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93章 提名之爭

26

WWW.biquge775.com

第3193章提名之爭

關於白鈺擔任暨南申長的提名,京都各方均冇有反對意見——嶽老為首的保守係經過暨南反洗錢一役已被打殘了,非但元氣大傷內部也四分五裂。本來嘛就依靠共同利益把各路人馬糾集到一起,現在冇盼頭了還有必要繼續玩下去?

然而出乎意料,正務院副理蘇若彤居然提名於煜!

按約定俗成規矩,排名靠後且不分管人社部的局委員除非被征求意見,否則不會主動提名申長候選人,但蘇若彤是特例,她在正務院的強勢地位以及在俞曉宇心目中的地位決定了可以這麼做。

事實上也冇哪條規定不可以這麼做。

魯嘯路在俞曉宇麵前推薦白鈺,實質已經暗示俞曉宇的態度,聰慧如蘇若彤為何還頂著乾呢?

其實在黃海係、方晟係內部始終存在著“嫡長之爭”,當年何超對於煜明顯偏愛並非個案。

但也不完全與“嫡長之爭”有關,這當中也摻夾了個人感情因素。朱正陽、嚴華傑、範曉靈等老黃海,都曾經抱過親過白鈺,有股發自內心的喜愛;之後何超、明月、蘇若彤等,則因為方晟與於煜相處時間多表現得更親密而受到微妙影響。

此外明月、蘇若彤受於道明關照較多,私人情誼頗深,在於道明自知不久離世前也曾暗示對小貝“多多關照”,故而——

明月也好幾次關鍵時刻出手幫過白鈺,那是看在方晟麵子,倘若白鈺與於煜二選一時,還是站在於煜這邊。

之前隱而不發、和平共處,是因為白鈺、於煜同在第一方陣打的是集團戰,戰友多多益善。

而今淘汰出局者越來越多,留在第一方陣的越來越少,而暨南申長位置絕對屬於橋頭堡的戰略要害!

此時第一方陣裡的陸鍇、岑哲奕以及其他鐘組部培養梯隊人才,還冇哪個達到正申級,誰搶先一步誰就成為第一方陣領軍人物,前程不可限量。

而且暨南申長不同於內地中原地區、東北地區、西北地區那些省份,其份量有機會提拔申委書計後再接再厲晉升局委員!

——這也是保守係內部施壓詹印同意拿掉詹小天的原因,第一他冇把守把好南大門,繼續賴著毫無作用;第二他仕途有天花板,與其占著位子還不如主動騰出來爭取京都高層好感,以便在其它方麵獲取利益;第三故意引發黃海係內部紛爭。

重要至此,難怪蘇若彤明知俞曉宇傾向性也要出麵硬頂,況且她知道俞曉宇不會“龍顏大怒”,因為白鈺作為提名者,在俞曉宇而言並不是不可改變,如果換成於煜也會“欣然同意”。

隨著範曉靈退出,俞曉宇作為一把手不便輕易發表意見,局委員裡蘇若彤明挺、明月暗中支援於煜;另一方賈複恩態度毫不含糊,居思危也傾向白鈺,雙方僵持不下。

而鐘組部長許天波巴不得黃海係內部先打起來,最好兩敗俱傷或白鈺、於煜出於兄弟情誼雙雙退出競爭,那麼申長花落誰家就有了想象空間,鐘組部長便能發揮更大的作用、更多的話語權。

暨南申長人選問題拖了一個多月,本來應該在兩.會前到位正好把“代”字去掉,如此一來似漫漫無期了。

黃海係元老都在暗中奔走,嚴華傑、肖翔、楚中林、房朝陽……甚至有人建議請愛妮婭或徐璃出山。

三月下旬的週末,有人打電話給時任臨海申委常.委、省城詩委書計於煜,請他立即到靠近機場的五星酒店談話。

哪個這麼大口氣,敢在於煜的地盤提這種要求?

因為她是範曉靈。

於煜當即中斷正在參加的活動,由特勤人員、保鏢護送下直奔酒店。途中他也在琢磨:

形勢自然一目瞭然,但到目前為止所有工作都在水下,無論京都傳統家族還是黃海係、方晟係冇人與自己聯絡,也冇任何說客到訪。

說明一點,白鈺冇做小動作,與自己一樣坦然麵對事態發展。這也是之前兄弟間不可言說的默契,即公平公正地良性競爭。

現在範曉靈來了,會有怎樣的變化?她代表她自己,還是黃海係、方晟係?於煜默默思考了一路。

來到酒店,範曉靈獨自坐在總統套房會客室,目光依舊睿智大氣,氣質依舊灑脫率直,笑容依舊爽朗明亮。

“於書計的確很敬業呀,週末還參加企業家聯誼活動,看樣子今年省城大投資又有著落了。”

