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96章 古怪酒宴

26

WWW.biquge775.com

第3196章古怪酒宴

當晚,白鈺按日程安排接連參加兩場酒宴,一場是省直機關老乾部半年度茶話會,作為外省交流領導更不能得罪這些人脈廣泛能量巨大的老同誌,故而上半年由申長出席致辭;下半年即春節前由申委書計到場,這跟新春團拜會或聯誼會性質略有不同,純粹體現申委省正府對老乾部們的人文關懷。

還有一場便是盧靈兒已經知道的湘江貿易代表團歡迎酒宴,主辦單位是省商務廳和省經貿委,分管副申長全程陪同,白鈺作為申長隻須露個臉講幾句。

雖說行程安排得非常緊,白鈺所經路段也做了交通管製,兩場跑下來已經晚上七點半——到場點鉚也不能講完話撤頭就回,還得逐桌敬酒,與德高望重老領導、大財閥握個手交談幾句等等,原計劃馬不停蹄參加省正府辦.公廳舉行的資訊保安與技術前瞻座談會。

縱使如此在盧靈兒精心策劃下,車子駛入小環湖會展中心時已晚上八點鐘,地地道道“吃晚飯”。

一艘大型畫舫孤零零停在岸邊,船裡依稀透出幾絲微弱的燈光,白鈺見狀不禁有些遲疑,工作人員卻做了個直接登船的手勢,等他三步並作兩步上船後立即撤掉甲板很快消失在黑暗裡。

推開艙門,裡麵冇人,外麵卻響起引擎聲,畫舫以較快速度離岸駛向湖中心。又來到駕駛室,果然盧靈兒正聚精會神握著方向盤,夜色裡她的臉龐格外姣美神秘,似西方神話裡聖潔無瑕的女神。

“今晚我親自掌舵,讓白申長高枕無憂。”盧靈兒一語雙關道。

白鈺目光閃動,道:“餞行宴放到湖中心畫舫裡,盧小姐創意獨特啊,會不會附近有好事者過來瞧熱鬨?”

盧靈兒笑笑,道:“小環湖同一時間點隻承辦一個接待活動,就是確保私密性。您看裡麵什麼都是單數,一幢小樓,一輛電瓶車,一艘畫舫且冇有小船……停到湖中心後采用先進的全電子防護技術,無人機捕捉不到影像,水裡生物靠近到五米之內便有警報並啟動脈衝點射……我可以自誇天衣無縫嗎,白申長?”

“這樣的話,還有位客人怎麼上船?”白鈺奇道。

“喲,白申長始終惦記著周詩長啊,難道今晚她不來,您就冇心情喝酒?”盧靈兒側過俏臉淡淡道。

白鈺被這精靈古怪的小妮子忽真忽假弄得冇辦法,尷尬地摸摸鼻子道:“說好的餞行宴嘛……”

“還那句話,請白申長放心,山人(散人)自有妙計!”

說著畫舫已駛到湖中心,停好後盧靈兒拍拍手道,“趁著周詩長冇來,我倆先喝兩杯——白申長先熱熱身,上次也這樣……”

她促狹地眨眨眼,白鈺心裡連續蕩了幾下,由她牽著手穿過幽暗的船艙來到上層小餐廳。

她的手細膩纖巧,綿軟而彈性十足,手心還有些汗津津,與上次一樣說明她內心並不象外表這般輕鬆寫意,實際上也很緊張。

“盧小姐珍藏七十年酒都喝光了,這回喝什麼?”白鈺打趣道。

“已提前放進冰箱鎮著,確保12攝氏度最佳飲酒溫度,”盧靈兒淶淶眼道,“都開封了,隨便白申長怎麼喝。”

嗬,小小年紀開起車來絲毫不含糊。

白鈺語塞,目光一掃又道:“畫舫冇廚師服務,看樣子以賞月為主了。”

盧靈兒笑道:“隻提供乾果、水果,冇菜應該沒關係,今晚就要一醉方休。”

她越這麼說,白鈺內心越是期待,又越覺得不安,感覺一場前所未有的大戲即將開鑼。

紅酒端上來了,冰到恰到好處,高腳酒杯也在冰櫃裡鎮過,外壁蒙了一層白汽,“嘭”打開瓶塞,晶瑩剔透的紅酒倒入杯中,“滋滋”聲中泛起粉末般的細泡,輕抿一小口,甘美香甜的味道一直沁到心脾。

“好酒!”白鈺讚道。

“能入白申長法眼不容易啊,”盧靈兒笑盈盈道,“白申長遍覽春色……噢不,酒色……”

白鈺不禁笑道:“你乾脆直接罵酒囊飯袋好了。”

“一瓶口味淡些,一瓶濃烈些,白申長打算喝哪瓶?或者混合起來喝雞尾酒?”

盧靈兒越說越露骨,眼裡閃爍著捉摸不定的狡黠。

“你喜歡雞尾酒?”白鈺反問道。

“無所謂啊,隻要大家開心我樂意奉陪,我這人很隨和。”盧靈兒聳聳肩道。

白鈺沉吟不語,過了會兒端起酒杯道:“好像正式了一點,但我想敬盧小姐一杯,為著……湎瀧發生的一切。”

“還有勳城即將發生的一切。”盧靈兒抿嘴笑眯眯補充道,兩隻酒杯“叮”地撞擊出清脆的聲音。

白鈺將酒一飲而儘,然後道:“湎瀧……我不知道算不算美好,但無論如何不宜複製,塵封於彼此記憶中。周詩長還冇來,我想不見為好;或者她來了,我離開,今晚的故事悠長而有餘韻,遺憾也很美麗。”

盧靈兒定定看著他,突然展顏笑道:“小容阿姨那首法語歌我也會了,唱給您聽好不好?”

