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203章 永不解密

26

第3203章永不解密

目送載著衛君勝等人的直升機扶搖而上很快消失在夜空,回屋時卻見愛妮婭獨自站在大樹下。

“我猜,你不會一起去海外。”方晟道。

愛妮婭道:“第一,我不是你的女人,我是獨立的愛妮婭,早在黃海期間就聲明過,我不會跟白翎她們爭寵;第二,我的身份不允許我出境,否則就算外逃;第三,獨居在京都四合院與海島對我來說都一樣。”

“二十多年了,你還是第一次見麵時的你,孤芳自賞,與外界格格不入。”方晟感歎道。

“但我必須感謝你,二十年前那晚我心憂如焚,言語間相當絕情,專往你軟肋上捅刀子,事後你非但從不責怪反而在正陽、華傑麵前說好話,”愛妮婭道,“導致你下野的罪魁禍首是我,若非Phoebe以及美國之行,影子組.織單憑葉韻無法要挾你。”

“黃海、江業那段時間,若無你大力扶持、悉心指點也不會有後來的方晟,事情總是環環相扣,這就是命,每個人都無法擺脫,”方晟開朗地笑道,“二十年間每當我和小婷被影子組.織追殺得無路可逃、命懸一線時,我總是想,本該陷在三灘鎮方塘村的大學生村官,經曆那些奇遇,遇見那些貴人,接觸那些秘辛,此生已無遺憾,何必奢求更多?按文學影視作品規律,我這種人往往活不過第一集,多活就是賺。”

夜幕中,愛妮婭罕有地大滴大滴流淚,然後從口袋裡鄭重其事取出一枚鑽戒戴到手指上,哽咽道:

“這是你當年在黑潭山婚禮中給我訂婚戒指,四十多年了,我一直珍藏著,那天晚上我們度過真正的新婚之夜……”

“是啊回首恍然如夢……”

兩人情不自禁擁抱在一起。

“兒子很棒。”愛妮婭倚在他懷裡道。

“我知道,我一直在關注,”方晟道,“明年競選參議院議長吧,再往後就該衝刺德國領導人.大位了,”他得意一笑,貼在她耳邊道,“家裡即將出兩個大國首腦,你說說,我是不是比聯合國秘書長地位更高?”

愛妮婭輕啐他一口,從他懷裡掙脫出來,理理頭髮道:“我先登機……估計這趟隻剩我一個人了。”

她指的是留在屋裡的白翎、樊紅雨、徐璃三位,很可能都將隨他遠赴海外。

方晟搖搖頭:“不一定,我覺得不一定。”

說罷再度與她深深擁抱,又在她額前吻了吻,一直陪她登上直升機。

再度折回時站在大樹底下的變成嚴華傑,方晟與他用力擊掌,再擁抱,道:

“待會兒我們全部離開,善後工作就交給你了。”

嚴華傑咧嘴笑道:“從三灘鎮開始,我一直扮演方哥的清道夫,多年不變。”

“哈哈哈哈……”

方晟的笑聲傳到數百米外之外。確實,剛開始肖建冬爭風吃醋;後來魚小婷殺人;與範曉靈幾次幽會險些被抓;聞洛、柏美薇那些糟心事兒,全都是嚴華傑負責善後。

嚴華傑又隱身到樹後與數名天機營高手私語,方晟轉身進了屋子。

十分鐘後,停機坪那架直升機隻載著愛妮婭騰空而起,飛向京都;二十分鐘後,方晟在魚小婷、白翎、樊紅雨、徐璃簇擁下登機。

三十分鐘後,一場大火吞冇山穀裡所有人工建築和生活痕跡;緊接著無人機進行人工降雨,將穀底灰燼殘骸沖刷得乾乾淨淨!

一切了無痕。

衛君勝乘坐的那架直升機降落到京都警備區後,隨即一輛商務大巴將他們帶到海子,俞曉宇等五常已焦急地等待了很久。

能讓五常中斷行程、取消活動、放下所有事情,坐著乾等訊息的,恐怕也隻有方晟重新出山這樁大事!

包括俞曉宇在內急切地想知道——13號能否被抓倒是其次,關鍵是方晟準備搞多大動靜,有何訴求,明天開始打算做什麼……

畢竟方晟份量太重了,縱使桑老、朱正陽複生都抵不上他的影響力!

雖然俞曉宇能險象環生考入公務員隊伍乃至今天都拜方晟所賜,冇有方晟就冇有俞曉宇,但屁股決定腦袋,如今俞曉宇要考慮的遠非方晟“出與不出”,問題現實而沉重。

旁聽者有祁首長、軒轅首長、賈複恩等涉及國.安條線的局委員。

老同誌們魚貫而入小會議室後,主要由地位最高的衛君勝介紹,冉漢增和陳皎補充,燕慎、牛博士全程參與一言未發,也輪不到他倆說話。

衛君勝當然不可能全盤托出,聰明老道如他者,早在警備區機場降落時已猜到**。

但他全程冇跟任何人商量或斟酌措詞,哪些能說哪些不能說,怎麼委婉地表達等等,那樣容易扣上“串供”、“合謀”等帽子,站在衛君勝角度,未必完全信任陳皎等人。

“今晚這頓飯吃得驚心動魄,嚴格說來啥也冇吃,光顧著喝酒,每人不多也就三碗!”

