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89章 曆史懸案

26

第3189章曆史懸案

白鈺也冇想一下子把潘、鄭兩位常.委打入十八層地獄,智鬥就這麼回事,講究的過程而非結果,與兩人遭受嚴懲相比,白鈺其實更享受都海嬋、都海驕兄妹推門一刻時精彩的表情。

白鈺要爭取的是俞嘉嘉提拔正廳級名額。

之前經過反覆權衡,白鈺從大局出發還是無奈地委屈俞嘉嘉,也就是私心服從公心,提名嵐橋區長伊尚塵為副詩長候選人,還有兩位副詩長由申委拍板決定。

如今潘富帥、鄭燕子要被踢出市領導行列,又騰了兩個位子,白鈺想以受害者名義讓俞嘉嘉直接晉升常.委。

不料詹小天還是反對,理由是一碼歸一碼,潘、鄭兩人企圖對你不軌,將受到黨紀處分;任命詩委秘書長和宣傳部長,要由省組.織提名交常.委會討論研究,不存在補償的說法。

雙方暗藏機鋒地鬥了幾個回合,最終還是譚規出麵圓場說先提名俞嘉嘉為詩長助理,後麵有機會再說。

也隻能如此了,俞嘉嘉可謂二次卡位。

之後也平穩過渡申委故意使了曲筆,讓潘富帥到申委黨.校學習,常務副秘書長馮濤暫時主持詩委辦全麵工作,做好接掌秘書長的準備。

鄭燕子則“借用”到申委宣傳部,冇過幾天從宛南提拔了一位本土係副詩長任詩委宣傳部長。

楊功如願以償進了市常.委班子兼統戰部長;伊尚塵以及省廳空降的副廳.長、宛北詩委副書計被提名為副詩長;俞嘉嘉則提名為詩長助理。

一波人事任免轉移了外界視線後,潘富帥被降級為正處待遇,黨內警告處分,學習期滿後就在申委黨校掛了個閒職,以後默默無聞埋頭於家族企業,再也冇出現於公眾視線。

鄭燕子作為主犯處理更嚴厲,直接降級為科員,黨內嚴重警告處分,被分配到市郊某社區上班。她哪受得了這個氣,一怒之下辭職,在嶺南幾大家族資助下跑到湘江做生意,一輩子冇回勳城。

白鈺看似大獲全勝,實質回到家被藍依藍朵狠狠教訓了一通,理由是:人家為什麼懷疑你跟周沐?肯定有蛛絲馬跡落到人家眼裡了!

又說最危險人物是秋紅珺,給我倆(是我倆)老實點兒,彆再讓壞人利用大做文章!

十月中旬。

艾琳娜和哈薩克部落牧民在勒克蘇孜大峽穀一帶放牧時偶然發現走私軍火團夥,出於高度警覺立即向宋楠報告。

事有湊巧,宋楠正親自帶兵在四五十公裡外的深山拉練,聽到警訊隨即來了個急行軍,深夜時分兩端包抄將軍火販子堵在大峽穀裡。

經過整整一夜激烈交火,說來可歎,軍火販子攜帶的武器先進程度還高於我們,論單兵能力和小配合作戰水平,也明顯高出一截。

那憑什麼跟他們鬥?

宋楠強調意誌力和凝聚力,任何時刻我們的軍.隊都必須打不垮、打不散,以此為基礎,加上整體戰術組.織和嚴明的紀律。

當然還有人海戰術,宋楠手裡有兩個連的兵力,而軍火販子加起來才三十多人,但這一點在事後總結報告裡含糊其辭一筆帶過。

重點是意誌!

打到天亮大峽穀裡血肉橫飛,遍地屍體,宋楠以死傷11人的代價全殲武器精良、訓練有素的軍火販子,其中居然有9名非洲回來的雇傭兵,擁有跟美國大兵多次交手的經曆。

這樣的戰果按說很不錯了,然而還有更意外的收穫!

在僅有的兩名俘虜當中,有個叫沃洛克的居然參與過當年暗襲劉老、白翎親自指揮的那場著名戰役,也是迄今為止的不解之謎。

據沃洛克交代,當年他才16歲實戰經驗不足故而冇被派遣到大山裡,而在境外指揮部協助通訊聯絡、呼叫支援、調試直升機等。

沃洛克說當年投入戰鬥的由雇傭軍、軍火販子、毒販子臨時拚湊而成,原計劃組建兩個小分隊越境到指定地點進行軍火和毒品交易,突然間頭目說接到大單,深入大山抓捕或乾掉失事飛機的殘存者!

沃洛克熟悉下大單的人,是冷鱷團在境外組.織的重要首領,也是中亞地區影子組.織關鍵人物,沃洛克所在的黑幫組.織經常受其雇傭將武器偷運到內地,再輾轉分流到冷鱷團在各地的職業殺手。

沃洛克明確地說劉老乘坐的專機是境外影子組.織做的手腳,早在他參加聯合國環境保護與氣候大會期間,受訪的中亞數國影子組.織和冷鱷團都行動起來,聯手部署了殺局。但不清楚炸彈安放的位置不理想,還是飛機質量很好,居然冇出現爆炸後機毀人亡的結果,冷鱷團精英儘出並雇傭沃洛克黑幫組.織全力施為;至於後期增援的直升機,沃洛克推測潛伏在中亞國家軍.隊高層下的命令,事後那邊也有力度非常強的洗牌動作。

案子查了數十年,到最後與嚴華傑主持的零號專案組推測方向完全一致:劉老專機失事以及後來突然病故,都是影子組.織下的毒手!

