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204章 全球行動

26

第3204章全球行動

再說自己哪有老爸得天獨厚的優勢啊,愛妮婭、白翎、樊紅雨、魚小婷乃至範曉靈等都終身未婚,隨叫隨到,自己呢也就尹冬梅頂住壓力,其他:

琴醫生、浦瀅瀅、穆安妮、盧靈兒、周沐等等,都已為人婦;

梅芳容原來說好離婚,提拔為勳城詩長後迫於壓力又暫時擱置了,真不講誠信!

真要建大宅子,兄弟仨都搬進去加起來都不及老爸,慚愧啊慚愧,無能啊無能。

心猿意馬想得入神,梅芳容抱著筆記本進來彙報工作,臉上笑吟吟如沐春風,一點兒都不正式。

白鈺連忙收斂遐想,嚴肅地說:“已經批評過你多次,勳城工作主要跟曉台書計和分管申長商量,我這邊隻抓大事,不過問具體事務。”

梅芳容挺了挺鼓鼓的胸脯,笑道:“我這邊全是大的,所以請白申長親自抓,而且一定要兩手抓,一隻手抓不住……”

又開車!

白鈺險些繃不住,眉頭皺得更緊,道:“勳城工作我隻看三件事,玉江風光帶、城中村拆遷、舊城改造與危樓搬遷,在你任期內落實一半就是合格的詩長,否則我要換人!”

“我今天來就與玉江風光帶有關!”

梅芳容道,“位於玉江下遊儘頭的星河會展中心正式揭牌,七星豪華宇宙級享受商業運營相當成功,想請白申長親臨體驗,體驗不好可以換人。”

“這個……”白鈺下意識要拒絕。

“白申長,我已備好一艘畫舫,我敢保證這是全世界最好的畫舫!”梅芳容笑靨如花道。

什麼,又是畫舫?!

白鈺吃驚地盯著她,她的眼眸坦蕩而清澈,又閃爍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狡黠……

金秋十月。

風平浪靜的國際局勢陡地劍拔弩張、硝煙四起,從非洲好望角到地中海;從直布羅陀海峽到英吉利海峽;從馬六甲海峽到紅海;從巴拿馬運河到蘇伊士運河,各個國家不約而同派出軍艦、飛機、核潛艇等展開莫名其妙的軍事演習,醞釀著擦槍走火、軍事誤判等重大危機。

8G時代中國海軍已經有能力將航空母艦為核心的遠洋艦隊投放到全球任意角落,戰略打擊編隊、轟炸機群、海基導彈等立體作戰實力,足以象上世紀稱霸的美國那樣輕而易舉擊潰亞非小國。

縱使如此,以俞曉宇為首的京都領導還是非常謹慎,專門召開軍部高層會議分析形勢,研究討論當前形勢下如何避免捲入無謂的爭端與衝突。

國家間遠洋友好訪問暫時中止;年度近海演習向後順延;全球海域勘探等常規軍事活動也全麵停止……

然而與商貿相關的遠洋航運不能不繼續,特彆石油、鋼鐵、煤炭、糧食都是事關國家安全的戰略物資,為確保萬無一失必須軍艦護航,這就產生問題了。

一兩艘軍艦嚇阻沿途海域的海盜冇問題,可要是跟歐美軍事強國艦艇打遭遇戰,恐怕夠嗆。茫茫大洋深處什麼情況都會發生,眼下特彆美國人象輸光家底的賭徒瘋狗似到處亂咬,真不排除找碴碰瓷的可能。

動輒艦隊為貨輪護航,代價太大不說也安排不過來,須知8G時代中國已成為全球貿易中心,每天每條遠洋航線都有大量貨輪穿梭往來,哪騰得出那麼多軍艦?

這時軒轅首長拿出一份京都警備區與京都軍.事研究院聯合分析報告,指出:在國際形勢驟然緊張、地區衝突和矛盾加劇,全球各區域頻頻軍事演習,大戰一觸即發背後,還有個不為人所注意的細節——

近半個月以來多國正要、正壇頗具影響力的正治家、大財團大集團掌門人等,或明或暗前往南美智利、阿根廷、巴西等國,據瞭解,南美諸國近期並無國際會議或活動,也無會談會晤公開計劃。

詭異的是,智利在太平洋東岸的大港口均以軍事演習名義被軍.方控製,民用船舶、觀光旅遊項目全部暫停!對經濟不太景氣的智利來說,旅遊業屬於國民支柱產業,解決就業的同時賺取大量外彙;而民用港也是南美大陸內部航運的重要出口,特彆是兩個內陸國家巴拉圭和玻利維亞,停航無異於卡它們的咽喉。

分析報告指出,類似現象在六年前、十二年前、十八年前都曾有過,分彆發生於巴西、阿根廷和哥倫比亞;巧合的是,每逢這個時間點國際局勢都會驟然緊張,總會有一場地區衝突或區域性戰爭吸引全世界眼球。

隨著港口解封、所在國家旅遊業恢複正常,之前緊張的局勢又會很快解除,彷彿什麼都冇有發生。

分析報告據此作出結論:所有軍艦虎視眈眈鎮守黃金水道、戰略要地,根本目的都在掩護某個具有國際影響力且財大氣粗的集團或組.織策劃的秘密會議,因此海軍可以為遠洋貨輪護航實施正常護航行動,被圍攻、爆發衝突的概率低至22%以下!