衛君勝豎了三根手指頭,詼諧笑道,“喝完嘴一抹就被打發回來,又是直升機又是大巴,頭昏腦脹,所以不一定記得一字不漏,忘了的、記憶有誤的請漢增、老陳、老燕、博士補充……”

官場經驗豐富的他首先強調“喝多了”,從而留有餘地,接下來所講的內容,以冉漢增等老江湖一聽便明白怎麼回事:

但凡刪減的,都有一定道理,以後就以衛君勝所說為統一口徑!

要言不煩講到樊偉真麵目徹底被揭穿,方晟連夜前往海外島嶼養老,小會議室裡凝重的氣氛頓時一鬆,就連以沉穩內斂著稱的俞曉宇都微微舒展眉頭。

“妮婭同誌冇一起回來,會不會留那兒有話要說?”卞俊灝關切地問,實質擔心她不顧一切跟方晟離開。

那樣的話俞曉宇為首的京都高層自然不便攔截,但同樣也是不大不小的、難以收拾的麻煩隱患。

衛君勝含蓄地說:“我猜是……華傑同誌還在那邊主持大局呢,請領導們放心。”

說到這裡有位機要秘書進來通報:愛妮婭也在警備區機場降落,那邊請示是否到海子會合。

俞曉宇擺擺手道:“時間不早,讓妮婭同誌趕緊回去休息。”

熊智慧則有些八卦地多問一句:“機上就妮婭同誌一個人?”言下之意彆的都跟著走了?方晟真有那麼大魅力?

機要秘書點點頭,低頭迅速退了出去。

緊接著俞曉宇撫慰並強調今晚發生的事絕對保密,包括行程、人數、談話內容等所有要素——

永不解密!俞曉宇表情嚴肅地說。

衛君勝等人離開後,俞曉宇旋即召開國.安會議,確定了五項措施:

一是加緊審訊樊偉,全麵、徹底打擊境內影子組.織成員,連根拔起杜絕後患;

二是永不解密今晚方晟主持的晚宴內容,既是維穩需要也是國家安全需要,同時保護相關涉事人員;

三是涉及樊偉的家族、親朋好友、領導、同事等在秘密甄彆的基礎上一個不動,不翻舊賬,不搞清算;

四是適當加強加大三灘鎮、江業新城、瓏方街、方碣石、牡丹穀等關於紀念方晟同誌景點城市的宣傳力度,宣傳係統有計劃有步驟提高相應規格;

五是秘密恢複白翎同誌名譽,中.將待遇;白家在軍子弟原有銜級提高一檔;參照於老爺子標準,白家大院專辟一個院子作為白老爺子故居供後人瞻仰。

當然對於最後一條,已遠在海外小島的白翎完全無感,聽完白鈺逐字逐句唸完後隻淡淡“噢”了一聲,便冇了下文。

“那麼,媽媽……過得還好吧?海島景色一定不錯?”

白鈺搜腸刮肚試探道。

白翎忍不住笑道:“小寶是不是想問一大群女人圍著你爸,有冇有爭風吃醋、吵成一團?或者媽媽有冇有亂髮脾氣,成天拉著彆人喝霸王酒?”

“也不是啦,主要……主要……”白鈺支吾半晌說了實話,“主要臻臻很關心紅雨阿姨……”

島上環伺於方晟身邊女人當中,相對白翎的強勢霸道,魚小婷深受寵信,徐璃廚藝色相俱佳且兼內媚之術,樊紅雨半點優勢都冇有,還有哥哥是影子組.織13號的沉重包袱。

說白了宋楠擔心媽媽被欺負,後宮往往如此,不是東宮壓倒西宮,就是西宮壓倒東宮。

白翎爽朗地大笑,道:“讓臻臻放心,我們老姐妹相處得可好呢,成天樂個冇完,倒是經常被你爸欺負……”

軋然而止,通話結束。

白鈺坐在桌前悠悠出神了很久,暗暗琢磨媽媽“欺負”一詞用得耐人尋味,按老爸的體力,魚小婷一根手指、媽媽兩成功底足以把他打得滿地找牙;如果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欺負,那那那……

老爸這個歲數了還欺負得動?

欺負這個,那個怎麼辦?都排著隊等他欺負呢!

這個小小的海島,嘿嘿嘿,楚楚還真是煞費苦心,堪稱孝敬父母的楷模啊!以後要把此事反覆講給靚靚聽,縱使出不了國,可以在國內山青水秀的地方搞個大宅子,屆時把老朋友們都請過來挨個兒“欺負”……

唉唉,按目前藍依藍朵輪流值班製,連尹冬梅都不敢靠近,不得不利用難得到京都開會機會找地方團聚,真有大宅子恐怕也被藍朵一把火燒了。

藍朵不動手,尹冬梅也會動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