事關重大,宋楠不敢怠慢隨即親自押送沃洛克抵京,當夜戰略安全域性立即組.織審訊,旁聽者是——

包括五常在內的在京所有局委員!

聽到沃洛克思維清晰、條理分明地講出那樁陳年舊案幕後秘辛,領導們都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對白翎、樊偉處理太重了!

實際上京都高層始終隱隱約約——但冇人敢說出口,覺得白翎拚死救下劉老、大山深處與不明勢力激戰有點過於巧合,好像大老遠特意在那裡拉練,就等著劉老飛機出事似的。

所以對方晟失蹤事件期間白翎的做法不能理解,連帶著樊偉也深受其害,雙雙被貶至今冇能翻身。

如果劉老飛機失事、大山槍戰等的確是境外影子組.織和冷鱷團聯手策劃,證明當初白翎接受零號專案組調查時所說的都是真話,至少洗清大半嫌疑!

結束審訊已是淩晨一點多鐘,俞曉宇仍無睡意,將賈複恩叫到身邊沉聲道:

“零號專案組來龍去脈複恩同誌是知道的……立即請嚴華傑同誌進京,我要跟他單獨談話!”

賈複恩點點頭,然後不輕不重地飄了一句:“難怪樊偉同誌不肯搬出樊家大院,不服氣的。”

俞曉宇道:“我瞭解,宋楠同誌做了很多工作……宋楠同誌立大功了,誰還惦記那個院子。”

賈複恩心一寬,笑道:“是的,誰提誰小氣。”

第二天下午嚴華傑“應召入宮與上密談”,足足兩個多小時才退出。很奇怪,關於零號專案組,關於劉老那樁案子,關於白翎樊偉待遇問題,此後也冇人提起,隻是俞曉宇先後在軍部高層會議上先後提了兩次:

“宋楠同誌立大功了。”

以軍部領導們的悟性,俞曉宇隻要說一次就有數何況兩次?尤其軒轅首長心裡透亮,深知宋楠的事基本冇有障礙。

樊家大院退與不退,都不再是問題,也跟加分無關。

十二月上旬。

今年暨南的冬天格外寒冷,街頭很多熱帶樹木都凍壞了,貨車一輛接一輛從北麵運來過冬厚衣物:

棉衣、羽絨服、羊絨衫、保溫內衣……

偏巧市府大院總空調突然不製熱,由於樓體老化、線路淩亂,技術排障工作舉步維艱,從領導到員工都冷得瑟瑟發抖,不得不臨時采購大批取暖器應急。

周沐則舊事重提,拿出新建市府大院的計劃,打算放到離玉江風光帶不遠的地點,從而為城市發展主方向再添一把柴火。

白鈺卻有些猶豫不決。

市府大院使用近三十年,按說應該另砌爐灶,但這事兒要講正治:省府大院年代更久遠,至今冇有新建計劃,省領導能堅持市領導反而不能?

另外白鈺從擔任詩長以來主導大拆大建,拆城中村、拆舊居民小區和老商業街、拆危樓,那些都事關民計民生沒關係,一旦涉及改善領導乾部辦公條件,恐怕問題冇這麼簡單。

正盯著地圖出神,俞嘉嘉拎了隻皮箱氣喘籲籲進來,斷斷續續道:

“白書計……早……”

白鈺失笑道:“文弱書生一枚這點重量就吃不消了,要加強訓練啊。唔,大清早的拎這個麼箱子堂而皇之到辦公室,行賄手段如此粗.暴啊?”

俞嘉嘉氣勻了些,道:“材料……75家金融企業洗錢證據都齊了!”

“啊!”

饒是經曆大風大浪,白鈺身體不禁晃了晃,驚喜道:“都齊了?總額多少?”

“比您之前判斷略少些,1700多億,”俞嘉嘉道,“可能與前期白書計故意開閘放水有關,透過種種手段流出去700-800億,目前已全渠道截住,一分錢都跑不掉!”

白鈺踱到皮箱前出神地望了會兒,道:“我要的不僅僅75家金融企業,我要挖出背後高人,我想的是一網打儘,不留後患!”

“所有您需要的都在裡麵!”

俞嘉嘉道,“這事兒柴君付出很多,嘔心瀝血幫我建了87個數據模型;您在京都發.改委、於煜於常.委在京都辦.公廳、宋將.軍在京都財正部等人脈都發揮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說是……”

“彆忙著寫總結報告,論功行賞,”白鈺笑著揮揮手道,“省裡那位可以鎖定了?”

“絕對在射程之內!”俞嘉嘉語氣堅定地說。

“好,我要花時間看一遍,或者兩遍。”

白鈺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