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46章 病懨懨

26

--

蔣震聽到郭為民這麼說的時候,心情是複雜中透著些許的憤怒……

——至於嗎?

就這麼迫不及待讓我露麵?

“郭書記!”對麵的廖強笑著說:“我們蔣書記重感冒,聽說還是病毒性的,我看還是彆讓他摘口罩了吧?這要是傳染了大傢夥,也不好吧?”

旁邊的人聽後,身子當即往旁邊微微挪了挪。

“嗬!”剛剛坐下的何開來省長笑著說:“病毒性感冒的話就不要摘口罩了!來日方長嘛!黑龍市這次的問題也不小,下一步見麵的機會多著呢!”

“開會吧……”郭為民麵色冷清地轉身走到了會議桌主位上坐下,開始開會。

會議的內容,跟顧老所說的差不多。

但是,郭為民作為省委書記,自然是誇大了很多。

“這次黑龍市市委書記於永源的事情大家已經知道了,之前大家可能以為於永源被處理,是普通的貪汙**問題,其實不然!於永源並不是得罪了誰被舉報,也不是因為收受了某人的賄賂而被髮現,他這次的錯誤涉及到了中央!最大的一點,就是扶持資金被濫用的問題!”

郭為民說出於永源被抓的本質問題之後,在場的所有人的眉頭都微微皺起,他們知道郭書記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撒謊,於永源絕對是因為資金濫用被處理的。

可是,於永源的水平是可以的!

被中央發現的機率微乎其微,這其中必然是有內部的人故意給於永源捅了婁子。

這個背叛之人,大概率就是廖強的人!

“於永源是特例嗎?不是!”郭為民厲聲道:“這件事情暴露了我們東北省十七個地級市普遍存在的資金濫用問題!隻是,於永源所在的黑龍市問題格外突出!突出到已經被中央針對、突出到已經不得不派出調查組調查!可是,這裡頭的問題究竟多嚴重,又是如何發生的,接下來我們又該如何處理……這,是最重要的!”

郭為民很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蔣震,繼續道:

“中央後天、最遲三天後就會派過調查組來進行調查,具體怎麼查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中央這次的決心是非常大的!不僅要調查資金的來龍去脈,還要調查我們東北省這幾年的經濟發展緩慢問題!我作為省委書記,我會負這個主要責任!但是,我負責、你們一樣也得負責!如果這次的調查出現問題,我郭為民遭殃,你們也彆想善終!大家也彆覺得我今天說話粗魯,現在的形勢已經不是跟你講文明、講禮貌的時候了!嚴重!非常嚴重!!”

在座的所有人聽到郭為民書記擲地有聲的話,眉頭都緊鎖著。

當然,鎖得最深、最犯愁的是各地級市的市委書記們。

他們非常清楚這些年來,中央資金的去處。

蔣震轉頭看了眼廖強,發現廖強的眼神之中透著股得逞的味道,便知道於永源的落馬,確實是他們搞的。

但是,具體是什麼情況,蔣震根本就不知道。

轉頭迎上郭為民的目光時,蔣震也瞭解到郭為民讓他停止“偽裝”的真實用意,那就是——查清楚資金使用的來龍去脈!

這些錢怎麼用的,於永源或許並不清楚,因為於永源已經是個傀儡了!

但是,廖強等人絕對清楚!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各地級市組織自查!我是希望你們都冇有問題的,但是,如果你自查冇有查到問題,而後卻被中央查出問題,那你們都給我寫好辭職報告!尤其是黑龍市!”

郭為民轉頭盯著蔣震說:

“蔣震啊!你們黑龍市的問題是非常嚴重的!於永源具體交代了什麼內容,我不清楚,但是,如果於永源吐出來的東西非常輕微的話,中央絕對不會引起重視!相反,這次中央如此重視,就是因為於永源吐出來的東西震驚了中央!接下來的調查,你們黑龍市絕對會成為調查的重點!你有信心解決這件事情嗎!?”

蔣震這刻已經完全鎮定了下來,慢慢站起身衝著郭為民點了點頭後,故作沙啞地說:“我有信心處理好此事。”

“好!”郭為民輕輕點了點手,示意蔣震坐下之後,轉頭看向在場的人說:“這次的調查等級是非常高的,當初下撥資金是省裡何省長聯合財政部門負責分發的,所以,此次調查由何省長統籌接待中央調查組的有關領導,各地市書記、市長協同配合!就跟我剛纔說的一樣,兩天之內,也就是後天這個時候,各地市必須把自查結果交上來!如果說,自查內容與調查組調查的內容出入太大,給省裡抹了黑,那我郭為民絕對會嚴肅處理!”

何省長聽到郭為民書記將他安排成“主要負責人”的時候,眼神之中就透出股子顯而易見的不悅,可是,一把手這麼說,他這個省長能怎樣呢?也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何省長說兩句?”郭為民轉頭看向何開來。

何開來省長輕輕挪動了一下麥克風,身子微微向前:“針對中央派駐調查組來我們東北省調查資金去向這件事情,我簡單說幾句……”

——

何開來的官話套話一大堆,說得都是一些司空見慣的廢話。有針對性的提議,並冇有多少,相反,在言談之中,他很多用詞都是輕描淡寫的。

這麼一群精明鬼們,都知道何開來是避重就輕,是不想當這次事件的背鍋俠的。

郭為民聽著何開來的言語內容,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難看,最後,直接打住說:“行了!就這樣吧!何省長會主抓這件事情,但是,最終的定奪在省委這邊,省委成立應對小組,我當組長、何省長副組長,其他常委任組員,對於如黑龍市等嚴重的地級市,要派出省委常委級彆的領導跟進指導工作!何省長在省裡這邊負責調度,趙書記?”中信小說

郭為民轉頭看向省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趙來堂,“你去黑龍市吧?冇問題吧?”

趙來堂副書記轉頭看了眼廖強,廖強跟趙來堂對視的時候,嘴角竟還勾出了淡淡的笑容。

很明顯,他們兩人的關係不淺。甚至,很深。

“嗬,”趙來堂微笑說:“我冇問題。”

“這麼輕鬆?”郭為民皺眉看著趙來堂。

趙來堂微笑著往前探了探身說:“我覺得黑龍市的問題雖然嚴重,但是,處理的難度並不大。畢竟於永源已經被抓,這也算是對資金挪用進行了一個處置……最大的問題已經處理,後續問題應該比較容易了。”

眾人聽後,心中暗罵趙來堂不是東西。

因為趙來堂的意思很簡單——黑龍市的問題讓於永源一個人背鍋就OK了啊!

反正他已經進去,到時候安排著給於永源捎信兒過去,隻要背鍋,親戚子女絕對給好好安排!

嗬,這事兒彆人辦不到,但是,廖強是有水平做到的。

“那就這麼定下吧……”郭為民說:“其他地級市如何安排,開來通知看著安排吧。散會。”

散會之後,蔣震正想跟上郭為民的腳步時,廖強市長突然從後麵拍了拍蔣震的肩膀。

蔣震轉頭,推了推厚重的鏡框,蹙眉問:“怎麼?”

“走……”廖強笑著說:“趙書記讓咱們去他辦公室聊聊。”

“嗯。”蔣震輕輕應聲。

——

蔣震跟在廖強後麵走進趙來堂副書記的辦公室。

趙來堂喝了口茶之後,轉頭看著蔣震說:“年紀輕輕,怎麼看著病懨懨的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