範曉靈邊與於煜握手邊笑著說。

於煜解釋道:“臨近清明,很多海外企業家、成功人士回來祭祖,我們想通過難得機會多接觸多瞭解,增進友情促進後期合作。範阿姨來了更是大事,明天起我全程陪您走走看看,特彆潤澤瓏方街,還有海邊的方偈石……”

與其他領導乾部稱呼“範首長”或“範老”不同,於煜叫她“範阿姨”語氣很自然,從小到大都這麼叫的。

但範曉靈不能再叫他“小貝”了,畢竟人到中年的申級領導,這麼稱呼有點不嚴肅。

“哈哈哈哈,不必了不必了,”範曉靈擺擺手道,“你們事多,不象我退下來遊手好閒,前呼後擁影響不好,大夥兒都拘束……”

寒暄了天氣、鍛鍊、孩子等話題後,範曉靈隨即切入正題,“關於暨南申長提名人選,於書計應該有所耳聞吧?”

於煜微微笑道:“聽說了,不過我冇主動報名啊,事先也不清楚被列入提名人選的事兒,完全……完全矇在鼓裏。”

意思是蘇若彤提名前冇與他溝通,這也符合她的一貫風格。

“你是什麼想法?”範曉靈籠而統之問道。

於煜略加思索,道:“如果在範阿姨麵前說不計較個人得失、服從組.織安排,好像有點虛偽,但我其實真的這麼想。三爺臨終前教導過我,該爭的要爭,所以這個時候我不能退卻,否則會讓關心愛護我的長輩們失望;我又不願為了爭而爭,傷了兄弟感情,所以……所以無論什麼結果我都會坦然麵對,範阿姨。”

範曉靈輕輕頜首:“看得出於書計是由衷之言,與我想的差不多。那麼我再問一個問題,如果,我是說如果,你被任命為臨海申委書計,你會選擇哪個人當申長?純粹從經濟發展角度出發,人選不拘於現任現職,哪怕局委員、正務院副理都可以,隻是理論探討,不具絲毫現實意義。”

“這個嘛……”

於煜倒被如此刁鑽古怪的問題難住了,沉吟半晌道,“論對沿海省份情況熟悉和微電子及輕工業研究程度,首推岑哲奕;論金融領域專業水平和大局觀,白鈺堪當此任;不拘於現任現職的話,蘇若彤蘇副理開拓型思路無出左右,嗯,我就不當麵誇獎範阿姨了,實際上您在上高打下的雄厚經濟基礎至今仍發揮深遠影響。”

範曉靈指指他笑道:“好你個於書計,說不誇還是猛誇,誇得我心裡甜滋滋的。”

兩人皆大笑。

“提起上高,我的所有正績都離不開方書計……”

範曉靈停頓片刻,“知道嗎,同樣的問題我昨天在勳城問過白鈺,你猜他怎麼回答?”

“噢,範阿姨從南邊過來的!”

於煜心裡打了個突兒,定定神道,“暨南人才輩出,象吳曉台、梅芳容、樓遙等都很厲害的。”

範曉靈豎起大拇指道:“到底親兄弟心意相通,省內範圍白鈺就說的這三位;省外一口氣說了六位,都是通榆以前的乾部包括繆文軍。”

“那倒是,尤其齊曉曉、尹冬梅、秦思嘉等女乾部,個頂個地強。”於煜冇好意思提夏豔陽。

“確實如此,不過,”範曉靈若有所思道,“你潛意識裡覺得白鈺會成為優秀的申長,白鈺潛意識裡擁有一把好牌——不是說他覺得你不行,而是優先次序問題,如果單純從申長工作職責考慮的話。是不是這樣?”

於煜心頭重震,良久道:“範阿姨指出了癥結所在……在工作能力、事務處理技巧等方麵,我不如白鈺,這是事實。但到申長、申委書計乃至更高層麵,能力水平都不是上與不上的決定因素,爸爸的經曆已經充分證明這一點。”

範曉靈歎息道:“方書計的遭遇是所有人都不願見到的悲劇,所以,作為我們,你們,更要努力避免阻止悲劇重演,讓優秀者竭儘所能,讓勇敢者積極探索,因為國家利益始終高於一切。”

“……是,國家利益……”於煜緩緩點頭同意。

範曉靈道:“二十多年前,方書計在兩個人麵前吐露過對兄弟鬩牆的擔憂,並非單指鬥得頭破血流,以你倆的感情肯定不會;方書計憂慮的是,無論京都傳統家族微妙情結,還是派係內部此消彼漲,或者個人情感情緒等左右,都是將你們身不由己裹挾其中……”

於煜苦笑:“有點身不由己的味道,其實我在臨海好好的,何必跑到暨南?”

“當年方書計托附這兩個人一定要在某個時刻出麵調解,一是朱正陽,已經去世;另一個是我!”

範曉靈道,“我不會出手強摁,摁了誰都不服氣,我先找白鈺,再找你,我不談人情世故,隻擺事實講道理,你倆聽了覺得能接受就接受,不接受可以據理反駁,於書計覺得呢?”

http://m.biquge775.com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