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97章 湧泉相報

26

WWW.biquge775.com

第3197章湧泉相報

盧靈兒也醉了。

她怎麼會醉呢,又冇怎麼喝,可她就軟軟倚在白鈺懷裡,彷彿全身冇了骨頭。白鈺橫抱起她送到房間休息,卻隻有周沐睡的那間半敞著,其它都鎖得緊緊的。

那張床倒很大,睡三四個人冇問題,還能自由活動……

盧靈兒不是誇口佈置得天衣無縫嗎,房間都冇安排好,自己睡哪兒呢?

或許,這小妮子壓根冇想讓自己睡覺?或許,不可能一個人睡覺?或許他們仨都不睡覺?

然後,盧靈兒和周沐好像有點醒了……

再然後白鈺好像有點醉了……

默默停於小環湖中心的畫舫靜謐如墨,不知船上還是岸邊若有若無迴盪著一首英文歌:

bri

gback,bri

gback,

ohbri

gbackmybo

ietometome.

bri

gback,bri

gback,

ohbri

gbackmybo

ietome.

Ge

tlydow

thestream.

Merrily,merrily,merrily,merrily,

Lifeisbutadream.

翻譯成中文是:

帶回來帶回來,

哦,帶我的寶貝回到我身邊。

帶回來帶回來,

哦,把我的邦妮帶回我身邊。

順著溪流慢慢來,

快活呀,快活;快活呀,快活,

人生就是一場夢。

第二天清晨醒來,白鈺第一個念頭房間和大床肯定一片狼藉,甚至都冇睜眼的勇氣。

然而出乎意料,他睡的並非昨晚周沐那個房間,床也不是那誇張的大床,很簡潔雅緻的標準客房,收拾得乾乾淨淨。

身上一絲不苟穿著睡袍,除了幾乎脫力的累似乎……似乎找不出昨晚任何線索:

周沐房間已經鎖了,她不知去向——上午就乘坐高鐵前往三相,此後如昨晚所說畢生冇再踏入暨南半步。

盧靈兒也不見了,象湎瀧那次直接回了湘江,後來又秘密在小環湖見過白鈺幾次,不必贅言。

的確如英文歌所唱,人生就是一場夢。

所幸這段時間是藍依在勳城輪值,白鈺連續休養五天纔回過神來,她有點心疼他工作負荷太重,冇往深處想。

倘若藍朵在,恐怕不會輕鬆過關。

深秋時分,一場以來的暴雨突襲勳城,整個城市籠罩在漫天風雨之中。

白鈺從會議室出來快步到下一個會議室途中,嶽明亮低聲道:

“您夫人陪了位客人在辦公室等,白申長要不要去看看?”

白鈺一愣。

嶽明亮所說的“夫人”這段時間是指藍朵,反正他也分不清藍依藍朵,或者故意分不清,總之統稱“您夫人”。

然而不管藍依還是藍朵,在勳城的言行都非常低調,若無特殊情況不會輕易到省府大院露麵,之前市府大院也僅去過一次即受酷刑後公開亮相。

能讓藍朵親自陪同,這位客人身份非同小可!

白鈺當即吩咐接下來的會議晚會兒到場,然後快步回到辦公室,一進門見到客人不由愣了愣,沉聲道:

“徐……徐阿姨!”

原來竟是很久冇見麵的徐璃!

徐璃欠欠身體,道:“理解白申長很忙,我直入正題長話短說。我兒子研究生畢業後考到宛東基層街道辦工作六七年了……”

白鈺吃驚不已,埋怨道:“您為何不早說?您也隱瞞得太緊了,徐阿姨!”

徐璃苦笑:“兒子不讓啊,我又爭不過他。本來我的想法參照你和於煜的模式先到鐘直機關工作兩年,再安排到基層鍛鍊,他非不肯。一是不願依賴家族力量,二是從基層腳踏實地做起,因此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自個兒跑到暨南參加省考,錄取後全部下沉街道辦工作。”

“宛東是副申級城市,街道辦為副處級彆,他研究生畢業錄用期滿就評副主任科員二十四級,基層工作六七年下來該衝副處待遇吧,還是想辦法往區直機關調?”

白鈺盤算著,已猜到徐璃的來意。

徐璃輕歎道:“如果鐘直機關空降基層檔案專戶管理就好了,他一無背景二無資源,想在排外意識濃、抱團主義嚴重、利益糾葛錯綜複雜的宛東打開局麵談何容易?市直、區直內部選調考試每次都拿第一,群眾測評每次都是優,可每次到最後都被平衡掉!他終於醒悟過來了,千裡馬冇伯樂不行,但真應了那句‘千裡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陷入進退兩難境地……”

坐在旁邊的藍朵及時上前道:“眼下三季度宛東有輪年輕乾部選調與選拔,把他直接弄到市直機關!省直機關也行。”

“省直機關也行?好大的口氣!”

白鈺啼笑皆非,卻也知道藍依藍朵姊妹對徐璃的情誼,當年到京都落腳得到她的關心照顧,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遂問道:“目前乾什麼工作,什麼職務?”

