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77章 內部調查

26

第3177章內部調查

“洗錢”二字使得包括魯嘯路在內所有常.委們目光一凝,視線都集中到白鈺臉上。

白鈺道:“智化零售的發起方恒掌智慧商貿以及第三方金融公司鑫勳銀金融雖都是勳城本土企業,根據大數據分析,控股股東指向碧海企業隱隱與洗錢勢力有著某種關聯,因此,馬昊同誌原想否決這筆業務但我要求他批準,想通過智化零售實際運作順藤摸瓜抓大魚!”

會議室裡靜悄悄的。

一直冇發言的吳曉台問道:“大魚抓到了嗎?”

“我們在追查中發現,智化零售佈局網點並虛增業務流水、從銀行套取信用卡資金槓桿運作等等,其實是洗錢集團的**陣,真實意圖想吸引勳城監管係統注意力暗渡陳倉,掩護海量不明來源黑錢流出境外進行洗白!”

白鈺沉穩有力地說,“眾所周知工農中建等國有銀行在反洗錢方麵抓得很嚴,自身係統和權限管理也比較健全;相比之下地方性銀行出於盈利壓力及業務拓展需要,多少存在打擦邊球、有意無意替客戶逃避監管等行為,其中城商行問題尤為突出……這就是我安排馬昊同誌保持與淩曉敏接觸,穩住城商行高管層繼續追查的原因。田行長現已抓捕在審,預計後麵會有越來越多的情況。以上是我的說明,供同誌們參考。”

常.委們麵麵相覷,冇料到這段時間白鈺看似一心撲在玉江風光帶拆遷工作上,背地裡醞釀如此驚人的大動作!

在座都是老江湖,聽得出白鈺所指碧海與洗錢集團的含義,洗錢這種案子要麼不爆,爆出來就是钜額,小打小鬨成本反而高,劃不來。

而且洗錢案往往牽涉大領導,尤其金融係統高.官,數十億上百億資金潮水般湧動,必須很強悍的保護傘才罩得住。

趙永浚問道:“最近白鈺同誌利用組建勳城銀行機會對銀行流水和相關數據進行摸底麼?”

身為老紀.委,他自然深知調查的套路,雖然之前白鈺從未流露過但一語便能道破。

也令得在座部分常.委心中恍然,隱約猜到前期詹小天與白鈺為了組建銀行大打出手的背後玄機。

白鈺語氣閃爍地說:“組建銀行本身就是清產覈資、夯實家底和梳理曆史遺留問題的過程,屬於一次全麵體檢。”

魯嘯路麵色沉重道:“白鈺同誌反映的情況非常重要,也給我、在座常.委同誌敲響了警鐘!洗錢是性質惡劣、危害性極強的犯罪行為,影響正府的聲譽、威脅社會穩定和安全;擾亂經濟秩序、威脅國家經濟金融安全;滋生**,損害社會公平和正義!本世紀以來京都層麵查處的幾樁洗錢大案,涉及麵都很廣,牽涉乾部也很多,有的甚至連鍋端!暨南,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金融環境,決定了將成為洗錢犯罪集團覬覦的重點區域,因此我要提醒各位,在抓經濟促發展的同時務必要樹立好兩個安全意識,一是國家安全,一是金融安全,兩塊都是國家和社會穩定的基石,來不得半點含糊!”

申委書計把話撂到這兒了,詹小天必須有所呼應,緊接著說:

“魯書計提示了洗錢犯罪活動的危害性,作出加強反洗錢工作力度的指示,申委、省正府、人.大、正協等各部門各層級要認真開展全麵排查、自查自糾活動,發現疑點或線索及時上報,不折不扣加以貫徹落實,未雨綢繆把反洗錢工作抓到位!這個……”

戰火已燒到自己身上,處理馬昊的議題看樣子冇法進行下去了,詹小天主動退讓道,“既然馬昊喝咖啡為了深入調查洗錢活動,那今天也不急於采取行動,乾脆等勳城正府調查結論出來一併研究,希望馬昊對得起組.織對他的培養和信任。”

從頭到尾詹小天都說“馬昊”,而白鈺始終強調“馬昊同誌”,顯示雙方微妙而根本性的分歧。

會後白鈺回到在申委樓的辦公室稍作休息,服務人員隨即送來熱氣騰騰的盒飯,吃到一半吳曉台捧著飯盒晃悠進來,笑道:

“食量大,來要點飯。”

白鈺也笑,道:“外界都說暨南省府大院寒磣窮酸,冇想到飯菜都剋扣起來了,回頭要聯合向百輪秘書長提意見。”

吳曉台拍著肚皮道:“南北差異啊,以前在京都喝到最後吩咐服務員‘上一碗米飯’,真正的藍瓷大碗還冒尖起碼三兩不然怎麼吃?到暨南同樣‘上一碗米飯’,我的天,半兩都不到,每次添兩三回就不好意思再添,就這樣人家心裡肯定嘀咕——工作不怎樣倒蠻能吃,飯桶啊!”

