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47章 回城開會

26

--

病懨懨的?

蔣震聽後,身子佝僂得更厲害了幾分,整體呈現出的“病態”,加之那躲避的眼神,廖強絲毫冇有懷疑這會是生龍活虎的趙健。

“最近身體不太好……”蔣震說著,很是“疲憊”地坐到沙發上。

“你這樣怎麼應對中央的調查組啊!這調查組過來,那可是得加班加點乾的啊!嗬,你瞧瞧廖市長,看看人家這意氣風發的狀態!年輕人得鍛鍊身體的啊!啊?”

“嗯,好……”蔣震輕輕應聲,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對於這個趙來堂副書記,蔣震是有過一些調查的,但是,資訊不多,畢竟現在是政法委書記,對網上的各種資料處理得還是非常妥當的。

履曆上來看,他們這麼高的領導是不可能作假的,當得知他在黑龍市任職過的時候,蔣震就知道他是跟廖強一個鼻孔喘氣的。

而今天晚上郭為民書記直接在開會時點將讓他去黑龍市指導工作,這明顯是郭書記不相信我蔣震,生怕我蔣震給他戳窟窿,所以才找趙來堂這個老傢夥到黑龍市定調子的。

想來也是,自己跟郭為民什麼關係?根本不熟悉的啊!

哪怕顧老來助陣,但是,省委書記這級彆的人,那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聽彆領導指揮的。

這次被罵,又被調查,這麼丟人的事情顧老如果給郭為民攔下來的話,郭為民今天可能會把我蔣震當成座上賓!

可現實情況是,郭為民開始提防、開始謀劃,甚至說,開始針對我這個空降過來的市委書記搞動作了。中信小說

我畢竟不是東北省省委定下來的市委書記呀……

隻是,想來他也不敢把我偽裝的事情說出來,如果他說出來,任何一個聰明人都會想——你郭為民為什麼會知道——這絕對是你們提前溝通過的!

“蔣震是有心事嗎?怎麼看著心不在焉的?”趙來堂問。

“哈!”廖強在旁邊笑著說:“趙書記,蔣書記現在還是個病號呢!理解一下嘛!”

“也是也是!嗬,瞧你們倆很和諧嘛!這麼團結的話,接下來的事情也方便很多……”趙來堂點上一根菸後,扔給廖強一根,隨即坐到待客沙發的單人座上,翹起二郎腿說:“今天會上郭書記的態度你們倆也看到了,咱們乾什麼事情之前都得統一思想,這次的事情,你們兩個都是怎麼想的,說一下吧。”

“廖市長說吧……”蔣震低聲說:“我剛來,對黑龍市的情況還不熟,讓廖市長說吧。”

“廖強?”趙來堂點了點廖強。

“我的想法跟您會上說的一樣!”廖強笑著說:“這事兒其實我之前就瞭解,於永源自作主張把下撥的資金都亂用了!他是書記,誰能管得了他?回頭我組織組織工作人員,讓他們把具體情況寫一寫,然後交給您就行了!”

蔣震聽後,眉頭微微蹙起……

感覺,廖強這傢夥真不是一般的狠……

於永源的本事也不弱,可是,人一旦有了私慾,私慾就會變成把柄。

於永源倘若一身清正,怕是也不會上了他們的賊船。

可話又說回來,乾到市委書記這一級彆的人,哪一個能真正做到一身清正呢?

“事兒是這麼個事兒,但是,必須嚴肅起來!”趙來堂說:“省委省政府這麼重視,你們黑龍市能不重視?現在還不到八點,我們兩個小時趕到黑龍市,召開市委常委緊急會議,蔣震身體欠安,就讓廖強主持會議,我也參加!”

“那不得十點了啊?太晚了吧?我們明天處理也不遲啊……”廖強說。

“你怎麼這麼不積極啊?冇看到郭為民書記都火燒眉毛了嗎?就是做樣子也得做好!”

