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45章 摘了

26

--

如此重要的會議,肯定是要參加的。

但問題是自己能保持偽裝手段去參加省委常委會擴大會議嗎?

倘若戴上口罩和眼鏡去的話,不就跟個異類似的了嗎?

怎麼……

郭書記怎麼感覺像是突然變卦了似的?

“嗡嗡嗡”剛掛斷會議通知電話不久,郭為民書記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喂,郭書記。”蔣震趕忙接起電話。

“收到會議通知了吧?”

“收到了,”蔣震皺眉說:“這,突然召開緊急會議,不是出什麼事兒了吧?”

“我這次去京城開會,被領導點名批評了……”郭為民口吻清冷地說:“主要是經濟發展上的問題,你們黑龍市是個典型啊!經濟落後其他地級市,當時中央下來的補貼給你們黑龍市最多,可是呢?成績卻是最差的!領導要求對之前地投資啟動調查,不久調查組就會下來查。”

蔣震一聽,這事兒不小啊!

自己這剛上任就碰上這種事情,這點子夠低的!

“還有……”郭為民繼續道:“之前跟你商討的關於黑龍市**換血的事情,暫時不要搞了。先把中央調查組應付好之後,再去處理咱們的內部問題。”

蔣震聽後,第一時間意識到事情絕對不隻是捱了批評那麼簡單。

郭為民這次去京城,八成是見到了什麼人,所以,才做出了這種改變吧?

“您的意思,是讓我不要隱藏,直接現身對嗎?”蔣震直接問。

“正麵應對吧。”郭為民說。

“郭書記,這不好吧?我最近做了這麼多的工作,眼瞅著馬上就要收尾了!要是現在現身的話,雖然不會妨礙抓捕工作,但是——”

“——我的意思你冇聽懂嗎?先把調查組的事情應付下去,後麵再討論換血的事情!”話畢,郭書記直接掛斷了電話。

“操……”蔣震掛斷電話之後,忍不住噴了句臟話。

這他媽的…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怎麼去了趟京城就跟換了個人似的?

算了!這麼猜是冇用的!

當前最大的問題是——前期的偽裝今天晚上就要解除了啊!

郭為民剛纔那句“正麵應對”就說得很清楚了啊!

唉……

他媽的。

蔣震鬱悶地給司機打完電話之後,點上一根菸,站在窗台前,抽菸看著黑龍市漸漸暗下來的天空,心情當真是鬱悶到了極點!

郭書記就不考慮考慮老子的難處嗎?

用趙健的身份偽裝了這麼長時間,馬上就要宰人的時候,竟然還要求一個都不能動!

媽的!

如果郭為民過來給我站台,會議上直接擒賊擒王把廖強拿下!

他郭為民怎麼就突然變卦!?

“嗡嗡嗡”蔣震的手機再次響起,看到是顧老的電話時,蔣震就知道郭為民的變卦,不是空穴來風!

而是說,事情已經複雜起來了……

“顧老。”蔣震接起電話。

“長話短說,”顧老說:“這個郭為民啊,嗬,這次來京城開會被龍王叫過去單獨訓話了。主要問題,還是東北省經濟發展的問題;再一個問題,就是原黑龍市市委書記於永源被抓後主動交代的一些問題,讓中央震驚。尤其是,中央撥款被濫用的問題,當前已經成立了調查組,過幾天就下去查。這麼個關鍵節點上,你上次聊到的大換血的想法,郭為民是不會同意了。倘若這個關鍵節點上再有正廳級乾部出問題,他郭為民可就真的坐不住了啊。”

“唉,我證據都弄好了,結果郭書記卻喊停了!這,這讓我後續非常為難的啊!”

“你能跟省委書記對著乾嗎?”

顧老一句話就說得蔣震冇了脾氣!

“我,我知道了……”蔣震說。

“嗬,乾事業就是這樣,你可得沉住氣啊。”

“顧老放心。我沉得住,快刀斬亂麻有快刀斬亂麻的好處,這緩緩圖之也有緩緩圖之的好處,不管是逆境順境,我都能把不利的事情轉變成有利的事情。”蔣震說。

“好,好……”顧老說罷,便掛斷了電話。

顧老掛斷電話之後,心情也不是很好。

因為之前,他答應給郭為民說情,可是,龍心難測,自己隻是稍微提了那麼一提,便被龍王斥了一頓。

同時,還連帶著把郭為民叫過來給斥了一頓。

這也是導致郭為民變臉的主要因素啊……

彆人保不了他的時候,他隻能自己保全自己!

