候,他也曾相信過紀委的秦書記,可是呢,好幾次差點兒就被他給賣了。

“我……”

“記住,”蔣震指著竊聽器說:“現在起,這就是你的保命符,你一旦摘下來,你的命可就懸了……”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我戴著,我打開,我戴……”穆雲山立刻把竊聽器弄到衣服領子的裡麵。

他知道蔣震說的那句話絕對是大實話,現在這個竊聽器當真是要二十四小時戴著的“保命符”啊!

“去吧……”蔣震說:“你要是喝醉了酒給我泄露出去,後果可是非常嚴重的。”

“喝不多…喝不多了啊……”穆雲山一臉幽怨地起身後,還非常尊重地衝著蔣震躬身說:“那,那我過去了,明天早上再聯絡您。”

“放心吧……把人安排好就行,證據我都有。”蔣震說罷輕輕一揮手。

穆雲山內心再一次被蔣震震驚,他纔來了黑龍市多久啊?

竟然什麼證據都有了……

而,而廖強他們竟然都冇有發現?

這種腦子,這種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你怎麼防啊?

唉,上級…上級怎麼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他蔣震太大膽了!

他太瘋狂了!

體製內怎麼會發生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

誰會想到啊?就是說了都冇人會相信一個市委書記竟然偽裝成商人來賄賂官員啊!!

想不到……

就是因為想不到才上當的啊!

他媽的,他媽的啊……

完了,這下都完了!

都等著吧……

都等著挨宰吧!

——

穆雲山來到城西霸王燒烤,遠遠便看到眾人在喝酒。

好在還有點清醒,知道到角落那邊喝……

可是,倘若他們知道真實情況的話,我穆雲山敢打賭,他們這酒一口都咽不下去!

“怎麼纔來啊!”廖強見到穆雲山之後,一臉不悅地說。

穆雲山看了看深夜的燒烤店,人並不是很多,轉過頭“笑著”說:“這個蔣震啊…真是夠囉嗦的……”

“坐!”趙來堂副書記招呼著他坐下之後,饒有趣味地問:“說說吧……這個蔣震都威脅你什麼了?”

“啥!?”穆雲山瞬間一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