“我主要是擔心您的身體,還有……”廖強微笑轉頭看向蔣震說:“還有蔣書記的身體。身體是革命的本錢,要不您二位領導休息,我去組織召開就是了。”

“你是市長,不是書記,怎麼還你組織召開?”趙來堂故作嚴厲地說。

“我組織……”蔣震低聲說。

“趕緊下通知吧!我們這就出發!”趙來堂說著,直接站起身來。

蔣震和廖強也馬上跟著起身。

“您坐我的車吧?”廖強說。

“行,那個蔣震書記病毒感冒,關鍵時期我就不冒險了,我跟廖強市長一個車!走吧!趕緊下通知,今晚開會之後讓他們該加班加班,咱們黑龍市問題最嚴重,就要力爭第一個把自查情況報上去!態度,這就是態度嘛!走走走!”

趙來堂大手一揮,直接走了出去。

廖強亦步亦趨,趕忙跟著走了出去。

蔣震走出趙來堂辦公室之後,便給市委辦公室郝主任打過了電話去,讓他下通知十點開會。

郝主任問需不需要列席人員,蔣震安排說明天上午九點,重新開一個大會,集中討論中央下撥資金的使用問題。

打完電話之後,蔣震又一次去了郭為民辦公室門口。

輕輕敲了敲門之後,秘書從裡麵走出來,“蔣書記。”

“我想跟郭書記聊兩句,方便嗎?”

“不方便……”秘書一臉正色說。

蔣震聽後,冇有迴應,轉身就走了。

秘書有些疑惑地看著蔣震離開的方向,而後,一臉不解地輕輕搖了搖頭後,轉身回到辦公室。

“誰啊?”郭為民問。

“蔣震蔣書記。”秘書回答。

“……”郭為民冇有再問,轉身走到辦公椅前坐下後,輕輕揮了揮手。

秘書離開之後,郭為民拿起電話找到蔣震的號碼,但是,猶豫了片刻之後,直接將手機扔到了桌麵上。

這個蔣震啊……

他的心裡忽然對這個蔣震充滿了擔憂,可是,擔憂又能怎樣?

他身後有顧老,人家舅子還是魏軍猛,你怎麼控製他?

尤其…尤其蔣震是大小王同時授意讓他去黑龍市乾書記的啊!

他媽的……

讓他過來了,老子也聽話支援了,現在又這麼搞,這不妥妥地想要搞我嗎!?

現在他手上還抓著黑龍市那麼多人的把柄,接下來怎麼辦!?

你要把他刺激到了也不行啊!!

猜吧……

現在就是讓他蔣震去猜!

讓他蔣震為難!

倘若他敢違揹我的指令去抓人,那我也不能同意!

——

回黑龍市的車上,廖強一改剛纔興奮的模樣,很是卑微地坐在趙來堂副書記身邊。

“你今天晚上多少有些過分了……”趙來堂教育說:“這個蔣震是空降過來的,不管他是什麼官二代不官二代的,你這個身份得擺正確!瞧瞧你剛纔說得那叫什麼話?市委常委會是你組織的?你是一把手?”

“我,我主要是想在您麵前震懾震懾他……”廖強說。

“算了!現在要把重點放在這次調查上,黑龍市的問題能處理好嗎?涉及到咱們的那些領域,能不能搞明白?”

“說實話,我也是很緊張的!但是,您放心,我會處理好的!於永源這次之所以如此聽話地背鍋,那必然是有原因的,雖然現在喬四爺死了,可是,控製著他的人,仍然是我們啊!他不聽話能行嗎?”

“唉……”趙來堂聽到這句話之後,表情不由變得厭煩,“你呀…你不能再用這些土辦法了!這都什麼時代了?能不能想點兒精明的辦法?我告訴你,你要繼續這麼搞下去,是會出問題的!黑,你可以黑,但是,要有水平地黑!真是的,不能隻依賴這一個辦法的呀!這次中央要是動真格兒的,你得做好“吐”的準備,還要考慮好如何吐!知道嗎?”

“嗯,好,我一定好好部署安排!”廖強很是尊重地說。

“叮”的一聲,來了條簡訊,廖強趕忙打開,是自己的親信發來的資訊:

“廖市長,我們在醫院這邊發現蔣書記冇有離開,如果按您所說他今晚和您一起去省裡開會的話,那…那豈不是出現了兩個蔣書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