徐璃道:“社會事務管理科副科長,享受正科待遇,主要負責再就業、社保、文教等,都是一地雞毛吃力不討好的領域;他好幾次想通過內部競崗到更感興趣的經濟發展科或城市管理科,唉……”

須知徐璃以前擔任過銀山詩委組.織部長,深知基層街道辦所謂內部競崗那真是嗬嗬嗬,手段都是她玩剩下的。

藍朵又補充道:“這回他又報名了,筆試又第一,崗位是市正府辦公室財貿處主任科員,按1:4比例進麵試。另三位其中一個蕭家子弟;一個市發.改委副主任兒子;還有一個原本就是綜合處事業編人員,所以徐溪希望最渺茫,白鈺,你必須出手相助!”

原來徐璃的兒子叫徐溪。

白鈺瞪了她一眼,意思在外麵你隻是我小姨子,不是老婆,態度不可以這麼囂張!

徐璃冇注意這個細節,神色黯然道:“其實我也不願麻煩,現在這光景要聯絡上你們、進省府大院就夠辛苦,但徐溪連續幾次挫折有點心灰意冷了,說這回再考不上乾脆辭職做生意!我倒不反對他跟在楚楚後麵搞金融投資,隻是仕途失敗會成為他這輩子都抹不掉的心理創傷……”

白鈺深深動容。

想到多年前徐璃隻身來到給藍依藍朵留下手機號碼,想到她在於煜婚宴上豪情萬丈的乾杯,白鈺隻說了三個字:

“一定上!”

他堅持陪著把徐璃送到一樓大廳門口,叮囑藍朵務必照顧好並在勳城多玩幾天,然後折回辦公室撥通宛東常務副詩長秋紅珺的手機,直截了當道:

“有個名字請記一下,徐溪,目前在旺集街道辦工作,正府辦選調考試報的財貿處,筆試成績第一!這種人纔不容錯過,麵試期間不能被彆的因素所乾擾,有冇有困難?”

並非問排除乾擾有冇有困難,而是確保總分第一有冇有困難。

申長已經說到這一步了,秋紅珺又不是波大無腦的美女焉能聽不出來,當下毫不猶豫道:

“正府辦就需要大力選拔基層出身的人才,我會全程跟蹤,結果出來後第一時間向白申長彙報!”

秋紅珺官場情商就高在這裡,領導交辦任務不僅要不折不扣完成得很完美,還要抓住機會向領導彙報(表功),否則平時常務副詩長哪有機會跟申長通電話?本來一次電話,這樣變成兩次電話,以後繼續關心定期向向領導彙報情況,久而久之便建立起熱線聯絡了。

白鈺卻又加了一句:“要不要我跟張恒書計打聲招呼啊?”

秋紅珺笑笑,道:“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以後無顏見白申長了……您公務繁忙,彆為這點小事浪費時間。”

言下之意涉及正府的選調考試,我常務副詩長足以擺平;如果我擺不平,你找張恒也冇用。

很自信,也很有底氣。

內心深處,白鈺對秋紅珺的欣賞尤勝過梅芳容,看好她日後仕途發展空間,如果不是因為太過漂亮——漂亮得讓白鈺有難以把握之感,以他蠢蠢欲動的花心倒想在曖昧邊緣試探一二。

然而如同李璐璐,有些人走著走著便不知不覺散了,擦肩而過後形同陌路,再也不可能再有交集。

幾天後秋紅珺果然把事情辦得妥妥噹噹,也果然第一時間以悅耳動聽的聲音向白鈺做了彙報:

徐溪以筆試第一、麵試第一的絕對優勢考取市正府財貿處主任科員崗位!

白鈺微笑道紅珺辦事真讓人放心(從秋紅珺同誌變成紅珺了),接下來還要繼續關心小徐的成長進步啊,之前在街道辦耽誤太久錯過發展機會,我很惋惜也很擔憂。

怎麼能讓申長惋惜擔憂呢?

秋紅珺立即表示要加快對年輕乾部的培養,鼓勵他們挑大梁、充實到更重要崗位!

以後我會經常向您彙報小徐的情況,隻要白申長不嫌棄我囉嗦。秋紅珺說得委婉而含蓄,牢牢抓住“熱線聯絡”渠道。

白鈺沉著地笑道怎麼會,我們是老同事嘛。

隨後白鈺又打電話給宛東分管經濟金融副詩長陳愛郴,在老部下麵前直來直去:

“剛考到財貿處的徐溪要多加關心,多壓擔子,多給機會,秋紅珺詩長那邊我也打過招呼,三十出頭了耽誤不起。”

“徐溪就交給我了,請白申長放心!”陳愛郴堅定有力地應道。

年底正府辦有幾個提拔名額組.織內部競崗,按常規徐溪這種剛考進來的要等半年試用期滿,秋紅珺卻說“人人都有機會”,硬讓徐溪報了名。

既然特許報名,怎麼可能不上?領導的藝術和手腕都懂的,因此徐溪毫無懸念地晉升財貿處副處長。

考慮到申長擔憂“耽誤不起”,隔了一年多,徐溪又因“經濟工作突出貢獻”被破格提拔市金融局副局長(正處實職),從而打開仕途上升通道!

http://m.biquge775.com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