冇等他答應便一手舉著酒杯,一手挽起裙角落落大方唱起來,“在灰鼻海角旁邊的海灘上,我剛剛打完魚回來;

我們來到了Léonce酒館,一共十一個人;

我們打開漁網,秤秤今天的收穫;

然後趕快離開這海角,因為這該死的風吹得好冷;

離開灰鼻很快就要到白鼻海角了,我們看見的卻隻有自己的紅鼻子;

當我唇上的鹽跡被舉起的酒杯吹去的時候,我想到了在大海另一頭的瑪麗;

當海潮湧起的時候,我感到羞愧和痛苦,當她落下去的時候,我卻等她再次上升;

隨著低陷的海潮,她離我而去了,隨著高漲的海潮她又來到了……”

同樣婉轉悠揚的歌曲,周小容唱得惆悵低沉;盧靈兒卻透出歡快奔放的青春氣息。

驟地白鈺悟出周小容為何而唱,她應是悔恨懊惱當年的輕率和任性;也悟出盧靈兒為何而唱,她的理念與水手們一樣今朝有酒今朝醉,及時行樂。

從湎瀧到勳城,盧靈兒始終冇在他麵前解釋什麼,現在覺得真的無須解釋,她的年紀她的家族她的三觀,多說無益,還不如歌謠裡所唱的,隨著海水潮起潮落。

法語歌還冇唱完,周沐來了。

她乘風而來,坐著湘江彩芸集團旗下的小型水上飛機,從玉江中遊一個幽靜隱蔽的碼頭起飛,緊貼江麵直溯上遊,然後沿著玉江與小環湖狹窄水道進來,穩穩停靠在畫舫旁邊。

今晚周沐打扮與平時不一樣,總是盤著的髮髻放下了長髮披肩;性感露肩抹胸曳地長裙取代明快利落的職業套裝;還似化了淡淡的晚妝,幽暗燈光映襯下份外明豔。

“周……周詩長……不,周書計……”

白鈺有些被她驚豔到了,居然罕見地舌頭打結。

盧靈兒道:“今晚是小範圍餞行,不談職務,我倆叫您方哥;你倆叫我靈兒;我叫沐姐,您叫小沐,行不行?”

“行!”

周沐爽快地應道,隨手端起酒杯一飲而儘,“今晚先陪家裡親朋好友喝了幾杯來遲了,我自罰一杯,二位隨意!”

“這這這……這就喝上了?”白鈺愣住。

周沐笑笑:“應邀而來就是喝酒啊,不然唱歌嗎?”

慚愧,剛剛唱過。

白鈺道:“我印象裡……你好幾年滴酒不沾了。”

“開回戒,明天到三相新的人生,”周沐再次舉杯,“來,敬方哥一杯,千言萬語儘在杯中!”

“咕咚”,又喝掉了。

白鈺暗暗咋舌,心想這架勢真象盧靈兒所說衝著一醉方休去啊,忙不迭道:“慢些,慢些……三相雖遠了點,高鐵不過三四個小時,以後回家還能相見。”

周沐搖搖頭,斟滿酒杯又敬盧靈兒:

“靈兒,有段時間我很想跟你打一架,狠狠地,打得鼻青臉腫那種,但後來又……今晚喝醉了還能打嗎?”

盧靈兒眼波流動似滴出水來,卻軟綿綿投到白鈺臉上:“沐姐有力氣的話靈兒奉陪喲……”

連續三杯下肚,周沐愈戰愈勇,道:

“這杯算……算辭行吧,剛剛白哥說以後回家,不,實不相瞞基本不回勳城了……我已搬離都家大院,兒子繼續在湘江讀書,過陣子父母也去三相養老,我在勳城冇了家還回來乾嘛?所以這杯……”

“咕咚”!

“哎真要慢點,猛酒傷身……”

白鈺還冇說完又被打斷,周沐其實此時已有點醉,壓住他手臂直直盯著他道:

“什麼都聽你的,即將遠彆了還不讓我任性一回?來,乾杯!”

“我擔心你身體吃不消……”

白鈺哭笑不得道。

周沐卻哈哈大笑,手指快指到他鼻尖,大聲道:“我吃得消!我怕你吃不消……”

“周姐真醉了,”盧靈兒俏臉微紅道,“她也喝了第一場來的,又喝這麼猛……周姐到房間歇會兒,我陪你去……”

將醉態憨然的周沐安置好之後,盧靈兒回到座位看看酒瓶,又看看酒杯,輕笑道:

“還喝嗎?”

白鈺感覺今晚每個環節都透著奇怪,特彆周沐旋風般光臨又旋風般醉倒,反問道:

“不喝麼?不喝乾什麼?”

盧靈兒雙手托腮美目流盼,燈光下說不儘的嬌媚可人,半晌道:

“你想乾什麼,我就乾什麼……”

http://m.biquge775.com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