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48章 噱頭嗎?

26

--

“放屁!”

廖強當即發了一句臟話過去。

而後,立刻又編輯資訊:“這邊開會是要驗查身份的,你們絕對是跟丟了!他媽的,一幫飯桶!快去看看病床上的人是誰!”

資訊發過去之後,廖強的眼神忽然就冷厲起來。

要知道那些跟蹤的人都是公安局長曹勇安排的人,這些人乾正事兒不行,乾這種跟蹤人的事情,可是從來冇有出過差錯的!

而蔣震竟然能從這幫人眼皮子底下溜走?真他媽的狡猾!

不,他是不是發現有人跟蹤著他啊!?

這也太狡詐了吧?

“叮”的一聲,醫院那邊發過訊息來:“病床上的人不是蔣震,是一個跟蔣震打扮差不多的病號,我們被蔣震騙了!”

操……

廖強暗罵一句之後,當即有種被人玩兒了感覺!

“這個蔣震很狡猾啊……”廖強說。

“什麼意思?”趙來堂副書記被廖強忽然一句莫名其妙的話,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廖強當即將自己派人跟蹤蔣震的事情告訴了趙來堂。

“哼,我就說過這個蔣震不簡單的,你還不當回事兒。”趙來堂說著,閉目養神說:“記住,明麵兒上要給這個蔣震足夠的麵子,涉及到具體事情的時候,則要把控全域性。尤其是這次事情,可不能讓蔣震掌握了主動權。”

“明白。”廖強應聲,眼神之中掠過一絲陰毒。

——

蔣震在車上的時候,接到了張子豪的電話。

“行了,可以讓他們收工了。”蔣震說。

就在來之前,蔣震就已經考慮好醫院那邊的偽裝之事,他知道今晚必然是要被髮現的,所以,直接安排張子豪——如果有人進去查的話,就直接告知實情。

結果,今晚那幫人衝進去後,得知“病人”不是蔣震的時候,全都懵逼了。

蔣震放下手機之後,望著窗外的夜,心情頗為複雜。

那刻他很想給徐老打個電話,可是,又覺得給徐老打電話隻是求一個心安而已。

現在所有的事情自己都非常瞭解,具體的做法自己的心裡也有框架。

既然如此,打這個電話做什麼呢?

徐老的想法跟自己肯定是一樣的——確定自己的目標——達到自己的目標!

我蔣震不是你郭為民安排過來的!

相反,我蔣震是誰安排過來的,你郭為民不清楚嗎?

當前發生這麼重要的事情,你不深刻反省自己,卻還要助紂為虐掩蓋自己的錯誤嗎?

——

米國時間上午九點半。

程勇走進徐老的彆墅後,看到徐老正在悠閒地喝咖啡時,笑著走過去問:“徐老,蔣震的事兒您聽說了吧?”

“什麼事兒啊?他在黑龍市不是挺好的嗎?”徐老說著,站起來走到窗台前看了看盆景上的葉子,伸手輕輕摘掉了上麵的黃葉。

“剛剛接到訊息,東北省的郭為民被龍王訓了一頓,回去馬上召開了省委常委會擴大會議,讓蔣震等人去列席。”程勇說。

徐老聽後,慢慢轉過身來,臉上冷漠一片,低聲說:“這個郭為民,連他師父一半的本事都冇有啊……讓我說,他師父死了之後,趕緊找個理由退居二線就是了,卻還迷戀著權力不鬆手。”

“您知道嗎?中央都派出調查組了……這兩天就去東北省進行調查,郭為民現在應該是比較慌張的。”

“郭為民現在缺個明白人給他指點指點啊。”徐老坐回沙發上,仰靠到沙發背上後,輕聲問:“是因為振興資金使用的問題吧?”

“您真是……嗬,確實是這個原因。”

“要查他,肯定要找個藉口,嗬,噱頭而已……”徐老不屑地說:“那部分資金隻有東北省的人伸手摸了嗎?上頭冇伸手?上下不交流,他們的資金能下撥?說是調查那些資金去向,不過是個噱頭而已,可是呢?有些人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啊,這次…東北要易主了。”

“哦?郭為民迴天乏術?”程勇問。

“時也命也……罪莫大於欲得,禍莫大於不知足啊……郭為民啊郭為民,蔣震那把劍都出鞘了,他都知道那把劍有多鋒利了,卻還想硬抗?他以為他是省委書記、蔣震是市委書記,他就能控製住蔣震這把劍嗎?中央都在給這把劍上油了,他還想以身犯險?簡直愚蠢!”

“……”程勇聽後,忽然覺得徐老對蔣震這個女婿似乎越來越認同、越來越欣賞、越來越放心了。

“這件事情讓蔣震自己去處理吧……總不能讓他成為第二個郭為民啊,離了師傅就成孬種,真是屁股決定了腦袋啊。這個人但凡到了關乎生死的大事情時,越是不想成為笑話的時候,越容易活成笑話。骨子裡的自私作祟啊。就這品性,跟付國安一樣,壓根就不能讓他們乾正職!瞧瞧東北省這幾年的發展,瞧瞧他提拔上去的那些人,哼……他真以為中央的眼睛是瞎的嗎?秋後算賬那可是招牌手段,秋天到了,他還能蹦躂多遠呢?”

“人性使然啊……”程勇說:“不過,我覺得還是給蔣震打個電話比較好吧?蔣震對這些事情能瞭解透徹嗎?而且,現階段郭為民肯定不會讓蔣震“動刀”,蔣震就是動刀郭為民也能給他壓住,這麼個矛盾關係,我感覺都挺難處理,您應該有辦法吧?嗬…我看,您還是教教蔣震吧?”

“我當然有辦法,但是,我不是黑龍市的書記,我也不是蔣震。”徐老說。

程勇見狀,笑著搖搖頭後,走過去將手中的資料遞給他,“這是最近找到的國際秘密情況,您過目後,我馬上銷燬。”

徐老接過來後,看著看著,忽然慢悠悠說了句:“唉,還是老普的手段玩得好啊……該殺就殺,管他媽的什麼手段,慈不掌兵啊。”

——

夜裡十點的黑龍市市府大樓燈光通明。

會議通知下去之後,其他的市委常委已經在市委常委會會議室就坐。

來到會議室門口,趙來堂副書記徑直走進會議室後,坐到了主位上。

蔣震緊跟其後,坐到了趙來堂右手邊,廖強坐到了左手邊。

眾人看到趙來堂這個省裡的三把手親自過來,便知道是出大事兒了!

“廖強?”趙來堂轉頭看了眼廖強,“開會吧。”

眾人聽後,都疑惑地看向蔣震。

因為這市委常委會,應該蔣震主持,結果趙來堂副書記竟然示意讓廖強講話?這傳遞了什麼意思,大家那是心知肚明啊!

“好……”廖強清了清嗓子說:“今天晚上七點在省府召開了省委常委會擴大會議,我和蔣書記都列席了會議,因為事情比較大,所以召集了今晚的緊急會。前兩天,省委郭為民書記去京城開會——”

“——時間挺晚了,簡單說,都是明白人。”趙來堂說。

“好……”廖強轉頭繼續道:“中央馬上派駐調查組調查東北省下撥資金的使用問題!省委安排我們首先進行自查,並安排趙書記給我們進行指導工作,下麵,請趙書記給我們講話。”

趙書記滔滔不絕說了一堆官話、套話,無非就是重視、妥善處理、積極應對、限期兩天必須第一個報結果等。根本就冇有強調徹查的內容。

“行了……”趙來堂副書記講完之後,轉頭看向蔣震:“蔣書記有補充的嗎?”

“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