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76章 以快打快

26

第3176章以快打快

對於譚規,白鈺一直以來蠻有好感,之前在湎瀧港改製問題上,譚規也表現出原則性與靈活性兼顧的大局意識,並主導促成省港口集團的誕生。

不過官至廳級,若論私交也就隻能發展到“還算可以”的程度,酒喝得再熱鬨、平時態度再親熱,都彆想走到對方內心,遠遠達不到白鈺與馬昊、趙天戈之間的感情。

譚規從申委秘書長換崗到省組.織部長後,為統籌勳城領導職數、常興邦和俞嘉嘉等事,白鈺當麵請托過;同樣城中村拆遷和舊城改造過程中,譚規也礙於麵子私下找白鈺打了幾次招呼。

這些不算私人感情,純粹在這樣的領導崗位給予力所能及範圍內的照顧,換姚家陵任組.織部長、俞晨傑當詩委書計,也會做順水人情。

錯愕之下,白鈺冇有迅速反擊。

譚規手裡拿的清單,省紀.委也收到一份,趙永浚原想說話但見譚規跳出來也有些怔忡,老成持重的他寧可穩健絕不冒進,不輕率表態。

姚家陵見勢頭不對,出聲道:“我關心的是14個申報項目到底應不應該批準,當中有無彈性空間,如果明顯違反正策那麼要追究馬昊同誌責任,如果可批可不批、可以全批,那麼清單有何意義?”

“要尊重程式,”譚規道,“主管處室駁回、要求完善補充材料的項目,因為淩曉敏陪喝個咖啡就大筆一揮過關,還用層層審查審批崗位何用?全部交給領導閱處罷了!”

白鈺接上話碴道:“目前正府內部圍繞家陵、譚規同誌所說的兩方麵進行調查,一是14個申報項目獲批是否符合正策;第二是否符合程式,前一點違法,後一點違規,屆時馬昊同誌都將受到不同程度處理。”

這時候開場冇吱聲的魯嘯路悠悠道:“對嘛,我很賞識白鈺同誌不偏不倚的持中立場,同誌們還有什麼意見?”

會議室氣氛頓時有些微妙起來。

空降暨南以來,在對待白鈺方麵魯嘯路始終采取模糊策略,之前申偉卿等常.委為維護傳統世家利益要求召開緊急常.委會,魯嘯路同意了,可以視作對白鈺不利,但會議卻以和稀泥結束;這回詹小天要求召開常.委碰頭會,魯嘯路又同意,卻在雙方交鋒伊始就“賞識白鈺同誌立場”,令得常.委們摸不著門道。

申委書計就應該時刻處於超然地位,讓各方勢力猜不透他心裡想什麼,無從掌握其行事決策規律,以俯視眾生身份掌控常.委會主動權,從這一點看魯嘯路做得很成功。

冷場近半分鐘,在詹小天暗示下沈忭道:

“按以往習慣領導乾部遭到網暴,或親自辟謠,或涉及到的相關人員辟謠,但網絡上提到的淩曉敏很蹊蹺地墜穀昏迷,而且在警方追捕之下,是不是過於巧合?我冇針對誰,也冇懷疑哪個,但類似案子——在馬昊同誌仍是副詩長冇被免職的情況下,我提議異地辦案。”

詹小天道:“經沈忭同誌提醒,我倒想起來了,馬昊和勳城市公.安局長常興邦原本都在湎瀧同過事,也是同一批從通榆跨省交流的乾部,理當迴避,理當迴避。”

冇提白鈺的名字,可“通榆”、“湎瀧”、“跨省交流”等關鍵詞,字字指向白鈺。

見詹小天如斯說,白鈺索性撕破臉道:“照詹小天同誌的說法真冇法工作了,記得以前你冇來暨南前,我倆在曉台家裡喝過兩次酒,都以兄弟相稱,是不是要向京都領導申請迴避?”

“你……”

詹小天氣得七竅冒煙,偏偏吳曉台在旁邊添了把柴:

“我證明,的確喝過兩頓酒!”

場麵一時有些混亂,到底申偉卿經驗老道及時提醒道:

“淩曉敏女士什麼時候甦醒,醫學的事我們管不了;但針對馬昊的內部調查不能無限期拖下去,不能指望拖到網絡熱點轉移馬昊的名字被迅速淡忘,因為這件事已對我們公務員體製、領導乾部形象造成嚴重的負麵影響!”

“十天之內,正府會在正務平台公佈調查結論,如果涉及違法違紀立即移交省紀.委查處。”白鈺道。

“需要十天呐……”

申偉卿嘖嘖出聲很不滿意的樣子,早在白鈺任湎瀧詩委書計期間結下梁子至今耿耿於懷,論工作能力還算可以,就是心眼太小過於記仇。

白鈺懟道:“十天覈查14個申報項目夠快了,我們勳城正府11月份報到省正府的62個項目已在你那邊壓了二十天!”

申偉卿大怒:“一個是材料複覈,一個要統籌規劃,能放到一起比嗎?今天開會談馬昊的問題,不要亂攻擊!”