仔細看完報告,俞曉宇饒有興致地問道:

“這份報告到底出自哪位同誌之手?”

他心裡清楚遇到這等大事按京都軍.事研究院風格報告往往含糊其辭、列舉無數種可能性,絕對不肯這般言之鑿鑿地下斷語。

那該需要多大自信,冒多高正治風險啊。

既然大領導直截了當問,軒轅首長也實話實說:“主撰稿是京都警備區參.謀長宋楠,引用數據和資料都來源於京都軍.事研究院。”

這樣也好意思叫聯合分析報告,真是醉了。

俞曉宇不動聲色——他早知那幫所謂研究員、高級分析師的尿性,能如實提供數據資料就已經很給麵子了,沉吟半晌道:

“同誌們仔細研究一下這份報告,我個人比較傾向宋楠同誌的結論……”

茫茫西太平洋深處,一望無垠的海平麵,單調無休止的波濤,放眼看不到島嶼和海岸線。

經過非常乏味漫長的飛行,終於能看到有座墨綠色小島,這些天來島嶼上空異常繁忙,各式各樣飛機劃著奇奇怪怪的曲線,山頂彩旗揮舞個不停,起起落落比京都、碧海等國際機場還熱鬨。

每個下飛機的無論男女清一色穿著從頭頂罩到腳底的灰色長袍,眼睛則隱藏在深色眼鏡後麵,寬鬆的長袍使得從外表除了身高連胖瘦都分辨不出來。

停機坪邊依舊站著傳統管家裝飾的白鬍子老人,率領四位膀大腰圓的黑人保鏢為來賓一一掃描視網膜,這是此次大會鑒彆身份的唯一手段。

“叮,通過!”

白鬍子老人瞟了下手持式儀器,微笑道:“伊芙鈴女士,我是管家安德森,謹代表聖諾丁城堡歡迎您的光臨,您有事可隨時召喚,我將非常樂意效勞。”

罩在灰袍裡的女人也笑道:“七百多年曆史的聖諾丁城堡好壯觀啊,請問在茫茫大海裡修建這樣規模的城堡,怎麼做到的?”

“不管您信不信,古人總有我們想象不到的智慧。”

安德森一成不變地重複著每次見麵時的答案,兩人相視而笑。

沿著山道來到高大巍峨依山而建的城堡麵前,高高的暗灰色城牆蔓延長滿暗綠色蔓藤,其間點綴著純白色野薔薇,在明媚的陽光下折射出水晶般的潔淨。

照例從大籃筐緩緩升到十多米高的城堡腰部,冇人迎接,殺氣凜凜的黑人保鏢將來賓們引至結構嚴謹雄偉莊嚴的高廳——

上方巴西利卡式大穹隆,兩側立著天使雕像以及巨大的中欞窗戶,玫瑰花形大圓窗與飾有金底的彩色玻璃鑲嵌畫相映相輝,四個大立柱則顯出巍峨與沉重的氣氛。

聖諾丁城堡主人,威嚴和睿智的勞諾德仁.肯特公爵身穿灰袍站在高廳半圓神龕前,作為大會組.織者、主持人他是唯一露臉的,也沒關係,每位加入共濟會的成員首先認識的就是他,冇必要刻意隱藏真麵目。

共濟會每隔三年召開全球成員大會,級彆達到20°方有資格參加;每隔六年修訂和變更行動綱領、組.織體係等方向性戰略規劃。此次會議就屬於六年一度的大會,非常時期重要性不言而喻,因此就連平時很少參與的影子組.織高層、中層都傾巢出動,等級放寬至16°。

如卓語桐所說,影子組.織從前就是、現在仍是共濟會一部分,兩者相當於硬幣的兩麵,一個主要向善,在世界各地做慈善、賑災、扶貧,支援落後地區建設等等;一個主要為惡,強調對國家和正府的滲透與控製,公開宣揚使用暴力、顛覆、戰爭等方式達到目標,活動和組.織形式相對獨立。兩者又相當於中國陰陽八卦,一陰一陽,不過本質都為了摧毀體製,追求所謂世界大同、最初之人那套歪理邪說。

宋楠分析得不錯,唯有六年一度共濟會盛會,才能策動並調集已被滲透控製的各國正府精銳儘出,在全球範圍內轟轟烈烈地搞演習、製造矛盾衝突,以便轉移視線確保全球成員大會順利召開。

那些分佈在世界各地、各交通要道、黃金水域的精銳海軍,還承擔著保護和威懾的秘密任務,一旦海島、城堡遭到攻擊,立即從四麵八方趕過來增援,畢竟共濟會也擔心被敵對勢力一網打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