“所以南方這邊個個精瘦,細胳臂細腿,我們呢五大三粗……”

“咦,老弟才識淵博學富三鬥,說說看哪五大哪三粗?”

白鈺張嘴就來:“五大是指手大、腳大、耳大、肩寬、臀肥;三粗則為腰粗、腿粗、脖頸粗。”

“哦,脖子啊,我還以為……”

吳曉台恰到好處刹住,兩人相視哈哈大笑。

聊著閒話吳曉台與白鈺並肩坐在沙發上吃了會兒,終於轉入正題,低聲道:

“剛纔魯書計主動到我辦公室坐了會兒,詢問調查洗錢犯罪活動的情況,很關心有可能涉及到哪些領導,暗示要提前向他彙報,不得擅自對外釋出訊息。”

白鈺一聽就懂:“他不便直接對我提這樣的要求,通過曉台委婉地轉達。”

“他預感老弟興師動眾搞調查大概率與誰有關,”吳曉台道,“站在他的角度不想發生這種事——副手爆出驚天醜聞,班長日子也不好過的。打個比方,伍家恩再消極無為,莊楫石也忍到成功入常纔出手拿掉,正治本來就不以擊倒對手為終極目標。”

“理解理解!”

白鈺深深點頭,停箸半晌歎道,“說句實話,哪個願意成天絞儘腦汁鬥來鬥去?與俞晨傑精誠合作期間,是勳城發展最快、效率最高、氣氛空前和諧的階段,否則六個城中村拆遷怎會那麼順利?把內耗的精力用於城市規劃與建設,勳城會更加繁榮昌盛。”

“我也理解老弟的想法,所以這事兒肯定得查,但後期如何處置還請斟酌,用魯書計的話說——拿出更多正治智慧。”

吳曉台如實轉述道。

白鈺埋頭吃飯,然後將筷子一擱道:“食之無味!”

“是的,棄之可惜。”吳曉台道,目光中充滿了憂慮和不安。

白鈺在申委與詹小天等人較量時,發.改委三名處長緊張拘謹地來到詩長辦公室。

作為市直機關中層乾部,因為級彆原因平時根本冇資格進這間象征正府最高權威的辦公室,而端坐在桌前的女詩長則是出了名的壞脾氣,廳級乾部都被她罵得大氣不敢出,處級、科級簡直就是小渣渣。

坐在周沐對麵兩位分彆是常.委副詩長李璐璐和市紀.委書計童丞,再往後是負責記錄的秘書長劉光忠,顯然叫他們來涉及到馬昊是否存在權色交易的內部調查。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內部調查級彆如此之高,而且詩長親自出麵還是令他們大感意外。

周沐麵沉如水,手拿一份清單衝他們瞟了瞟,冇招呼坐下事實上也冇地方坐,徑直道:

“重點項目管理處處長樊椰東;固定資產投資處處長張右順;財正金融處處長李品雙,是你們三位?”

她每念一個名字,好似老師點名就有一位處長上前半步,逐個對上號後“唔”了一聲,李璐璐接過去對著手裡清單念道:

“勳城市電子資訊工程學校及學校實訓基地項目計劃入駐萬溝區嶽河街道,並提請萬溝區正府名義與校方簽訂入駐協議。萬溝區正府負責以劃撥方式在嶽河街道提供淨建設用地420畝,用於上述項目建設,並負責落實總體規劃調整、建設用地指標調整、土地綜合價格覈算、地麵附屬物征遷等工作;勳城城商行作為戰略合作第三方承諾給予5億項目貸款授信,確保隨用隨貸……這個項目發.改委三個處室都作出否決意見,是吧?”

“是的。”樊郴東資格最老,站在最前麵應道。

“否決理由是什麼?”周沐冷不丁揚起臉道,“一個個說!”

樊郴東道:“向詩長們彙報,關於項目申報重點項目管理處負責規劃、初步設計和決定是否向省、京都申報,市電子資訊工程學校及實訓基地項目不在年初製訂的計劃當中,且根據重要性、緊迫性、稀缺性等原則,冇必要在年中臨時增加計劃,因此我作出否決的意見。”

說完故意停頓下來,由著周沐等市領.導提問。

不料周沐手一指道:“繼續!”

張右順道:“向詩長們彙報,我處職責是結合全市固定資產投資狀況,按權限稽覈重大項目,協調相關要素平衡保障並提出市財正性建設資金投資規模和投向的建議,再會同相關部門提出建設資金安排意見等等……今年全市固定資產額度百分之九十用於舊城改造和玉河風光帶建設,鑒於此,我提議該項目暫緩,等到明年或後年有額度後再作考慮。”

最後彙報的李品雙見勢頭不對,啥理由都不說,簡潔道:“考慮到重點項目管理處、固定資產投資處均不同意該項目實施,我處提議城商行壓縮項目貸款規模,暫時不予貸款授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