保全自己的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要再犯錯誤,底下的同誌犯錯誤,他這個主要負責人怎麼可能冇有影響?

倘若在中央調查組調查階段,出現了塌方式的**問題,那他郭為民馬上就會被“移栽”。

——

晚上六點半,蔣震從黑龍市趕到了省會林吉市。

在車上吃了份快餐之後,裝著一肚子怨氣下了車。

進了省府,給工作人員看過證件之後,便問了郭為民的辦公室。

工作人員給郭書記打過電話去之後,郭為民冇有應允蔣震見麵事宜。

“郭書記說等會議結束之後再說。”工作人員很是客氣地說。

蔣震聽後,就覺得這次的事態還是比較嚴重的。

畢竟,這種被龍王單獨叫過去罵一頓的事情,換了誰都會重視。

罵一頓還不是什麼大事兒,直接派出調查組,這事兒就不是一般的小事了。

蔣震摸了摸口袋中的眼鏡和口罩,歎了口氣之後,還是戴上了。

工作人員帶著蔣震來到會議室門口,蔣震走進會議室的時候,裡麵坐了不少人。

十七個地級市的書記和市長就三十多人。

此刻他們都根據自己的桌牌,坐在主會議桌兩側的副會議桌前。

這些人都是官場上的老相識,彼此間都是比較熟絡的。

廖強並冇有跟蔣震坐在一起,而是在對麵的位置。

那刻正在跟旁邊的幾位領導交流,看到蔣震進來之後,還對旁邊的人介紹蔣震說,那就是黑龍市新來的市委書記。

旁邊的人看著蔣震那包裹嚴實的樣子,輕輕皺眉。

蔣震輕輕擺弄了一下自己的桌牌,順便看了下手錶,時間已經七點,可是隻有六個省委常委落座,郭為民等主要人員還冇有過來。

想來應該是小會還冇有結束。

“蔣書記?”旁邊的一個頭髮半白的領導衝著蔣震伸出手,“你好,我是銅山市的李國偉。”

“李書記好!”蔣震客氣地跟李書記握手。

“方便留個電話嗎?”李書記微笑說。畢竟對於這三十多歲的市委書記,那可以用罕見來形容了啊!現在攀上關係的話,未來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能用到呢。

“我給您打過去。”蔣震說著,當即掏出手機。

“你這是感冒了嗎?”李書記關心地問。

“嗯,不過快好了。”蔣震那刻想要摘下口罩來,但是,考慮到當前的情況,他也不知道摘了好,還是不摘好!

如果冇有今天的緊急會議,他是不想摘的。

可是,郭為民一句“正麵應對”,此刻的口罩就顯得有些多餘了。

“呦!都來了啊!”一個粗狂的聲音響起時,眾人齊齊看過去,那不是彆人,正是省長何開來。

看得出來,何省長此刻的心情是相當不錯的。

想來郭書記被罵的事情,已經傳到了他耳朵裡。

倘若這次應對不好中央調查組的調查,郭書記的烏紗帽是有可能保不住的。這何省長的心情,自然是比較微妙的。

“呦?”何開來省長走到蔣震麵前時,微微一驚,看了眼桌牌後,笑著問:“蔣震?嗬,一直聽說東北省來了位三十多歲的年輕書記,就是你啊?哈哈!”

會場的人被何開來粗獷的聲音吸引過來,都看向了蔣震。

蔣震慢慢站起身,“領導好。”

“戴著口罩乾什麼啊?”何開來笑著說:“摘下口罩來,大家一起認識認識嘛!”

“咳……”郭為民書記從外麵走進來,明顯是聽到了何開來的話,隨即輕咳了一聲。

“嗬,開會、開會。”何開來笑著趕忙閃開,去了自己的座位落座。

郭為民走到蔣震麵前,見蔣震剛要坐下的時候,伸手點住,說:“你開會戴著個口罩乾什麼?摘了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