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78章 劫持事件

26

駱炎一副鼻青臉腫的樣子,搖搖晃晃朝趙旭和方清悅所站的位置走了回來。

站在方清悅的麵前,駱炎嘴角露出一副淒慘的笑容,對方清悅笑著說:“老婆,你看見冇有,我不是窩囊廢!以後隻要有人敢欺負你們母女,不管打不打得過,我都會和他們血拚到底。”

說完,眼前一黑,身體向後垂直倒了下去。

“駱炎!”方清悅大吃一驚。

趙旭眼疾手快,及時出手扶住駱炎。

這時,華怡也走了過來。

她替駱炎診過之後,對方清悅安慰道:“放心吧!他隻是不經常鍛鍊,體力有些透支,精神力也處在強弩之末,休養上兩日,就能夠痊癒的。”

華怡從身上取下銀針,在駱炎胸口的膻中穴紮了一下。

很快,駱炎悠悠轉醒過來。

他醒來後,見到方清悅一臉關心的表情望著自己。

駱炎對方清悅說:“老婆,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如果我以後還是不上進,你就和我離婚。你就再相信我最後一次!”

方清悅內心掙紮猶豫了一番,咬著嘴唇似乎很難做決定。

華怡見方清悅神色猶豫,知道她對駱炎還有感情,出聲勸道:“妹子,你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兩人在一起靠得是緣份。你們來民政局離婚,如果不是出了這檔子事情,恐怕這婚已經離了。既然,你老公肯為你出頭,就說明你們緣份未儘。給他一次機會,就等同於給自己一次機會。”

方清悅原本就有意原諒駱炎,趁此機會,對駱炎說:“好吧!看在你們的麵子上,我就再相信他一回吧!請問您夫妻二人貴姓?”

華怡見方清悅把自己和趙旭誤認為了夫妻,羞得她頓時臊紅了臉。

她正想開口解釋,就聽趙旭說:“我姓李,她姓花。”

趙旭說自己姓李,是想用老婆李晴晴的姓氏。華怡姓“華”,和“花”是同音。

他擔心華怡和對方解釋越多,隻會遭到對方的懷疑。索性裝扮下去。

如此一來,也好遮人耳目。

方清悅對華怡和趙旭邀請說:“兩位,如不嫌棄的話,請移步到寒舍吃頓便飯如何?”

趙旭和華怡對望了一眼,點了點頭。

華怡笑道:“那就打擾了!”

兩人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想再瞧瞧能不能從駱炎的身上挖出線索。

趙旭開車載著華怡、駱炎夫婦回到了駱家。

方清悅對駱炎說:“駱炎,你出去買點菜,我一會兒在家燒飯。”

華怡本想叫趙旭買點擦傷藥回來,可是一時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了,說了聲:“你順便幫我買點藥回來!”

趙旭會意點了點頭,跟著駱炎來到了附近的菜市場。

兩人來到菜市場後,趙旭見駱炎帶著他兜兜轉轉隻問價,就是不買菜。

他見駱炎一臉的窘色,問了句:“你是不是冇錢了?”

駱炎麵露尷尬的神色,說:“李先生,你能不能先借我一些錢。等我賺錢了,再還給你。”

趙旭從身上掏出錢包來,見裡麵隻有三千多塊錢,自己留下一百,其它一併給了駱炎說:“這些錢你先拿去用吧,我去藥店買藥,一會兒這裡集合。”

拿到錢後,駱炎對趙旭感激涕零地說:“謝謝!謝謝!”

他們夫妻二人要請趙旭和華怡吃飯,可是身上卻冇有錢。最後,飯錢還得讓趙旭出這個錢。

好在,方清悅不知道這件事情。

趙旭買完藥在路口等了一會兒,隻見駱炎手裡拎著兩大袋的東西走了回來。

“走吧,李先生!”駱炎高興地說。

趙旭點了點頭,跟著駱炎回到了駱家。

駱炎將東西交給了老婆方清悅,然後從口袋裡摸出一包幾塊錢的煙來。倒出一瞧,正好裡麵還有兩根。

他順手遞給了趙旭一根,問道:“李哥,抽菸嗎?”

趙旭見駱炎對自己的稱呼都變了,從之前的“李先生”轉變成了“李哥!”。

他接過駱炎遞來的香菸,點燃後自己抽了起來。然後,把火機扔給了駱炎。

“李哥,你能不能教我幾手功夫,我想和你學武?”

“咳咳咳!。。。。。。”

趙旭被煙嗆得一陣猛烈咳嗽了幾聲。

“兄弟,我不收徒弟。而且,你已經過了學武的最佳年齡,以你這個年歲再練武,恐怕三十五歲以後,纔會有所成就。”

“我就是想和你學幾招,夠保護我老婆和女兒就行。”

“這樣啊!”趙旭手托著下巴想了想,說:“教你幾手功夫倒是可以。不過,我最近時間緊,在雲城盤桓幾日,就要馬上離開。所以,時間上不行啊。你也知道,學武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駱炎見趙旭不肯教他學武,臉上寫滿了失望的神色。忽然腦海裡靈光一閃,似乎想到了什麼。

“對了,你上次不是問我爺爺的事情嗎?”駱炎瞧著趙旭問道。

趙旭皺了皺眉頭,說:“你不是說你爺爺已經去世了嗎?”

“是去世了!”駱炎歎了口氣,說:“我爺爺要是健在的話,我駱家也不至於落魄如此。你不是問盅毒的事情嗎?這件事情我知道。”

“你知道?”趙旭聽了麵露喜色,急忙對駱炎問道:“那快把你知道的告訴我。”

駱炎點了點頭,說:“我爺爺是藥材商,懂些醫術,最喜歡去藥王穀采藥。有一次,他采了黃精和一株千年何首烏。可是遭到彆人的暗算,被人下了盅毒,把他采的藥給搶跑了。幸好,一個女人救了我爺爺。”

“藥王穀?女人?”趙旭的眉頭緊鎖起來。

“對!”

駱炎說:“那個藥王穀的珍貴草藥非常多,隻是時常有猛獸出冇。但乾我們藥材這一行,是富貴險中求。我爺爺之前,就采到了兩株五百年的何首烏,換了一大筆錢,我們駱家才崛起的。”

駱炎歎了口氣,說:“不過,現在我們駱家落魄了。我打算重操掉業,去藥王穀走一遭。若是有幸,遇到幾味名貴的藥材,我們駱家就翻身了。要是不幸死在藥王穀,倒也解脫了。隻希望我老婆再嫁個好人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