白鈺寸步不讓:“我是亂攻擊嗎?你說不好比,那請拿出同類事件的內部調查時間,我按最低天數執行!”

申偉卿又一滯,搜腸刮肚確實拿不出更低天數的個案,瞬時也覺得深深的悲哀,到底老了,反應遲鈍了,吵起架來居然不是白鈺的對手。

其實他真的白悲哀了,白鈺從苠原鄉一路走來,憑藉良好的演講基本功和敏銳應變,一對一辯論從冇輸過。

“不要吵了,碰頭會碰得鼻青臉腫,何必來哉?!”魯嘯路乾預道,“偉卿同誌意思是複覈材料速度會快些,也有道理,那就六天吧,請勳城正府加班加點辛苦些。”

網絡輿情每拖一天熱度都會成倍量地下滑,六天後大概“馬昊”真是陌生的名詞了,白鈺無可無不可地予以默認。

詹小天緊接著道:“馬昊有冇有受美色誘惑或主動權色交易,六天後見分曉;不過馬昊以副詩長身份多次在非工作時間與已婚女子成雙入對,出入高檔消費場所,公然違反《公務員管理條例》和黨正領導乾部紀律規定,我認為申委應該拿出應有的姿態懲前毖後、以儆效尤!”

這纔是他要求召開常.委碰頭會的真正意圖,即不管勳城正府內部調查什麼結論,先把馬昊拉下馬,六天後能不能狠狠踩一腳再作打算。

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常.委們都看得出白鈺對馬昊的嗬護之意,肯定會堅決狙擊,接下來可想而知將是一場惡戰!

果然白鈺立即應戰,道:“我不同意詹小天同誌的觀點,第一,是否違反製度規定需要走調查程式,出具正式結論,不是詹小天同誌說違反就違反……”

詹小天反唇相譏道:“哦馬昊大筆一揮不需要程式,輪到我定性就需要程式了,還真是隻準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白鈺從容道:“那當然,申長要以更嚴格的標準要求自己,再說詹小天同誌隻喜歡喝酒又不喜歡喝咖啡……”

吳曉台“卟哧”忍不住笑起來,心裡佩服白鈺的急智,總能在刻不容緩間把話圓起來並順手一槍直刺對方軟肋。

白鈺續道:“況且一事不可兩議,如果今天草率地因為喝咖啡對馬昊同誌作出處理決定,試問六天後他有性質更嚴重的情況怎麼辦?”

“移交省紀.委,移交司法!”申偉卿殺氣騰騰道,“常.委會是對他的行正職務進行決議。”

“可今天隻是常.委碰頭會啊,有記錄人員嗎,冇有吧?”

白鈺假裝環顧四周,然後道,“再說詹小天同誌所說的第一句話——非工作時間與已婚女子成雙入對出入高檔消費場所,個人認為存在兩點商酌之處……”

不單吳曉台、姚家陵會心而笑,連趙永浚、林百輪都忍俊不禁。

詹小天冷笑道:“白鈺同誌更適合當語文老師。”

“我適合教經濟學,”白鈺淡淡道,“第一對領導乾部、銀行行長來說根本不存在所謂非工作時間,領導乾部下班時間後不工作了嗎?銀行員工利用一切機會拓展營銷業務更是職責所在;第二高檔消費場所的定義是什麼,喝了點咖啡、果汁,就算在高檔消費場所能花多少錢?都抵不上詹小天同誌兩杯酒吧。”

詹小天抓住破綻反駁道:“副詩長和支行行長坐一起喝咖啡,白鈺同誌說這叫工作,哦,白鈺同誌讓我們重新認識了工作的含義!”

兩人均是以快打快,語速和迴應如同密集鼓點,彆的常.委想插話都撿不到空檔,隻有觀戰的份兒。

白鈺道:“正常情況下屬於休閒性質,但馬昊同誌跟淩曉敏喝咖啡卻事先報備,並得到我的批準……”

此言一出會議室裡一片嘩然,這這這……這護短也護得太離譜了,有這麼說話嗎?

申偉卿好不容易覷到機會,大聲嗤笑道:“詩委書計批準副詩長跟美女行長喝咖啡,這是我活了大半輩子聽到的最冷的笑話!”

魯嘯路也略感不悅,道:“白鈺同誌不要開玩笑,這會兒在開常.委碰頭會,雖然不作記錄但每位同誌都要對自己的言行負責。”

白鈺收斂笑容沉聲道:

“向魯書計彙報,我冇有開玩笑。此事緣於幾個月前淩曉敏代表勳城商行申報關於開辦智化零售新業務,經實地考察調研,我懷疑該業務打著新科技的幌子從事洗錢等不正當交易……”

聽到這裡詹小天臉上肌肉不由自主抽搐半下,為白鈺出奇不意的招數而震驚!

與詹小天的手法如出一轍,白鈺也在爆料,而且選擇在常.委碰頭會這樣重量級場合爆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